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2小时

日子过得挺平淡,以至于原本调休依旧跑去上班,手机沉默了好一阵子,偶尔一两条会员促销信息,还好知道有一张明信片在路上,不致于成了孤独的质数。上周末绵到广州,哥几个本想约到一起碰面,奈何周日值班唯有恨不能相聚。

生活与工作渐渐地合二为一,越来越有规律,其实心里害怕习惯,习惯七点钟起床,习惯准时下班,习惯十二点准时熄灯睡觉,连周末都如此。有时我会怀疑自己身处深圳,这个房价物价跑得比薪水快几拍的城市常令人喘不过气,我活得跟大学一般——三点一线。可能是不愿给自己太多压力,又或许是很明确自己往后的路。

我喜欢在媒体工作,这里如同大学给我成长的空间,虽然偶尔发几句薪酬待遇方面的牢骚,但我始终对工作抱以热情。报社每年都会有员工病逝,最近晚报那边又“走”了一位员工,的确,在媒体工作总要抱有理想。当然,在一份喉舌报你跟人讲新闻理想,总难免有点自嘲。俊标去美国快半年了,对比之下深感祖国的禁锢,看这边社会现实种种不时流露出失望与愤慨。晓琳老师说我有忧国忧民的情怀,其实我连自己都顾不好,何来时间忧国忧民?

昨天听了《南方日报》政闻部主任的讲课,收获许多,他讲到当前党报时政新闻的增量空间问题,我注意到他提到南日在报道上细节描写、深度挖掘、注重国际视野等方面。对比起来,这几点我们报纸的确处于弱势,从同事的发问中就可以得出,一位挑刺提到可行性渺茫的政治批评问题,一位提到并非由媒体自身操刀的通稿问题。很多媒体人总是抱怨没自由,枷锁束缚,但在接触一些报社的报道后我改观了,关键在于知识结构与视野。扯远了,不着边际。

以前觉得在媒体工作会有自由,现在改观了,在这里很多时间并不属于自己。去年这时候,我正认认真真做独行厦门的功课;而今年这时候我还未选好旅行的目的地,其实应该说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有时间去计划去旅行。原本计划五一前夕调休旅游,前两天爸妈在电话里说了些家事,唯有将旅行计划延迟,回趟家。

生活过的城市不多,揭阳、广州、深圳,每一个城市背后都和一些人相关,都会有一段值得回味的往事。一直喜欢听“邻居的耳朵”的电台节目,今晚听的是一段与城市有关的故事。揭阳近19年,广州4年,深圳2年,只是排除家庭因素,目前为止依旧无法完全肯定哪个于我最具归属感,我还在寻求一种个性契合。

电台DJ说:喜欢深夜听歌的人是寂寞的,喜欢午夜写字的人也是寂寞的。还好,我避免了被莫名其妙冠上寂寞之名,22:00,离睡觉还有两小时时间,按照习惯,我得去看书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