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的生活意见

多年前的一个暑假,我带着一份农村社会调查表格从学校回家,表格里头要求填写农村居委会开支及项目,我找村领导要数据时候被拉下谈话,回到家老爸教训我:实事求是,还要形形式式。我不服,觉得那是农民的“病”,没有公民意识放任恶权滋长。

把时间再拉到更久以前,中考结束后,老妈得知我的成绩不如邻居孩子高,对我失望的同时对邻居竟由妒生“恨”,她觉得没面子,偶尔邻居家孩子来借点芫茜香葱,她故意说没有。我无语,觉得那是农民的“病”,攀比妒忌一辈子为了“面子”而活。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一直以来我没有歌颂父辈面朝红土背朝天的艰辛,反而总在一点点地数他们身上的“病”,当然我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也有病。看完《无尾狗》,终于找到了一个同样“病态”的人,只不过他游荡在北方的农村,相似的是悲伤的命运,走过阴冷的人间,体验荒诞的生存,看过肮脏的勾当,挣扎病态的肉体。

阿丁的笔是一把冷峻的手术刀,一刀一刀解剖每一个角色,让你看清每一个人的真是面目,纵然是最亲的人。掩卷之后,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没有勇气拿起那把手术刀,去面对家乡的亲人。前些天,我在电话里问老爸,为什么选择这样活,他说人一生不就为了面子:

所以他到处借钱也一定要盖新房子,不管儿女都在外这个现实,如今建完了,房子就那样空着,空荡荡的一个壳,每次踏进去总能听到上一次他带亲戚参观时留下的回声,兴许就在几天前,他再一次满腹成就;

所以他要求新宅乔迁我和弟弟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不管我们工作如何,他邀请各方亲戚,那天晚上迎神祈福,仪式由一位算命先生主持,凌晨鞭炮声响彻夜空,地上1000多块人民币买来的纸钱在燃烧;

所以他要求次子结婚要低调进行,不能宴请,因为要尊重长兄未成家,不然别人会在背后议论,事情由不得反驳,他已经不记得次子为了减轻父母重担辍学打工的事,每一年理所当然地向孩子索钱。

我告诉他:爸,我们是不同路的人,我是为自己活,不会把自己的生活建立在别人的看法上。

老爸没回我话,他知道他说服不了我,他也知道我改变不了他。

《无尾狗》的封皮上写着这样一个故事:当一条街被所有砍掉了尾巴的狗占有,偶然有一条长尾巴的狗闯入它们的街区时,它们就扑上去,把后者的尾巴咬下来,于是,新的无尾狗也成了它们中的一员,一起奔跑、吠叫、嬉戏,狗的世界就此和谐,再无纷争。

我突然有点感激,感激家人没有硬生生将我拉回生我养我的家乡,让我得以走在外围,保持距离与他们生活。

相关文章:

一只狗的生活意见》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