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游记

不知是旅游成全了非虚构写作,还是非虚构写作成全了旅游业。《寻路中国——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并非游记,但成书之后却吸引了多数年轻人重踏彼得-海斯勒之路,亲历旧城墙,找寻三岔村。

彼得-海斯勒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记者,书中他多次将现实所见与历史相扣、对比、反思。当然,这些工作可以在撰稿时候进行,不过走访过程中他带着学者的考究精神,与人交谈、同人相处时都特别注重细节,这无疑是我该学习的。

这本书于去年被评为深圳读书月2011年度十大好书第一名,当时并未特别留意,从书名只觉得像游记。今年在书城闲逛,无意间发现,站在书架前试读了十几页,发现内容并不止于游记。

早前,在读库中了解到“非虚构写作”这个词,那是纽约客记者欧逸文做客读库活动时谈到的,而碰巧《寻路中国》的作者彼得-海斯勒也曾任纽约客记者。“非虚构写作”的定义,百科中这么说:

        广义上说,一切以现实元素为背景的写作行为,均可称之为非虚构文学创作(写作)。非虚构文学创作(写作)与中国学界惯常认为的“纪实文学”有着类同属性,也有本质区别。主要在于,前者更强调支持作者以个人视角进行完全独立的写作行为;并提出,这一写作行为不应依附或服从于任何写作以外的(包括政治)因素。

非虚构写作不仅与纪实文学有类同,与新闻采写报道也有相似,所以也引起了传媒行业的关注,非虚构写作是否能成为记者转型的方向?这个我不得而知,虽然在可读性上有了优势,但在新闻客观性上有风险。暂不论与新闻写作的关系,还是就非虚构写作谈点个人看法。

每个人都可以从事非虚构写作,而且这是个推动独立思考的过程,也是一段享受不一般经历的人生。旅行就是很好的题材,每一个地区有着不一样的人文、历史,去发现去挖掘就会有收获。我一直没做好这一点,旅行只是走马观花,围观景点围观他人,以北京一行为例,走过的景点一个个,唯独一次踏足郊外村庄却没把握。

如今想来,北京一行印象深刻的却是在村庄问路的情景。那天本打算去八达岭长城,不小心坐错车在郊外一个公交站下车。四周草木凋零,一条没有斑马线的公路通向远方,远处依稀可以看到些许房屋,不过那一刻锈迹斑斑的站牌旁边独我一人。心底有些慌,好不容易几个村民在树林中出现,跳上公路走近站牌。我急忙问路,然后傻等了一会,坐上公交离开。现在好生悔恨,当时为什么不放弃八达岭而走近村民走进村庄。

所以非虚构写作也需要很多因素促成,个人视野、善于发现、沟通技巧、独立思考等等,当然彼得-海斯勒作为一个外国记者,可能他比我们更善于在司空见惯的中国社会发现问题。终于看完《寻路中国》,收获的不仅有彼得-海斯勒的专业,更有他的态度,与多数网友一样的看法——这本书是非虚构写作的好教材。

相关文章:

非游记》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