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背后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大白兔奶糖、铁皮铅笔盒、糖精冰棍、回力鞋……时代的脚步永远向前,而我们总会忍不住回头看看逝去的年华,这些年集体记忆不断地浮现,然后我们在烙着历史的物件中找寻丢失的精神。

两年前,报社创刊30周年时候我有幸采访创刊初期的老报人,从他的言语中,我读到他们正值青春时的干劲与拼搏,一种理想的自豪感,只是采访的最后,老报人感慨了一声,如今的报社已不复当年的活力,如今的报人已不再如当年的奋进。

老报人讲述的是80年代初期,在深圳创刊办报的一群年轻人的故事,那时候的人不像现在这般复杂,生活水平不高但每个人都积极向上,追求理想。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在此之前,我对80年代的印象只停留在母亲还留着时髦烫发的照片上。

照片上母亲站在家里的电视机前,背后可以看到一台缝纫机和一辆凤凰自行车,这些都是嫁妆。听说那会结婚必须有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俗称“三转一响”,自然,父亲那会有一个手表。

然而他们结婚时,“三转一响”所代表“小康”幸福生活意义已经改变了。农村里不少人不再甘于几亩田地、小本经营,他们开始迈向城市,而首选即是深圳。在此之前,从50年代至80年代,有将近100万名内地居民,由深圳越境逃往香港,史称“大逃港”。然而时代开始改变,许多人嗅出了改革的气息,而深圳成为一片热血之土,创造了80年代的奇迹。有一种速度叫深圳,有一种环境叫蛇口。

如今看《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你会为当年一些人物的魄力所触动,会为当年一些社会风潮所感染。然而你也会发现,改革开发至今,经济建设上今日深圳已远超当年的渔村,然而,为何老报人会叹气?为何经历过蛇口辉煌的余昌民会感慨,“蛇口也许压根儿就是一场梦”?

实际上,如今社会所讨论的改革,那个时代已经讨论过了,甚至迈的步子更大,曾经的蛇口有过自由、平等、真诚和理想,但一切都随着时代潮流的推进改变了。

改变的是这个社会的评价体系,书中经济学家杨冠三谈到八十年代表示,当今社会的“社会评价体系”出了问题,谁有钱谁牛、谁关系硬谁牛,“八十年代讲奋斗,现在讲成功。奋斗是过程,成功是结果。”在一个结果导向的社会里,一个人付出再多的时间、精力,最终都可能因为钱权交易等而付诸流水,于是不平等的矛盾在积压。

书中提到的一个事例可以更好地说明问题。1980年5月,《中国青年》杂志刊登了一封署名为潘晓的来信——《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引发全社会对个体价值的广泛讨论;2013年5月,《人民日报》刊文《莫让青春染暮气》,称80后精神早衰值得警惕。一个80年代的思想启蒙,点燃了光荣与梦想,然而30年后的今天,逐梦脚步却是暮气沉沉,在“莫让青春染暮气”的呼吁下,实际上更应反思原因。

每一个年代的记忆背后,是一代人的心跳与脉搏,每一次触摸,都将令今人更懂得今天的世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