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观念

两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在城市混迹多年,有一天他们坐下来谈“创业”,摆在他们面前的产品资源有两个:一是城市领先于农村的服务产品,一是农村提供给城市的消费产品。看似仅有产品和市场所在地的不同,实则存在观念的差异,一是看重潜在市场,一是看重消费群体的能力。

回过头来,今天看了一篇报道《激动网吕文生反思成败:烧钱太少阻碍成长》,延伸出一个关注点:媒体的发展。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界线已经越来越模糊,传统媒体会开拓新媒体市场,新媒体利用自身优势要抢占传统媒体的受众,同样摆在传统媒体前面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以传统媒体的观念发展新媒体,一条是按新媒体的玩法。哪一条路正确?现在还没答案,因为目前算得上成功的案例基本没有。

激动网将失败归结于没按网络视频媒体的游戏规则(我们门户网站的成功多是烧钱烧出来的),问题是烧钱就能烧出成功吗?如果这个成功的指标是做到像优酷土豆那样,那到头来也只是成了一个模仿秀,最理想的结果也只能做到瓜分市场,而非抢占市场。现在其实很多媒体,甚至企业都存在这样一种思维,突然就想起一个关于中国人与犹太人的故事,一个中国人在一条街上开一家便利店,后来的中国人便会开一家又一家的便利店。

先入为主,观念导致激动网很自觉地将失败归根于没学成功的案例,这或许也是很多人注意“前车之鉴”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是经验主义。回归主题来看看传统媒体发展新媒体的路,国内成功案例没有,国外的纽约时报等倒可以当作案例,但是否就得走那样的路?

我们再来看另一个在国内的例子——微博,如今各大媒体均在微博设有官方帐号,放在两年前很多媒体还没这样的举措。用最通俗的标准——粉丝量、互动数——来看各大媒体在微博上话语权的竞争,可以得出几个特别的成功案例:新周刊、南方都市报、人民日报。

新周刊是最先进驻微博的媒体之一,独特的问候、热点话题的跟进,如今这两招已经成为很多媒体官方微博的必学。放眼过去每天早上9点、晚上12点,发出早晚安的媒体太多了,此外一旦微博上有什么社会热点,各地媒体微博也不顾该新闻的地方性质,真正完成“地球村”的使命,谁说“我的成功无法复制”,这里真的是例外。简言之,新周刊引领下大同小异的媒体官方微博是在用新媒体的玩法“瓜分”市场。

南方都市报也是很早进驻微博的媒体之一,不过除了对热点话题的跟进,该官微的成功更应该说是坚持了其报纸自身的特性。南都向来胆大,许多独家新闻成了最强的武器,所以这个官微是在“抢占”微博市场,而不能简单称为“瓜分”。

人民日报,对比前两者算是后来者,那么人民日报是如何操作的呢,是学着亲民问候还是坚持报纸身份?作为一家高高在上的党报,面对已经被瓜分的微博市场,人民日报并没有学多数媒体官微卖萌,而是继续坚持抢占言论的制高点:在没有重大独家新闻的情况下,其总能在第一时间给出官方权威消息,这是其地位决定的;另一点相信很多人都很熟悉,“你好明天”栏目已经成了多数网民针对重大新闻的态度,这个官方微博俨然成了一个“精英分子”“意见领袖”。

三者中坚持自身媒体性质取得效果的占了两个,经验主义或多或少能帮助少走弯路,但最终的市场份额实际上并不乐观,也不要将不成功归结于没按经验路子走,坚持自身优质属性,有时反而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当然,我不敢说这就是结论,一切都还有待验证,因为我不是权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