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青海-旅途多舛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行青海(二)

旅途多舛

我注定扛不住11个小时的站立,特别是从凌晨到中午这一段时间,我需要睡眠。

从检票开始到挤进车厢,人与行李都是无序状态,我只能站在吸烟区,靠着车厢门吸着二手烟。由于果绿色风衣有些显眼,坐在地上的大叔大量着问我去哪,对我背包上的反光条也表示好奇,问有什么作用。我回答说准备去青海湖骑行,反光条可以当束裤带,夜里骑行可以提醒后面的车辆。

车厢里有不少人也正准备前往青海湖,几个骑友自带山地车,不过挤在满满的车厢里,大家建议他们赶紧下火车,骑行过去青海湖。凌晨时分,大多人疲倦,上车时的熙熙攘攘很快就消失了。

我移步到车厢过道,找了个空缺占着,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便直接坐在过道,抱膝小睡一会。

列车在黑夜里穿行,除了车与铁轨的碰撞声,一片静寂。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却不闻母亲哄孩子,我站起来瞧了瞧,见孩子母亲仰头睡得正香,根本不知怀里孩儿动静。旁边的旅客被吵醒了,推了推孩子母亲,好一会孩子才安静。我看了看时间,时间还不到凌晨两点,西安过后第一站宝鸡还没到,多希望列车跑得快一些。

窗外是无尽的黑夜,我只好在车厢里找个可以耗时间的项目——观察睡姿。

我曾经想做一个摄影合集,主题是鞋子,从一个人所穿鞋子的品牌、款式、新旧、干净以及穿鞋走姿等去读这个人的故事。不过睡姿这个角度,好玩才是真理。

瞧那个大叔,直挺着腰,仰头靠在椅背上,闭著眼睛,双手掌交叉着,咋看有点像打坐。不过他嘴巴却张得老开,不知他梦见了什么,我只希望他可别流口水,以免睡在他旁边过道上的人遭殃。

瞧那个中年妇女,跟他孩子占了一排坐,她把孩子头朝车窗方向平放在座位上,安抚着孩子睡觉,然后她自己小心翼翼地平卧在座位上,头往过道方向。孩子睡得很香,即使鼻子时不时碰到母亲的脚袜。

再瞧瞧那对夫妇,可能是新婚吧,两人睡姿不断变换,却一直是“如胶似漆”。一会,女的靠在车窗上,男的把头部枕在女的大腿上,手环着女的腰抱着;一会,男的直接坐在过道上,让女的把头部靠在他肩膀,如此女的平卧在座位上时可以尽量把腿伸直些。

好不容易撑到天水,凌晨4点多,车厢里突然空了许多,我终于找了个座位,好好地睡了个觉,不知有没有人在看我的睡姿。当然,好景不长,列车在9日早晨到达兰州后,车厢里又上了一批旅客,我又回归到站立姿态。一直撑到西宁西站。

从海拔不到1千的西安到海拔2千几的西宁,气温明显下降,然而这并不是大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天气。看天气预报说,当天西宁阴天,不过接下来会是连续晴天,气温最低也就7-8摄氏度。可这不是真相,当我搭上西宁开往西海镇的班车时,一路雨水不断,掏出手机查了查,天气预报不知何时变成了连续阴雨天,气温可能要零下。

从西宁到西海镇,海拔还将上升1千,雨水也变成了雨雪。六月飞雪,我开始怀疑这趟旅途,莫非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我真接受不了这样的考验,零下5度你让我这个典型的南方人怎么环湖?

我把冲锋衣穿上,依旧觉得寒冷。哎,旅途多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