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屋后墙

墙体上布满青苔

墙体上布满青苔

老屋的墙又上满青苔,不,其实是前屋家的后墙,一户我并不认识的人家。

岭南多雨水,房子多斜屋面,减少渗水。雨水在瓦片屋顶汇聚成流,顺势而下,或倾泻而下直击地面,或随风打在后墙上,渗透。久而久之,屋子后墙总能看到这样一番景象:墙上布着苔藓,细看发现竟然是一道道“|”形,有时候太阳热情些,墙体上的苔藓曾便发生龟裂,成了屋子的皱纹;而越靠地面越潮湿的墙体,则是连着一片厚厚青苔,常年不变似青春常驻。

现在这种景象已经很难看到了。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农村里富裕的人家便学起城市建筑,为自家屋子外墙镶上一层小瓷砖片,屋顶没了瓦片变成平顶屋,相较农村那些古老的泥土屋,那显然是富丽堂皇。那会放学后,我们这些贪玩的总要到一些建筑工地上,捡上一些完整的,瓷砖片拿在手里冰凉冰凉,带回家就当成鹅卵石放到一块去。

后来,流行转向了,有人开始用碎石粒在外墙体粉刷,而且越来越多人采用这种方式,直到今天。

一直不清楚,为何这种使屋子看起来像刺猬的粉刷会被大家所接受。只知道,自从越来越多房子采用碎石粒粉刷之后,大家追逐玩耍都得留个心眼,稍不注意便会被划出一道口,当然就更别说将人往墙上推、按、打,还有学武打片中的“飞檐走壁”。

雨水依旧,每年清明前后纷纷雨,随后龙舟水赶来凑热闹,进入夏季后又是时不时的台风雨,这雨水天气到了深秋才得以停歇;进入冬季后,北方冷空气来袭又难免雨水天……

如今的雨水在屋顶汇聚,由管道直接排到屋体外围的沟渠,冷冰冰的外墙不再允许雨水在上面留下痕迹,青苔不再,岁月不再。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那会还没读书吧,看到遍布青苔的外墙,总忍不住拿起硬纸片刮去,摸着褪去铅华的泥土墙,心里总有点成就感,像是在帮年老的父亲刮胡子。前屋后墙,布满青苔,屋里的人是否和这片墙一样经历了风风雨雨?

小时候在老屋,每当雨天我都会自告奋勇地上楼关窗,实际上我只是喜欢站在窗边,将手伸到窗外去接由屋顶倾斜而下的雨水。一天,从窗往后巷看,发现一位老妇人正坐在家门口洗衣服,后来几次雨天也总能见到。老人银灰发色,洗衣服动作依旧利索,偶尔看到两个小孩子在她旁边,应该是她孙子吧。

一次,还是雨天,邻居家伙伴过来我家玩,上楼后我跟他说,我们去逗一下后巷洗衣服的老太。然后我们把窗帘拉上,剩一条缝隙,然后对着雨帘中的巷子喊:“老姿娘!”(潮汕话老女人的意思)看到老人往巷子探了下头,没发现人。我们在楼上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又玩了两三次,终于给发现了,老人对着窗说了句:“奴仔弟,麽酱些耍!”。

老人打了把伞,专门跑到我家询问,我跟伙伴吓得不敢下楼,后来我爸把我教育了一顿。

再后来,雨水天我没再往二楼后窗跑;再后来,老人家带着孙儿搬走了,应该是到外面儿女家住了;再后来,那间屋子搬来一对中年夫妇,听说是老人家的亲戚,中年男是种地的,中午时分常看到他坐在门口刨饭,典型的农民肤色,一个大碗盛满饭菜,不是很讲究,偶尔他会站起来溜达,跟邻居搭搭话。

再后来,二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老人是否还在。

如今,那间屋子好像出租给一家江西人,他们过来打工,一般都是在建筑工地揽活。老屋后巷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清静,除了打工人员,还有一些屋子租给了家里刚中学毕业但考不上高中的年轻人,他们早早进入社会,三三两两到厂家打工,三三两两聚会玩乐。农村地区入夜后少人走动,但这伙年轻人不一样,时常夜里两三点,还能听到后巷摩托车发动的声音。

时光流逝,一切不复当年。

小时候那个宁静的村落,可以听到雨水滴滴答答,可以感受自然,数后墙一道道岁月的皱纹,如今人物双非。前屋后墙,在一片新型农村房屋中,算是农村岁月的一个慰籍,一声叹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