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五)

暴雨从半夜里开始,一直下,第二天整整一天像是没了白昼,直到第三天早晨天才稍稍放晴。

老人家已经二十几年没见过这样的雨天,上世纪80年代村里曾因大暴雨导致水灾,那会水面一点点攀升,路上的水漫过膝盖,每家每户都在门口筑起防护堤,女人小孩忙着用脸盆舀起水往外泼,男人则将一楼的家具电器往楼上搬。村里的房屋经过了二三十年风雨,除非征地需要或自家重建,自然倒塌的几乎是没有。

不过这天可就例外了,邻居家一堵墙坍塌,着实把老人家吓了一跳。

“轰隆”一声,中午时分,老人家还以为是远处公路上汽车爆胎,继续忙着手里的绣花活。雨天,老人家习惯把自己锁在屋里,倒不是说她喜欢清静,只是这条巷子已经没什么村里人住,左邻右里都是外省过来打工的;放在平常日子,老人家才不甘坐在家里,她会穿起拖鞋,往村里的菜市场、文化广场溜达。

老人住的这栋房子已有30年历史,里外都可以看出“历史悠久”,门上的天窗玻璃基本已经破落,满是尘网,两扇门上的门神图案基本已经刮花,油漆脱落,木板材质的纹理可见,门口一旁放置一口燃煤炉,油毡纸拼接起来挡风雨;进门是个小厅,有一个古朴的灶台,以前农村家庭常用来烧水、炊饭,灶台上是司命神的供奉台。

现在农村多数家庭都给自家屋的地面铺上瓷砖,不过老人家这儿还是水泥地,地面粗糙得很,如果家里有小孩子的,肯定会把膝盖、手给磨破,不过老人家不介意,说每年春季回南天,铺瓷砖的人家一屋子水,倒是这粗糙的地面不受影响。屋里的摆设很朴素,看不到新的家具电器:一台没法继续工作的缝纫机、一套木板已经断裂的沙发、一张支架满是铁锈的桌子当作八仙桌、一个老式挂钟还能整点敲钟可就是没跑出报时鸟来,墙角的桌子上摆着一件整个屋子最昂贵的电器——电视机,虽然是彩色电视机可荧幕意见出现重影,老人家一边做绣花活一边听着电视机。

过了一会有人敲门。老人家摘下老花镜,蹒跚走过去开门。来人是村干部,打着雨伞卷起裤脚,不过全身已经湿漉漉。村干部告诉老人家,不能继续待在屋里,隔壁的一面墙倒了。

老人家故作镇定,迈出门看看情况。倒塌的那面墙基本已被雨水浸透,虽然屋子的顶部未有异样,不过估计也是苟延残喘罢了。不过老人家记得,当初建房子时,自己屋的墙跟房梁都是有加固的,她相信当年跟老伴建的房子。

正要回屋,又是“轰隆”一声,邻居家屋顶的一块掉落,伴随着的还有瓦片的碎裂声。村干部赶紧拉着老人家,说老屋是不能住了,随即他电话联系老人家的儿子,过来接老人家避一避。老人家心里犯愁,自从儿孙长大后她便自己住,只是偶尔串串门,最近一次感受亲情还是她摔伤的时候。

老人家看着那坍塌的墙体,又往自家屋看了看,只好听村干部的劝告。不一会,老人家的大儿子赶过来,他去年刚在村里建了一栋新房。老人家不习惯在陌生地方睡觉,硬要求要带上自己的枕头被子,然后随大儿子离开了老屋。

这一天很漫长,雨一直下着,天一直阴沉沉,没什么时间概念。

不知过了多久,入夜了,哗啦啦的曲子只会扰乱老人家的心绪。一整晚老人家睡得很不踏实,倒不是因为新床,而是她一直担心那间老屋,希望完好如初。

天亮了,雨小了,还没吃早餐,老人就往老屋走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