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中国

网络社会

网络社会

[传媒观察](四)

网络中国

6月21日,单位邀请南京大学传播学院副院长杜骏飞做了一场以“理解网络中国”为主题的讲演。杜教授从社会学、政治学、传播学等多个角度解读中国的网络社会,令人受益匪浅。由于手头没有文字速录,故在此仅就本人比较感兴趣的讲演内容谈一谈。

反转社会

“以媒体制舆论,以舆论制民心”几乎是各种政党势力的共识。网络时代,由带有政治属性的传统媒体构筑的“社会形象”正在瓦解,在中国,媒体描绘的“现实”与网络呈现的“虚拟”正处于一种“虚实反转”的态势。

中国网民一边调侃着CCTV的“和谐社会”,一边围观着微博网络中的贪腐情色。高手在民间,微博反腐成为新近几年来备受关注的社会现象,表哥表嫂、房叔房婶先后倒下。杜教授认为,网络时代的中国,国家和社会的关系有着主从反转、虚实反转、强弱反转的特征。

传统中国以国家意识为主,如今公民的社会意识渐强,参与公共社会建设的意愿也愈强烈。近年来多起群体事件的产生,正在令人们感受到网络所蕴藏的社会力量、政治能量。然而,国家与社会的先验对立,加之网络形态不良情绪的不断激发,对现实中国的影响,并非一个乐观前景。

网络舆论

网络作用于现实社会,倒逼政府机构改变作风、态度,这是当前大部分人所畅想的良好局面。然而,在现实中国,在国家与社会关系反转下,发生了不少法制、经济等让位于舆论压力的情况。

杜教授在演讲中提到,有一次在上课期间接到某政府部门的电话,请教如何处理一个被网络曝光违纪的官员,杜教授调侃地表示先将该官员免职,再进行调查。网络形成的舆论压力正一步步地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以道德绑架官员、富豪等阶层,正如杜教授提及的周久耕事件,官员是不能吸天价烟的,网民由此将联想到贪腐。

在《网络政治的问题与主义》一文,杜教授曾提到一个网络现状:“在网上把控话语权的活跃发言者往往还并不是网民中最深思熟虑的成员。”但在集聚性、排他性等影响下,网络群体所喷发出来的力量令人触目惊心。

意见领袖

传播学上有一个“沉默的螺旋”理论,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当今我们所处的网络时代,恰好是“沉默的螺旋”的高发地带。这一理论最早见于诺埃勒-诺依曼,也是杜教授在演讲中多次提及的。

当前的网络为情绪所控制,缺乏理性,其中一个表现是微博时代意见领袖的产生。传播学家、政治学家诺埃尔-诺伊曼曾说:大众传播通过营造“意见气候”来影响和制约舆论,舆论的形成不是社会公众“理性讨论”的结果,而是“意见气候”的压力作用于人们惧怕孤立的心理,强制人们对“优势意见”采取趋同行动这一非合理过程的产物。

对于意见领袖,杜教授关注的并不仅仅停留在呼吁理性思考之上,更联想到政党结盟层次,未来的中国或许将由这群意见领袖所改写。意见领袖能够形成强大的意见网络,当网络意见转变成“政见”,意见领袖无疑可以带领群体成立政党,多个意见领袖的“结盟”,那将会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

记得有一次李承鹏来深签售新书,现场人声鼎沸,我问身旁的一位老哥,为何来挺大眼,他回答说:因为他为我们说话。不过现实中,这股意见领袖的力量正受控制,以“异见”之名。未来会如何,还不得而知。

PS:

沉默的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是一个政治学和大众传播理论。理论基本描述了这样一个现象: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且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理论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