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十)

老屋

老屋


奶奶至今仍收藏着一个挂钟,原本这个钟在二叔家装修时已经身在村里垃圾站了,她不忍心跑去拿了回来。残旧的挂钟,每隔几天就需重新校正,奶奶常提起,现在找不到人修钟了,东西坏了大家总习惯换掉……她坚信坏了的东西总能修好,纵然是对她自己的腿脚,也是一样的信念。

5年前右腿摔伤后,奶奶行走就很不方便,然而她不想用拐杖,我们送的拐杖被遗忘在屋角,她宁可挪着脚步、贴着墙体或桌椅一点点走。她打听着各种偏方,村里医生善意提醒她,人老了腿脚不方便很正常,但她仍不甘心。

如今奶奶的日常,除了5块钱一箱子的手工活,就是跟附近老人聊用药。身体功能的退化,促成了他们的共同话题,或许有一种恐惧心理,让他们听不进医生的劝告,寻觅各种偏方。在他们眼里,只要症状差不多,不管别人是什么病因而开的药物,总可以试试。

这几年,奶奶自己偷偷吃的药不少,每次回家,提醒她要先问问医生,她却总认为医生水平不怎样,连她的腿脚都治不好。这次假期回家,发现她的收音机开始听起了医疗广告。记得奶奶搬到老屋后,不想装电视机,只留了个收音机,她说闲时可以听听潮剧。以往回家,她也总会跟我说,听戏听到一半就来一大堆骗人的广告,她不信这些。然而,这次她可能真的急了……

奶奶说,收音机里有提到“大风丸”,说是对腿脚病痛有疗效,药都快卖光了,想赶紧买来试试。这些医疗广告的营销套路,摸透农村老人的心理,想劝也劝不住。我拐着弯提醒她,如果这种药确实有疗效,医生肯定也会推荐我们买的,而且他们说快卖光了都说了好多天了,也没见卖光。

老人家并不甘心,在跟我们几个孙辈说了没起作用之后,碰巧细叔到老屋看她,而如今她开始自责,她说自己是家里最傻的,而其次是细叔。

一盒“大风丸”,2700元,花光了奶奶的积蓄,连同她刚刚领到手的1000块农村老人补贴。

听家人说,细叔在老人的要求下拨打了联系电话,对方说刚好在老屋附近送货,还剩最后一盒,开价2700元。2700元,说是小数目,但对奶奶来说几乎是所有积蓄,去年她把多年积蓄给三位儿媳补了当年“欠”的金戒指,手头所剩无几。她日常就做着一箱5元的手工活,一箱大概要做3~4小时,加上我们节日给的一点心意,2700元真是天价。奶奶心头一急,翻箱倒柜凑齐了钱,让细叔赶紧去拿货。这盒传说中的“大风丸”,其实就是舒筋活血的普通药品。如今奶奶才醒悟过来,知道被骗了。

前几天细叔到我家说了此事,我想着把药物发给食药监局,然而发现药非假药,只是骗子打了个幌子,还真无从下手。去年做过一期市民论坛,也谈到这类情况,当时专家的意见是普及药学常识,然而连城市的老人目前都无法完全杜绝被骗,更别说在农村的老人。

我知道奶奶是不服老的人,也知道无法用所谓的科学去说服她,如今,只能希望这个事让她对医生更信任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