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狭隘与全民平庸

如今来谈微博的开放性已经晚了,网上专家声音一搜一大片,对于微博的推崇依旧是大多数,学术上的微博模式研究也渐渐走入“流行”,相信高校里毕业论文写微博的也不在少数,至于反思倒少有人提及,提的可能多是微博自身存在的问题,而非微博带来的变化所存在的隐患。

微博改变了生活,不管是信息传播模式上,还是个人的生活模式。网上有一些未来世界构想的视频,人类可能将会处在一个信息通达的屏幕世界里,至少google glass已经是个尝试,而在那样的世界里微博模式将发展到极致。微博对个人生活模式的改变有许多,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以前我们遇见一些危险会拔腿就跑,如今多数人会选择将所见所闻所经历分享后再跑。

从微博的繁荣,相信多数人对开放网络的未来都是肯定的,特别是备受GFW折磨的国人。那么对于微博信息的获取,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对于资讯的获取,你是有选择地关注个别媒体,还是将本地媒体、权威媒体悉数关注?翻翻自己的微博关注列表,不知你又是如何分组:新闻、财经、专业、娱乐还是朋友、同事、同学等?对于微博上的信息,不管是媒体还是朋友转发的,你是否会有质疑,还是听之任之?

上周在珠海培训,听了汤景泰教授关于新媒体传播的课,主要讲当前受众接收信息以及阅读习惯等,虽然多数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传媒现状,例如信息平台、读图时代、阅读形式等,不过有一点“网民网络信息传播的心理预期”应该受到媒体甚至各网络服务商的注意。

汤教授将网民网络信息传播的心理归结为三个阶段:快速获取最新信息,主动选择有用信息,精确接近深度信息。从表面看,这三个阶段其实与RSS订阅相似,不过必须强调的是这三个阶段建立在开放信息平台的基础上。汤教授说,个性化订制难免陷入思想狭隘,只是我觉得与社会化媒体造成的“全民平庸”相比,个性化的“思想狭隘”至少还有点个人意义。

尼尔·波兹曼说过:“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就当前微博的发展来看,虽然其为很多弱势群体提供了说话的平台,并且可以在这里受到别人关注、甚至引起一波社会舆论;虽然其为多数人提供交流的平台,可以在这里与同行、学者进行观点交流、甚至造就草根“明星”;但实际上,微博更多是一个社交工具,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关注,多数人的关注中50%以上是朋友(相识的人),而这种社交工具从最初消耗人的碎片时间到现在改变人的生活模式,消耗人的娱乐时间,令我不得不有了看《黑镜》时的担忧。

我认可教授对网民心理三个阶段的预测,但我认为建立的基础除了开放的信息平台,还有独立思考、公民教育,而且后者应该比前者更受重视。脱离教育的信息开放难免摆脱“群氓”、“民粹主义”,到头来由信息封闭转向信息开放,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将导致一股力量,对社会、对群体造成严重破坏。

前阵子,有朋友问我:你对人民日报怎么看?他的观点是什么?我搬出党性原则的那套理论回答,不过聊过后才晓得她正被人民日报的微博内容所困惑,日常在微博上她看到许多现实中揭露出的腐败现象,如今这党报微博令她开始觉得有希望,当然她一直存疑。我跟她说微博与报纸是两个舆论地,你可以当其是精神分裂,不过如果要谈实质必须要将两者结合起来看,其实目的都是一样,在信息发达、有网络阅读习惯的地方,利用微博宣传,在信息不发达、靠报纸了解信息的地方,用报纸电视宣传。

由此也可看出,就算信息开放,如果受众没有了思考质疑,那依旧无法将三个阶段的网民心理继续下去。中国的环境里,长期以来新闻与宣传几乎没甚差别,一直有着引导读者的“不良企图”,就算在媒介发达的今天,对读者的“控制欲”依旧不减。这里面既有环境所迫,也与读者受众自身的教育程度有关,个性化狭隘不可怕,全民平庸才是没有未来,所以,独立思考、公民教育应该成为受众的一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