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一游(8)从“鹿港小镇”说起

我不是听罗大佑的歌长大的,不过说起鹿港还真的是从他的《鹿港小镇》知晓。

鹿港很小,从天后宫出发,沿着鹿港老街往龙山寺走,再沿着中山路返回,不用半天时间基本就把景点走完。像一个边远小镇,并不发达的交通,入夜不久街道上车辆人迹已稀,诚如歌曲所说“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徘徊在文明的人们……”罗大佑并未到过鹿港,从漂泊在台北的鹿港青年口中,一首冲击打工族心灵又带有反思城市化的歌曲就这样被传唱。

dayoujie

上世纪台湾经济腾飞时,城市成了年轻人打拼的选择,即使到了今天,许多鹿港年轻人依旧选择台北或者离得最近的台中去工作,这边多是工厂。可能一首《鹿港小镇》吸引了游客前来,但鹿港经营租车服务的李先生说,鹿港的发展其实并不靠旅游业,地方小,许多人是租车游台湾就顺路过来,在鹿港老街天后宫转转就回去了,最多就住个一晚。

我在鹿港时就多住了一晚,看看鹿港的清晨是什么模样——前一天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成了空巷,早上7点多有些只有零星几家早餐店,袅袅炊烟,有些人家赶早开着机车买早餐,这景象竟跟我老家如此相像。没有了吵杂的人流,清早走在狭窄的巷道中,倒也觉得“文艺”。

李先生告诉我说,其实鹿港的发展更多是工厂,很多人应该会知道这里的台湾玻璃厂、缎带厂,因为这两个将文创思路跟工厂厂房结合起来,如今游客到鹿港多会选择去转转。但可能大家不知道,像NIKE、ADIDAS这些名牌鞋,多出自鹿港的宝成集团,早期台湾企业的崛起许多是靠代工,如今宝成在鹿港这保留研发中心,而流水线则转移到大陆等地。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经济步伐往往快于文化,于是城市化进程总引起人们的反思,年轻人向往商业发达的地区,钢筋水泥筑起城市森林,人群疯狂涌入,然后又突然感慨、发现往昔许多记忆是如此美好。

lugangchezhan

如果时间往前推演一两百年,估计年轻人不会离开鹿港,那时的鹿港港口繁荣商业昌盛,与台南、艋舺同为台湾三大都市,因此有“一府、二港、三艋舺”之称。

鹿港原名鹿仔港,雍正时期往来船只逐渐频繁,至乾隆年间设鹿港,与福建泉州蚶江通商以后即成为台湾中部要口。今天鹿港老街的瑶林街、埔头街都是昔日鹿港临河码头的贸易盘商街区,店屋前临街供批发贩售,重要船头行有日茂行、合利行等。

但要追溯起来,其实瑶林街、埔头街皆源自泉州地名,两地源远流长。四百多年前鹿港就有汉族人移住,主要是福建兴化、泉州及漳州人等;福建人移居台湾,也将民俗带到台湾,比如像龙山寺、天后宫、城隍庙等,香火不断,即使在新地方居住,但心中还是向着家乡的神明。

鹿港天后宫相传是明末清初福建水师提督施琅将军奉请带来的,是台湾最早唯一奉祀湄洲岛湄洲天后宫天上圣母开基圣母神尊的庙宇;而鹿港城隍庙则是道光年间由地方士绅自泉州永宁(鳌城)恭请城隍至鹿港建庙的。

tianhougong

再说鹿港龙山寺,其实台湾各地有大大小小400多座龙山寺,祖庭都是泉州晋江安海龙山寺。鹿港龙山寺坐东向西,为的就是面向安海祖庭,据说建造鹿港龙山寺的石材、瓦砖都是从安平港运过来的,还聘请了惠安、晋江一带建筑名师渡海雕琢。

早期鹿港建设不乏从福建等地运送木材、石料,比如今天的中山路(原称五福大街),细看可以发现,每个屋子门面都挺窄的,反而纵深很长,是典型闽南式长条型街屋。因为当时运来的福州杉长度,又考虑临街面地段价高,所以商家将屋身向后延长,形成长条街屋。

“一坎三落两过水”,这些长条街屋几乎都是商住两用格局,前半部分为商家经营生意的店面,后半部分为主人及眷属居住。鹿港繁荣时,码头进出繁忙,商品种类繁多,为了让商贩、居民不受风吹日晒雨淋,中山路两旁的商家共同搭起遮篷,所以中山路当年也叫“不见天街”。不过后来港口淤塞,鹿港不复往昔繁荣。

不过鹿港的衰落其实并不全归结于港口淤塞,也因为有历史上两岸的隔绝,中日战争时台湾与大陆贸易断绝,鹿港成为废港;台湾光复后原本恢复鹿港自由通商,但昙花一现,1949年以后又关禁,于是基本丧失往昔繁荣面目。今天鹿港天后宫里的《鹿港沿革概要》如此记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