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客”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听别人讲我的家乡,也从未想过会是如此糟糕的印象。话是从一位香港人口中传出的,他以那样的声情并茂讲述他在揭阳坐车的遭遇,车辆在城里兜圈拉客、在不熟悉的地方被司机甩下,这些经历引得旁人阵阵唏嘘,以至于我不敢反驳。其实我就算反驳,也只能举出国内多数地方都是这般的例子,如此,对于这位港人,经历则会升华到另一个层面:大陆印象。

2012年反常的冬季,天气骤冷,阴雨绵绵,我的心情与这天气差不多。本来以为这个时候回家人会很少,结果发现这个社会还是有人在不停地迁徙,跟往常一样搭上丰顺线的车,因为车子会在我们村里下高速。同座的是一位来自梅州的深圳人,打了个照面后我们就各自刷微博。

不一会上来几位乘客,带着明显的港式腔调,他们看起来应该是早年到香港的,这次得闲回老家串亲戚。上世纪80年代初广东很多人都寻机会往香港,用我家乡话来说是“过番”,有点像“淘金”,当时深圳也出现不少偷渡。几十年的香港生活,带给他们不一样的感受,当中不少人对大陆的社会与群众有成见,像今年“双非孕妇”以及“非深户口不限次数入港签证”的问题就被激化了,不少港人甚至以“蝗虫”称大陆人。

关于港人对大陆的印象,一直只在网上了解,而今天,我亲眼见到了、亲耳听到了。几位香港乘客坐在我周围,而话题的引起还是从我那个放在过道的旅行箱开始。

一位阿姨很热心用粤语问我,为何不把旅行箱放在车厢,我说等阵落高速就落车,放下边怕被整乱了耽误大家时间。不知是我表述有误,还是这位阿姨“听者有心”,她以为我担心旅行箱被错拿,然后就谈到她有一次在揭阳下车,一大堆的士司机涌到大巴“争抢”乘客旅行箱。她说从未见过这种现象,在香港深圳都没见过,怀疑很多人其实是偷行李的。

我想跟她说,其实内地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现象,路边或者车站外停车是常事,这些地点成了的士司机挣钱的地盘,规划不到位间接造成争客抢客的杂乱无章。不过话未出口,坐在过道另一旁靠车窗位置的一位男乘客开口了:“揭阳吧?我最惊啦,唔单抢客,司机都几威。”

个人经历是一笔财富,这位乘客不怕显富,他给大家讲了两件事:一件是他有一次在深圳坐大巴回梅县,因为没票只好改道揭阳再转车,结果大巴司机带着他们在深圳转圈拉客,客满才上高速;等车到了揭阳,他是准备在市内总站坐专线回家,结果司机在马牙就让他下车,他跟司机说要到总站,司机根本不理他。我不想指出他坐的应该是私家大巴,他就继续讲,而这一次他将认识层面提高了,说起内地办理签证。他说如今办证越来越容易了,不过在大陆办证总是要靠关系,不然就算短时间可以办好的都要拖,中间他还不忘调侃下大陆人一生不知道要办多少证。

我也不知道这一生要办多少证,只是这一路我对这位港人有了好奇心:一件皮夹克,一条崭新的牛仔裤,加一个休闲的斜挎包,一字胡,短发上披着一顶毛线鸭舌帽。可能他提起的话题有些敏感,特别是在一辆内地的车上,其他几位乘客没怎么搭理他,不久,他便换了个位置。

我没去过香港,我不清楚香港社会的秩序、人文,不过我们自己的不足大家有目共睹,今天港人如此评价我的家乡,只让我羞愧万分。我不敢对他们说我是他们口中那个地方的人,我也不想将那些抢客拉客的行为推给“社会普遍现象”,我想赶紧去办理签证,去认识一直所听到的那个香港,对比真实地看看两地的差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