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斑马线、安全岛、早餐流动车、治安值勤点,只是一直忽略了早餐流动车旁边的电话亭。平常除了偶尔看到治安人员用到电话亭,基本就只是个街头摆设。某个周末早上路过那熟悉的十字路口,却见到一位身着黑衣的女士在电话亭里讲着电话,突然觉得“新奇”。

世界变化太快,我们感觉时间的流逝除了通过父母、明星的渐渐老去,还有身边工具的更新换代。我已经记不得家里置办电话是什么时候的事,就记得1999年离开村子到县里读书时,身上会备一张IC卡,抽空打电话回家。如今我整理中学的物件,找不到曾经那些我挂念家人的记录,那时候除了IC卡还有一种200卡。

一开始学校宿舍没有电话,每次打电话回家总要跑到楼下公用电话,插好卡、按密码、拨打电话,大庭广众下就说笑起来,有时候讲到些隐私,声音自然就降下来,也有见到一些在公用电话前嚎啕大哭的,可能因为想家也可能是感情问题。中学后来“先富者”有了手机,电话开始变得个人化,不过对于大部分来说,对家的牵挂依旧是找“电话”。

本世纪初,表姐和表姐夫来到深圳,在南山开了个小店,因为当时附近打工人员比较多,小店便做起“长途电话”的生意来,一时间还挺多人光顾。虽然有了和家里人的连线,但打工者毕竟工资不高,心疼电话费用,经常有些人手里攒着钱却在店外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那会打“长途电话”会连接计时表算费用,不过听说很多表都被店主动了手脚——时间跑得比较快,打工者与家人的对话就在“争分夺秒”进行。

后来开设电话服务的店多了起来,一条路好几家,“商业竞争”也就开始了。价格战是永恒的旋律,店主们有时候慷慨地免去电话费的“零头”,不过在竞争手段上则有一些“创新”。例如这边店家看到有打工者走进对面另一家打电话,就看准时机拨打对方的电话,响了两下后就挂掉,如此反复操作造成对手用不了电话,打工者看着没办法可能就走开了。与其把生意拱手相让,不如来个“鱼死网破”。

时间推移,没几年时间手机就流行起来了,就算是学生群体也开始普及。03年时候班里已有不少同学有手机,一开始多是黑白屏的,后来有了彩屏手机。“长途电话”的生意渐渐淡出视线,表姐他们开始转行卖手机,店名挂了“通讯”的名号,连同手机充值业务一起做。2005年我上大学的时候,从表姐夫那里拿了一款诺基亚的彩屏手机。当然,手机的流行也导致电话IC卡等越来越被冷落,同样的学校宿舍,从中学到大学,校园里公用电话的“风景线”消失了。虽然大学的宿舍每一间都配有电话,不过渐渐地只剩“接听”功能,大家已经习惯了手机的联系。

今天,我们基本已看不到挂着“长途电话”的小店了,城市里的公用电话亭也开始被忽略,走在路上的人,每个人身上都绑着一台手机,或者说我们每一天的行程总在跟着手机走。曾经,我们的生活中有一个叫“公用电话”的交汇点;如今,我们各自走在以自己为中心的放射网络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