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的琴

透心凉的谢幕
——音乐剧《钢的琴》

1996的时候吧,小学四年级,每天放学我们几个伙伴就一起到学校附近一片草地踢足球。那片草地其实应该说是被遗弃的工厂片区,之前是什么工厂我们并不知晓,只看到四周低矮的围墙,石灰多已剥落。由于荒废多时,片区长满荒草,有些角落荒草都有我们个头高,有时候球踢飞了,我们总要花挺长时间去找,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怀念那个遗弃的工厂。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中大量工人下岗,同时许多工厂倒闭,而如今不管城市乡镇,已经难以再见到工厂废墟,我们以前玩耍的那片草地后来变回农田,再后来变为住宅。今天的世界已不见昨天的衰败,然而当时下岗工人的命运,今天依旧有人在讲述,《钢的琴》就是发生在那年代的故事。

音乐剧《钢的琴》与电影版一样,工厂说没了就没了,工人们一个个“没有狠过命的拳头”,被急促的冷漠社会所遗弃。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妻子从高楼坠下,临死前蹬了几下腿,人没了;推土机势不可挡,墙体轰然倒塌,家没了;被局长儿子煽耳光,握紧的拳头不敢出,尊严没了;偷窃被抓,亲朋不念尽离去,情没了。对于男主角陈桂林,他的命就是他的女儿,他辛辛苦苦动员工友一起为女儿造钢琴,最终却得知他一直以来的女儿并不是他的,他才知道他的口头禅“天大的事咱一起扛”,此时却是不知如何去扛。

夜还长,天还没那么透心凉,聚焦在一个倒闭的工厂,每个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与工厂之间的故事。有辉煌的过去,有甜蜜的往事,有难忘的教训,不过最终均落得个萧瑟的离场。最终男主角造出了钢的琴,却选择放弃女儿的抚养权,当女儿在离开前弹起练习曲时,他点了一根烟,颓废地靠在钢琴上,而跟工厂有着40年感情的汪工迈着蹒跚步伐离去,空留一个落寞的背影。

如果以这样一个场景结束,那观众定会对命运无限感慨,电影版《钢的琴》正是如此,然而音乐剧却硬生生地将一个能够引发现实对下岗工人群体关注的结尾,改成了一个红色力量的颂歌,实在大失所望。

音乐剧在电影版的结尾后,接上一个角色自述的场景,每个角色讲述自己与工厂的故事,从汪工开始到男主角陈桂林结束,如果在此结束谢幕那也可以接受,可剧场突然转变,由对命运的感慨“升华”到对工人力量的自我赞美——我们行,我们敢……甚至,最后在一个“踢踏”节奏的高潮瞬间收住,然后观众掌声响起来——谢幕!

看电影的时候,个人觉得这是一部反映90年代历史、反思现实的影片;看音乐剧的时候,个人觉得结尾将剧场前面的历史感、现实感抹杀了,如果有下次,我不会等到终场离席,因为我不喜欢“红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