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风水塘

一直以来村民们称这个风水塘为“寨母”,寓养育之恩。然而两年前这个水塘已经被抽干,如今在塘里头的是几架正在工作的挖掘机,水塘周边搭起支架,隐约可见“景观长廊”的模型。这是潮汕地区的一个村子,一个非常讲究传统风水的地方,却也是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示范点。

这里是我的故乡–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华清村,全国最大的自然村。近年来城乡一体化的加速推进,使得我在繁华的深圳与日新月异的家乡穿梭时,心理落差越来越小,像是从市中心到了郊区,而非遥远的村落。就在两个月前,国务院批准了揭东撤县设区,城乡一体化的脚步将继续加快。

只是,一些地方习惯了将城市的模型一个个套在农村上,而忘了原来这片土地上的祖辈的身影。在城乡一体化不断推进的今天,才发现实际上是城市同化了农村,我们在感受城市化的同时,丢了历史。今天这里不见了泥泞的乡土小路,水泥大道却没有岁月的脚印;不见了布满青苔的红土墙,马赛克瓷砖的墙体却没有祖屋的温度。

城乡一体化像工业生产过程中一个标准的尺度,为了拓宽道路,将沿路的墙屋推倒、将临近的风水塘填埋;为了打造公共休闲场所,将农田变成公园、将田间小道变成鹅卵石路。如今,城乡一体化这只手更伸向村里最重要的风水塘,传统、习俗全部让位于所谓的民生工程–景观长廊。

潮汕民居向来特别讲究风水,“宅前有水,宅后有山。”多数宗族祠堂门前总有一口风水塘,有纳气聚财之意。如今建设景观长廊的这口风水塘,面向的恰好是村里最大宗族的祖屋群,祖屋群与风水塘之间的广场一直以来是村里大型祭祀活动的举行地,广场靠水塘的位置设了一个“天公神”的祭拜点。今后,村民们则将对着一座景观长廊祈求天神眷佑。

临近春节,风水塘里的工程并没有停歇,每一天总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前来围观,只是他们眼里更多的是遗憾、迷茫。

景观长廊工程是前村支书牵头的,但实际上村民们大多不认同,因为这个风水塘是村的“命脉”。2012年6月的时候,在广东省三打两建中,前村支书因涉嫌案件被刑事拘留,当时村里人大多乐开了花。“就他有这个胆!不过也算罪有应得。”站在风水塘边的林老先生叹了叹气,看着挖掘机继续着工程。

实际上,多数村民眼里村支书就等于是政府,他们认为政府决定的事基本就只能任由其进行。这口被村民们称为“寨母”的风水塘,最终沦为景观长廊,不管埋怨还是遗憾,村民“不争”是一个因素。

从这口消失的风水塘也可得知,在城乡一体化加速推进的今天,乡村居民的法律意识、监督意识等并未普及,甚至可以说远远落后。一些村落,随着农村大学生和打工者等年轻群体的外出,主体多为中老年人,这些人相对来说的传统思维固化,恐难提现代公民意识。这是城乡一体化过程中必须重视的问题。

一些地方政府缺乏因地制宜的思虑,或者过于追求眼前利益,将城市的模式生搬硬套在农村上,这是地方政府的错误。但放任地方政府,则是当地居民放弃监督、参与的权力之错。一个地方、区域,必须促成最大程度上的公众参与,才能取得最大的效益。

(发表于每日经济新闻网“十字路口的城镇化”:http://ntt.nbd.com.cn/articles/2013-02-28/717770.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