宝岛一游(5)从“BIYASU”说起

一开始以为台湾的住宿饭店都会备有一部《圣经》,因为不管是在太鲁阁深处的布洛湾,还是在高粱地上的民宿,客房里都有一本,后来在鹿港高雄发现这并不是标配。

说起布洛湾,又想起太鲁阁族的问候语:“BIYAGU?”“BIYASU!”

这是我到台湾学的第一句少数民族问候语,也是唯一记下了的,后来在拉蓝的家、清泉五峰乡分别也了解阿美族、赛夏族的,可都没记住。

据了解,在明朝之前,汉族尚未大批移居台湾,当时岛上就已经存在不同文化、语言、生活方式的族群;后来汉族移居开发,族群因为贸易、通婚等和汉族逐渐融合,不过分布在山区的族群依旧保留自身文化语言。

台湾光复后,有一段时期简单分为平地同胞和山地同胞。不过如今越来越多族群追求自我认同,截止2014年,台湾地区认定的少数民族群有16个: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布农族、卑南族、鲁凯族、邹族、赛夏族、达悟族、邵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还有一些在认定当中。

在布洛湾山月村的时候,村长郑明冈安排了一个节目,把台湾地区少数民族的习性、语言做了一个整合展演出来。这样一个岛上十几种少数民族语言,有些族群人数可能也没有那么多,在现代社会的冲击下,语言文化的延续并不容易。

布洛湾山月村的节目

布洛湾山月村的节目

据了解,在大约26种已知的台湾原住民族语言中,至少有10种语言已经消亡,5种濒临消亡,其他多种语言则出现轻微程度的损害。而现实中,虽然原住民族语为小学必修,但族语师资一直很缺,甚至有些变成布农童要学阿美语。

所以,当十几种语言从布洛湾山月村的节目中出现时,确实可以感受到村长的用心。村长其实并非太鲁阁族族人,投入十几年精力通过旅游业推广原住民文化,也确实不易。

在台湾像他这样的人不少,在清泉五峰乡碰到的徐姐也是一位。徐姐退休后到清泉五峰乡,因为感念三毛当初对清泉原住民的爱而留下,如今她也帮助做赛夏族的文化推广,会定期在五峰乡旅游区的广场上展演。

拉蓝·吾那克

拉蓝·吾那克

实际上,近几年不少原住民部落的人为了延续母体文化,也纷纷返乡,改善部落生活环境,结合文化和观光产业,精心耕作。像花莲光复乡马太鞍部落的拉蓝的家,马太鞍部落属阿美族,是女性地位较高的母系社会族群,不过拉蓝是位男士,如果你到他家,他会认认真真地给你上一门马太鞍部落的课。

拉蓝讲,在他们母系社会族群,男人是为女人服务的,睡前男人要对老婆说“我爱你”,中英文的“我爱你”都是三个字,结果在马太鞍部落说这三个字可真够绵长。难怪拉蓝说“要是现场学会说,就送两公斤米,第一位学会的再送六瓶小米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