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台湾:206花莲地震

471594e7gy1fo9fh3ticfj20zk0qon7s都说在台湾体验地震算是“家常小菜”,驻台以来已经经历过多次地震了,往年的记不起了,今年驻台期间,就有1月17日北投5.7级地震、2月4日花莲附近海域6.4级地震,以及2月6日以来在花莲感受到的频繁的4级以上地震。

2月6日晚上快12点时,花莲附近海域发生6.5级强震。当天我人在深圳,不过这次地震肯定比2月4日当晚的强,还记得4号晚上在信义区9层楼高的地方吃饭,突然间桌椅就左右晃动起来,明明没有喝酒,但当时就像喝醉了一样跟着晃。地震!我看着对面桌的两位哥们已经起身要跑了,身后还听到尖叫,大概持续晃动几十秒后,我想想还是买单下楼为好,那应该是我驻台经历的第一次有点后怕的地震。

6日夜里花莲地震后,我只能依靠陆媒群了解消息。隔天早上,驻台记者们赶了第一班台铁前往,而我当天刚好从深圳回台北,抵达台北后才出发前往花莲。

记忆中的花莲,有清水断崖的风光,有太鲁阁的步道,可以看七星潭的海景,吹太平洋来的风,也可以看山脉的清秀,远眺远方的雪山。当然也有好吃的麻薯,还有格局别致的民宿。总之,花莲很美。

2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到达地震的云门翠堤大楼现场。天空断断续续下雨,当时大楼几乎呈45度角倾斜,底层一部分楼体被挤压在地下。伴随着雨天及间歇余震,云翠大楼有继续倾斜迹象,一度中断救援,在对楼体加固后才恢复作业。

471594e7gy1fo9fh0r1bkj20zk0qodrs

在现场了解情况后,我准备找个超商写稿,结果发现笔记本没电,只好问问周边店家。发现许多花莲人都很热心,慈善组织自不用说,已经准备了物资在现场服务,包括热食热饮以及保暖被等,周边市民或店家开放场所,并采购干粮、饮用水放在门前,写着“免费取用”。

经过一家火锅店时,发现那里有插座,我赶紧进去问老板,他欣然同意。写稿过程中发生了一次震感较为强烈的余震,老板走过来提醒,他说地震来时会有地鸣,注意听做好防范,他还说在台湾生活近50年,从未经历过像这次频繁地震的情况。

这次地震有多频繁?看看手机就知道,几乎每隔一小时就会收到紧急警报提醒。

471594e7gy1fo9fgzqj37j20ku112ah7

当天晚上留宿花莲,出于安全考虑大陆媒体一群人选择了一栋二层楼的民宿。当晚23时花莲附近海域再次6级地震,那会我正准备睡觉,玻璃窗声声作响,木床“咯吱”声响也跟着摇晃了几下,之后半小时里还伴有间歇的低微震感。

实在睡不着,那种感觉就像每次快入睡了,突然有人把你摇醒一下,反反复复。我只好起身到一楼客厅,坐等震感消失后再回房,但当天睡眠很浅,可以说一夜无眠吧。民宿的老板王姐告诉我,这次地震比以往强,前一天晚上地震时,她也赶紧起身了,如果是以往估计就是心理默念“哦,地震”,然后继续睡。她说当时住在民宿的广东游客也被吓到了,她在客厅陪他们到了凌晨4点,广东游客天一亮就退房提前回家了。

2月8日,地震救援第二天,余震依旧频频。特搜队的人对媒体说,搜救工作有两大难点,第一就是余震太频繁。我记得早上快9点的时候,当时我站在美仑溪的河堤上,拍摄云翠大楼的搜救作业,突然传来一声地鸣,紧接着河堤晃了一下,地震来了。然后就听到警报声响,特搜队的人从楼体中赶紧撤出,当天上午就发生了好几次有明显震感的余震。

普通人可能难以理解搜救人员的艰难,我从消防局提供的视频以及周边人的讲述大概了解了下。一是空间的颠覆感,平常人对房屋的理解是四平八稳的,但这次是倾斜的,有段视频显示,搜救人员走在“地板”上,一下就滑倒到一个角落,他们穿过一些房间走的也不是寻常路,可能是踩着桌子椅子等然后攀爬过去的,如果是平常人在这种环境估计会眩晕。另一个是窒息感,楼层被挤压得很严重,空间小空气稀薄,要一点点作业打开搜救空间,但是时不时余震真的给搜救工作带来紧张感。

QQ截图20180211094335

在搜救作业紧张进行的同时,8日下午,云门翠堤大楼附近牛番茄店的老板陈增禄接到一个陌生的北京电话,对方说联系不上家人,所以尝试拨打旅店周边的商家。陈增禄说,他赶紧到现场了解情况,并与家属随时保持联系。

当天下午,花莲地震后其他大楼的搜救工作完成,仅剩下伤亡情况最严重的云翠大楼,而失联人数也降至7人。从该楼挖出的监视器影带显示,确认还有7位住客还在2楼房间,其中包括有2位加拿大籍游客和5位大陆游客,他们入住后并没有离开饭店的录影纪录。失联的5位大陆游客正好就是通过电话向陈增禄求助的家人。

9日下午,搜救人员在倒塌建筑中相继找到加拿大籍夫妻的遗体,最后的搜救工作转而聚焦在5位失联的大陆游客上,也就是云门翠堤大楼的201房间。

然而,201房间处于塌陷楼体的底部位置,承载大部分的挤压力量,情况不容乐观。之前青林老师采访台北市特搜队队长许志敏,他说里面楼层墙壁、梁柱几乎都压在一起。搜救人员依靠探测器、搜救犬,还未发现生命迹象。

黄金救援时间一点点过去,搜救人员继续轮班作业,没有放弃。2月9日夜间,云门翠堤大楼201房间搜救口突然集结5辆医护车,5副担架以及裹尸布等也布置到位,一度让人以为5名失联者已被发现。然而很快一切又回到平静的等待中。

10日凌晨,黄金救援时间已过但仍有5位失联者,现场搜救人员没有放弃希望继续作业。在倒塌的云门翠堤大楼一旁,许多媒体记者站在美仑溪的河堤上等待着。原本以为很快会有消息,结果依旧静悄悄,新华社的老师前一天彻夜值守,又准备第二个通宵奋战。我们其他几位记者不想错过信息,还好碰上好心的陈增禄老板收留,他把楼上3张床给我们休息,可能真是累了,我一倒下就睡着了。

2月10日清晨,彭亮老师大早起了,刚好碰上新一批花莲特搜队队员轮班进入现场搜救,他采访花莲特搜队队长陈秋铭得到最新消息。这时,距离地震发生已过去了80个小时。

队长说,搜救人员已经进入201房间,但现场层叠多层楼板,队员们像是在“多层三明治”中寻找失联者的迹象,有嗅到气味,还没有看到人。楼板层叠像“三明治”的描述令人心酸,也觉得希望渺茫。

0d05d061cfa6f0fd6899664bf2f571d4

10日上午,经过82个小时的搜救,搜救人员终于在201房发现了两名受困人员,其中一人是成年男子,另一人是小孩,但两人均已罹难。当天下午,搜救人员又发现第三具遗体。由于房间受挤压严重倾斜,剩余失联2人可能被挤在角落,需继续挖掘搜救。11日凌晨,现场搜救人员发现第四具遗体,但救出存在难度。

11日上午,花莲县政府宣布搜救停止。县长傅昆萁说,由于最后2名罹难者的遗体被大梁压住,如果移动大梁,可能造成整个大楼崩塌。在征得家属同意后,将启用重机械,从大楼顶部自上而下一层层剥离,到底部压力减小时再移开大梁,接出遗体。至此,花莲地震共造成17人遇难,其中大陆游客9人。

在花莲的几天,有心酸也有感动,听到搜救人员描述坍塌现场时说楼板间只有二三十公分,那画面真不敢想象,台湾媒体挖出了一家五口的自由行经历,更是令人叹息。逝者已矣。

回到台北了,看到新闻说由于地震花莲的台铁票比平时好买,地震确实影响了不少人前往花莲游玩的行程,不过还是想说一句,花莲依旧很美,不要因为一次地震就不敢前往,花莲的人也很美,我们在现场看到许许多多的热心人。比如在新闻中心写稿,时不时就有人端着咖啡、姜茶过来,比如我们住的民宿老板王姐,她坚持不收我们的住宿费,最后决定把住宿费捐给慈济基金会。

鉴于此,大陆驻台媒体的老师们决定也为花莲略表心意,大家凑了15万台币为花莲加油。

009

微信图片_20180212145716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