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涌海岸线穿越

长途大巴行驶在山雾迷蒙的七娘山下,抱着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境,距离最美丽的海岸线——大鹏半岛东西涌海岸线——越来越近。冷空气夜袭深圳,长途大巴里外温差可从车窗上的一层水雾略知一二,忍不住用手擦拭,迫切想看到山另一头那片苍茫大海,2010年3月7日,阴雨天气。

启程

清晨一大早,逃离温暖的被窝,开始美丽的挑战。7点半赶到深大北门,已经有驴友在等候,瞧瞧衣着装备,发现自己还是邋遢一些:缺乏帽子的神秘感,少了防风衣的酷派,没有手套的失误,反倒多了将一双休闲鞋当万能用的傻气。

其实也怪不得我,3月6日晚上临时接到通知:如遇下雨则将穿越活动改为杨梅坑骑车活动。虽说对天气预报向来持质疑态度,不过当晚零时左右刮风下雨让我对隔天是雨天充满信心,于是安心入眠,怎料一觉醒来已经多雨转阴。雨后的清晨凉飕飕,倒春寒意,躲进公交车,听着乘客对司机开车时速的抱怨。深圳的早晨总是安静的,往来车辆稀疏,才给了乘客抱怨的契机。

当然,抱怨的不只是乘客,由于论坛活动的不确定性加上天气突变,停停走走等到九点钟才出发,我提前在梦里时空穿越。醒来时车已经进入南澳,透过水痕划过的车窗,在被扭曲的外景中寻找那片海、那个云雾萦绕的小岛。

资深驴友这时为大家提个醒,行进路线的左侧是七娘山,海拔比梧桐山低一些,但难度系数很高,容易迷路,可能一天都走不出来,奉劝大伙不要轻易尝试。昨夜风雨来袭,如今山间薄雾为七娘山增添了些许神秘感,像是原始丛林又似人间仙境。

征途

到达东涌的时候已经11点,马不停蹄我们开始征途。怎料刚踏上山路就踩到蛇,当然这蛇并没有对我们构成生命威胁,毕竟只是尸体而已,但还是引起团队中女性同胞的惊慌。资深驴友选择翻山到达海岸,免去那张无理取闹的入门票,不过这路倒是危险多了。雨后山路泥泞,土质松软,穿梭于林丛之中都要小心翼翼,前方驴友总会以声警示后来者哪段路需多加注意。

大约12点左右,终于看到海岸线,不过我们是站在一个约60米的陡坡上,穿越之行的第一道坎也就是下这个80度角度坡。大家都差不多同时挤在陡坡上,一个个小心翼翼,资深驴友指导说:下坡时倒着走,脚要踩实。废了一番周折,大家终于安全抵达海岸线,拍照的拍照,抓螃蟹的抓螃蟹,捡贝壳的捡贝壳。

东涌的海风没什么腥味,只感觉舒畅,只不过这时候天公不作美,风中夹着雨丝,透过身上的棉布衬衣,汗水雨水的凉意直逼我身。抵挡寒意只能继续前行,而这时,我开始懊恼自己将休闲鞋当万能鞋用的想法。雨天走海岸线本来就是一件危险事,虽说海风阵阵,礁石容易被风干,但许多礁石被海水侵蚀,棱角分明,瞧瞧别人都穿着登山鞋,看来我得做好将休闲鞋命丧于此的打算。

开始踏上海岸线,每个人都会轻松地跳格子,但这状态并不能维持很久,踩着礁石前进,特别是那些页岩状的,难免会有打滑。在这些毫无规则可循的石头下面,处处都是危机,驴友严肃正告我们摔下去的后果——“不死也重伤”。渐渐地会觉得两腿发软,有时候跨步近距离两块石头都会有点踉跄,幸好中途遇到一片沙滩,大家终于得以放松下来。所幸并非整段路程都是踩石头,不然倒可以成就与梅花桩齐名的一番绝学。

同行

继续前行再次碰到陡坡,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坡上没有石头可踩,光滑的泥土破,好心的驴友为后来者留下食指粗细的麻绳,省下不少功夫。翻过陡坡又见一段海岸线接另一个山头,站在陡坡上身子已感到一些疲乏,海风直吹得我丝丝头疼,真不知是饿昏了头还是本命年命犯太岁多病缠身。

大家都喜欢在陡坡上冲着镜头,不管是哪个方向都独具特色。以苍茫大海为背景,人似置身于天际之间,如果加以超广角镜头,虽显人之渺小又不乏景之气势磅薄;以峭壁为背景,镜头回望迎来后来者攀登的险象环生,如若镜头捕捉到的是满头大汗却又咧嘴而笑的驴友,勇气是可以传递的,纵然前路艰难又何足道哉?

遗憾的是此行我没带相机,一路上欣赏着大海、峭壁、礁石,更值得载入回忆的是那些可爱的同行者,于是只好用手机将就者记录下点点滴滴。爱好户外运动的三口之家,8岁的小女孩跟着父亲已经两登梧桐山,或许她根本已经不把脚下的崎岖当回事;两位衣着一模一样的非双胞胎湖北女孩,“怎么称呼啊?”“我应该比你小吧,叫我小林”结果遭遇到“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的窘境;男女搭配干活有时也累,同行中有这么一对人儿悠哉游哉地玩着,我这苦命的断后人员一遍又一遍地催促他们赶上大部队,最特别的是他们特立独行地带了盒装方便面却没准备开水;两位13岁的小男孩,乐此不疲地在大家面前自称单身,逃不过年龄的玩性,在涨潮的时候他们远离大人们的闲谈,在干净的沙滩上玩沙子抓螃蟹;不知何时开始流行,宠物狗也加入户外运动行列,一对年轻人带着两条小狗也踏上穿越海岸线活动,狗狗特具灵性,在主人的鼓舞下自信地跳跃前进。

续航

午餐时间约是下午1点半左右,资深驴友告知只剩2小时路程了,大家休息就餐。休息的地方是这条海岸线难得的淡水区,其实所谓淡水区也就是一条山间小溪在这儿注入大海,为一些精心准备的驴友提供方便。不过这是我最不愿的,文科曾跟我讲过,这类活动要是碰上别人带了厨具自己煮东西,只会更激发你饿的感觉。

2点钟左右,淡水区越来越热闹,几位资深驴友在一块大岩石后头开始生火打火锅,引得周围人口水直流,更有从背包掏出音箱跟随R&B 节奏的自鸣得意者,休息区俨然成了他们野营舞会。我啃着自带的干粮,只等队长一声令下:不用休息的可以继续前行。终于我如愿以偿,撇开小肥羊火锅料的阵阵飘香,与强驴们继续踏上未知路。

往后的路程比较自由,取消原本的队伍编制,我终于摆脱了断后人员的责任,跟随着《when I wake up》的节奏感,开始我特立独行的徒步。当然,我不敢学强驴们的飞檐走壁,因为越来越觉得脚底发麻,走走停停,一路上断断续续为几名女孩子伸出援手,身边的同行者一批又换一批,但是却越来越少了。过了蝙蝠洞又翻一个山头,无意间发现山顶有间用树枝支撑起来的小棚——小卖部,店主是位四五十岁大叔,也够难为他的,专门跑上来“为人民服务”。大叔兴致勃勃地说:如果是在晴天,我的凉茶一下子就卖光了,今天遇到雨天,行情不好。大叔还告知我们,如果下大雨可以到蝙蝠洞避雨,里头可以轻松容纳百来号人。

距离终点越来越近了,从吹来的海风腥味中可以得知,西涌的海岸并没有东涌的那么干净。天空阴沉沉,海天已不再中午时分那份明净,长途跋涉,汗水已经浸透我两层衣服,越是想停下脚步就越发觉得寒冷。

曲终

大约下午3点半左右,终于到了南门头,于是开始游艇环岛游,算是活动的最后环节。

碧波荡漾,渐行渐远,回头望望远去的海岸线,再向前看看渐近的小岛,没有乘风破浪会有时的感慨,倒是有点感冒的预兆。渐入黄昏,风浪明显更加强势,游艇乘着波浪不时地腾空、进入飞翔状态,然后撞击海面,游艇两侧不停地溅开水花,好不刺激!可惜行程就这么短短十分钟左右,冲滩那一刻,激动的心戛然而止。

我是第一批登上游艇的,冲滩后突发百无聊赖之感,或许是想着尾声的到来。天色渐暗,仍有十几名同行者未赶到终点,受不了海风的寒冷,只好不停地在沙滩上来来回回,帮着为大家拍照,可惜没有夕阳的黄昏,无法成全剪影的艺术,几分遗憾。
5点40分,结束东西涌海岸线的穿越,踏上归途,曲终人散。

据称最美丽的海岸线,我却没能带上相机留下风光景色与朋友们分享,遗憾十足。下一次吧,因为我相信下一次穿越会很快到来。

此行所得——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