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Lin

步履不停(十)

老屋

老屋


奶奶至今仍收藏着一个挂钟,原本这个钟在二叔家装修时已经身在村里垃圾站了,她不忍心跑去拿了回来。残旧的挂钟,每隔几天就需重新校正,奶奶常提起,现在找不到人修钟了,东西坏了大家总习惯换掉……她坚信坏了的东西总能修好,纵然是对她自己的腿脚,也是一样的信念。

5年前右腿摔伤后,奶奶行走就很不方便,然而她不想用拐杖,我们送的拐杖被遗忘在屋角,她宁可挪着脚步、贴着墙体或桌椅一点点走。她打听着各种偏方,村里医生善意提醒她,人老了腿脚不方便很正常,但她仍不甘心。

如今奶奶的日常,除了5块钱一箱子的手工活,就是跟附近老人聊用药。身体功能的退化,促成了他们的共同话题,或许有一种恐惧心理,让他们听不进医生的劝告,寻觅各种偏方。在他们眼里,只要症状差不多,不管别人是什么病因而开的药物,总可以试试。

这几年,奶奶自己偷偷吃的药不少,每次回家,提醒她要先问问医生,她却总认为医生水平不怎样,连她的腿脚都治不好。这次假期回家,发现她的收音机开始听起了医疗广告。记得奶奶搬到老屋后,不想装电视机,只留了个收音机,她说闲时可以听听潮剧。以往回家,她也总会跟我说,听戏听到一半就来一大堆骗人的广告,她不信这些。然而,这次她可能真的急了…… 继续阅读

你担心工作被AI取代吗?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

最近网传一段7年前BAT三巨头谈云计算的视频,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旧酒装新瓶,马化腾认为云计算几乎没有落到现实的想象空间,两位技术大咖的看法比较实在,反观马云则看到了大数据背后的价值。

近年来云计算的发展迅猛,也印证了马云的看法。当时他提到阿里巴巴掌握了中小企业的数据、消费者的数据,认为透过数据可以看到消费需求、经济发展,格局确实比其他两位更为远大。不过也可以理解,技术背景出身对“云计算”更直接的看法是在功能上,而非背后的数据。在大数据风靡的时代,腾讯百度也已经不再是以当年看待云计算的态度在看这个世界,腾讯的“连接一切”定位,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布局,想象力的空间被彻底打开。

去年Google的AlphaGo挑战李世石震惊世界,人工智能的风口打开,以前只存在于科幻片中想象,如今有了实现的可能,但人的担忧随即而来,一种既期待又焦虑的状态。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90%的工作。”去年11月在台北的远见高峰会上,李开复作了一个预测,他说人类90%的工作都是助理型、中介型,当图像辨识够发达的时候,就不需要警卫;当语音识别够发达,也就不需要客服。

你是否担心自己的工作在未来十年内被取代?如今很多人预测说,等人工智能发展起来后,人类只需要从事创造性的工作就行,但这样的情形可能吗?就像这两年引起媒体界关注的新闻机器人,许多记者编辑认为机器人只能从事消息类稿件处理,因为有基本的写作框架,但你看看下边这段文字: 继续阅读

历史,没有对错

p2454869259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爸常说:家里人就数大舅父最勤劳,80岁高龄仍下田劳作。可能这就是中国式农民的形象,正如《白鹿原》里的白嘉轩,“人是个贱虫。人一天到晚坐着浑身不自在,吃饭不香,睡觉不实,总觉得慌惶兮兮。人一干活,吃饭香了,睡觉也踏实了,觉得皇帝都不怯了。”

以如今流行的价值体系去看,可能难以理解他们的选择,今天的农村,已经少有人保有这种朴素的勤劳。合上《白鹿原》,我可以在农村老家的记忆中寻到书里相似的场景,像农耕节气、宗族会议、送葬习俗,但回到现实,一种现代“文明”力量正吞噬传统。

就像我爸跟叔伯喝茶聊天时说的:传统礼节肯定会被年轻人颠覆。他不知道,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中国社会动荡,许多传统习俗就已被戴上“封建”的帽子,被当时的年轻人所控诉。正如书里鹿兆鹏对传统婚配的抗议,白灵女性意识的觉醒,还有那书里没多少笔墨提及的解放后的整治,其中既有反抗束缚的热血,也有失去理性的野蛮。

以史为镜,今人评说黑白分明,然而处于时代车轮下的人,选择总是艰难的,历史,没有对错。

小说沿着白嘉轩的一生,述说关中地区的历史:从清朝长辫,到军阀混战,继而国共矛盾,再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白鹿原上的人被卷入那动荡的历史潮流,有正直传统的族长,有趋炎附势的乡约,有热血变革的青年,也有投机取巧的县长。命运像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让他们在历史洪流中跌宕起伏。 继续阅读

2017年半年小结

截至2017年6月30日,今年完美错过上证50与白马股的牛市,至今收益7.3%,跑输上证50、沪深300,跟中小板指数差不多,其中还多亏一个新股,不然更难看了。

刚翻看下今年的记录,发现在心态上还是不稳,好股拿不住,还忍不住手不断换股,导致很多错误。对比下自己在雪球建的组合,其中一个2015年7月建仓一直不动的,目前14%收益,另一个2015年12月建仓的,目前有18%收益;还有一个医药组合2016年5月建仓的已经有47%,秒杀我的实盘。

实盘一直没有满仓操作,今年1月的时候手里拿着歌尔股份、华润三九、中国平安、上海家化,大概3成仓位,原计划等下跌继续加仓,没料到1月中反弹然后一直上行,到4月份已经全部抛出。如今看看5、6月这几个股的走势,心里真是后悔,对形势判断严重错误。 继续阅读

步履不停(九)

乡村端午节,奶奶80岁了。陪伴她一起的,是近乎同龄的老屋,屋里有一口46年历史的铁锅,还有一些用了二三十年物件,她不让儿孙们给她办生日,说简简单单按平常日子过就好。

老人家习惯早起,闲不住的奶奶会在周围走走,尽管腿脚不是很方便。基本上每次回家看奶奶,她都会埋怨几句,她说医生也告诉了,人老了自然这样,但她就是不甘心。于是,她自己找了点手工活,以前是做针线,后来太吃力就改成工艺品分装。

如果按收入来说,做这类工艺品分装是很不划算的,一筐工艺品有500个样本,每个样本要用手拆分为8个塑料环,每个环再分装到小袋子里,而完成这样一筐工艺品只有5元。平时奶奶每天大概能做完一筐,她说就是闲不住,想让手脚活动活动,不能老是坐着没事干,不然容易老。

趁着跟她闲聊,我也帮忙装袋,就像小时候打零工装饼干差不多。原本想把这次西藏旅游讲给她听,不过聊着聊着,她又给我讲起以前的故事。

这一次,她讲的故事更久远了,是她小时候的事,我突然有些害怕。

那是上世纪40年代的事了,当时由于战乱、洪旱灾等多重因素,潮汕地区出现大饥荒,卖儿鬻女,饿殍遍野。一开始听到饥荒年我还以为是指60年代的事,后来查了历史才知,1939年日军攻占潮汕,日军统治期间,潮汕地区渔民被禁止出海捕鱼,物资奇缺,加上1943年长时间的干旱,进而导致大饥荒。 继续阅读

藏地

多数人都有个“西藏情结”,来一趟心灵之旅。

我想去西藏,最开始是大学看《转山》的时候,当时想坐火车去拉萨;后来骑行的时候,在成都的青旅听骑行318的故事,想着有一天也从成都骑行去拉萨。不过这些都没能成行,“你原以为只要跨过这一步,生命将有所不同,当跨过这一步,你或许就不是你,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去冒险和犯难的人。”我注定不是《转山》所说的那种人,所以选择了飞机。

4月28日,和@fish由深圳飞重庆再转拉萨,其他四位小伙伴由长沙直飞拉萨。可能天气原因,拉萨贡嘎机场当天流量控制,由重庆飞拉萨到航班延误,不过还好幸运当天17:30总算抵达拉萨,而其他四位小伙伴的航班无奈迫降重庆,直到凌晨才重新飞往,呜呼哀哉……

当飞机降落到贡嘎机场时,身体明显有了高海拔的环境的症状,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心里默默祈祷着别严重高反。出机场时会刷身份证,这类检查在西藏旅行算是常态,多数地区都有要求下车安检、刷身份证查验。机场大巴是每人30元,从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民航酒店(布达拉宫东面)不到1小时。 继续阅读

确定的2016,不确定的明天

回过头看2016年这一年,好像没有往年那般深刻,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人说三十而立,30周岁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在鹿港的老街上恣意行走,别人总说一定年龄有一定年龄要做的事,或许我属于不正常的那种。

我依旧习惯独来独往,这世界有太多东西去看去听去感受,但我好像宁愿自私地留在心里。我并不喜欢社交活动,不过却又喜欢干着记者传媒这行当,想想也是奇怪。今年看的《黑天鹅》一书中提到一个观点,人类总用过去的经验或者规律总结来预判未来,然而未来说到底是不可预测的,这个社会发展带有一种不确定性,人类却总希望有确定性的安全感。相对来说,我好像更喜欢不确定性的生活,难怪总是格格不入。

new-image-nmsgl

2016年可以说是不确定性的一年,印象深刻的好像是那些所谓的“黑天鹅”,平稳的表象下暗涌不断,还记得川普当选那天在台湾参加一个论坛,那些专家用一种美国人的口吻发出“Amazing”,有“慧眼”的专家开始说起川普现象的研究,但说起未来的战略却有点无措,因为没有可以借鉴的历史。

以史为鉴,那是在社会步伐缓缓前行的背景下,而在高速发展的今天,或许会有越来越多不确定的事件冲击社会节奏,有很多人开始焦虑——跟不上时代变化,害怕被淘汰。记得在华人领袖高峰论坛,蒋友柏说他女儿小小年纪就会对他说,要赚钱给她未来用,因为李开复说十年后人工智能将取代90%工作,她可能会失业。

那十年后我会不会失业?我好像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还是先来看看自己过去的2016一年,翻看年初的计划,只觉一阵愧疚……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3)从“蒋公”说起

最近在PTT上看到一个帖子《蒋光头没来台湾,台湾能有今天吗?》,乡民们很认真地讨论起如果蒋介石没到台湾会发生的各种可能性,包括共军收复台湾、美国代管台湾等等,不过扯着扯着,又提起了二二八,又提起了日本……

看BBC有文章提到,40年前蒋介石逝世的时候,台湾禁娱,原本红底白字的“反攻大陆”标语变成了蓝底白字的“永怀领袖”。当时遗体移送到刚兴建不久的国父纪念馆,数以万计的人列队在那等候,后来国民政府为纪念蒋介石的丰功伟业,建立了如今位于台北中正区的中正纪念堂。

jianggong

中正纪念堂几乎是大陆游客都会来的地方,有一次和一导游聊起,他说其实这并不是大陆旅行团行程安排之一,不过很多人都会让导游带着来一趟。相较大陆游客的兴致,台湾地区民众对蒋的评价却各有不同,有人认为他是强人,也有人追问台湾白色恐怖期间的真相。

有一次参加一个论坛,一位教师在现场说起,一提起蒋介石他爷爷就破口大骂说“屠夫”,反而会去感念日本的好,他觉得很奇怪,因为日本在台湾也有屠杀,而且屠杀的情况更甚,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截然不同的心理。

不知蒋介石要是知道今天台湾民众对他的看法会作如何?且来看看当年他的遗嘱:

“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坚苦奋斗……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与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2)从“环岛骑行”说起

taimali

为什么要环岛?你不觉得到一个岛上就很有冲动想沿着海岸线画一个圈吗?

出发环岛的决定很短暂,原本计划驻台期间可以边骑车边坐台铁环岛,但工作影响无法抽身,还好赶在离台前有段工作并不饱满的时间。

11月13日开始参考网上攻略,往捷安特租车时发现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心想不能就这么搁置计划,于是在店员提醒下往淡水寻找租车点。11月14日在关渡找到了胖哥的“单车教室”,现场就学单车快拆、换胎,跟胖哥说17日取车开始环岛,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背起包就去取车了。

11月15日上午9:30左右出发,到11月21日晚19:00左右回到“单车教室”,7天时间,骑行900公里。现在回头想想七天的环岛骑行,虽然还留着苏花公路、基隆—台北两个缺口没骑车,但终归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没想过证明自己怎样,就是想着换个角度看看这片土地。

去年年底台湾“自行车环岛1号线”完成通车,“交通部”观光局还特意推出《跟着莫莉去旅行》,目的也是鼓励大家骑车环岛走走,看看台湾,感受台湾。(详细攻略点链接到官网

自行车环岛1号线主要以台1线和台9线为主轴,主线全长约968公里,另有南投等12条环支线约235公里,总路线长1203公里,沿线比照一般道路标准规划,设置专用的自行车指示标志、标线。

除了交通配套还有一个“环骑圆梦”的APP,“环骑圆梦”以环岛1号线信息为主轴,提供使用者规划自行车环岛行程所需信息,及各种自行车环岛时的实用功能——环岛1号线路线地图、沿线补给站、景点、美食…APP还提供SOS功能,如果车友真的遇到紧急状况的时候可以透过LINE或简讯的方式传送自己的GPS位置给亲朋好友。这方面确实要点赞!

原本计划跟着“环骑圆梦”九天环岛,一个人骑,自由自在,看风景、吃特产,与陌生人聊聊天,与同路人打招呼。后来在途中因着工作安排把时间压缩,不过总的来说算都经历了——烈日、顺风、爬坡、逆风、大雨、海边、林间、山谷、稻田、城市、村庄……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1)从“买房”说起

记得去年到南欧出差时,每到一个地区沈主任总会问起地接关于房价的问题,房子成了跟市民幸福感息息相关的东西,而高房价却是现实的一道坎。台北的高房价也是一个现实问题,一位台湾朋友感慨说:“房子动辄上千万(新台币),按现在的薪资水平谁买得起?”

台湾的薪资水平已经多年没有明显提升了,有一次参加论坛,一位专家就说:台湾这些年的收入停滞不前,政府还要拿掉劳工的七天假,那他们还不跟你急?工资收入没增进的情况下,拿掉假期的感受很直接,所以劳工群体如今坐在街上绝食抗议。

话说回来,整体经济环境不行,台北这两年的房价是下跌趋势,而房租也跟着有些下跌,至少是没有涨。搜了下租住周围的房租房价,从房租来讲大概每坪约1000—1500元(新台币),而房价约是60—100万每坪(公寓住宅多为十几坪,每坪约3.3平方米)。

1451653502

问过一位媒体同行,他说租住的房子几年来都是7000元,这对于深圳的打工族来说,听起来只有羡慕。据了解这里的媒体人,工作几年后收入都能达到4万以上(新台币),这样的房租对他们来说构不成生活压力。不过毕竟薪水收入追不上房价,这里好些年轻人成家多少也得靠爸妈。

之前台湾房屋智库有针对已婚和目前有稳定对象的购屋族进行“结婚购屋问卷调查”,调查显示,32.6%婚后和父母同住一房,有30.3%住同县市,15.8%住同社区当邻居。进一步询问婚后(或规划)的房屋来源为何,结婚购屋需要长辈金援的占47.4%,33.2%需要头期款,14.2%需要大部分款项或直接赠与,不过仍有52.6%的人自己和配偶购买。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0)从“市集”说起

赶集是一项传统的活动,人们定期到集市做商品买卖,不过如今传统的集市多被超市、网店所取代,人们对“赶集”的印象越来越淡化。但在台湾,你可能时不时就能看到“集市”的身影,农夫市集、创意市集等等,不仅可以直接跟农夫买新鲜的农产品,也可以现场看手工艺人展现手艺。

在台北市林森北路与北平东路交叉处有一个“希望广场·农民市集”,这里是台北市民周末的好去处,每逢周休二日就有来自台湾各地的农民将自家产的农产品摆上展位,屏东的椰子、台东的释迦、花莲的好米……

xiwangnongchang

“希望广场”源于1999年“9·21”地震后,为了帮助灾区农民,台湾农业部门寻得此地创建一个优质农产品展售据点,开放给农民摆摊,借由商业生机给农民带来“希望”。如今“希望广场”的市集活动基本由新北、南投、台南、台东、苗栗、嘉义、高雄、桃园、云林、彰化、宜兰、花莲等地轮流设展,像2016年11月分别就有台南市青皮椪柑、云林县木瓜酸菜、新竹柿子、宜兰县黄金柑等四个特色展售活动。

今天的“希望广场”已发展成为台北重要的假日农市,不少台北市民前来挑选新鲜的农特产品,相对超市网店,市集更能感受农民的热情。来自宜兰冬山乡的游正福11月27日带着新产的蜜香红茶(好像也有人称为宜兰冬山素馨紅茶)前来“希望广场”,亲自泡茶招待展位前的顾客,他说自家有茶园欢迎我到宜兰做客,“台北坐火车到罗东车站下车,再走一段就到了。” 继续阅读

三毛故居:清泉五峰乡的梦屋

三毛说过“每个人都得有个梦;要是没有,就只有肉体活着,我不能这样活”,三毛的梦,可能就藏在新竹县五峰乡桃山村清泉262号。这里是“三毛的家”,这位走遍59个国家地区的传奇人物,在这里虽然只作人生的短暂停留,却在字里行间留下她深沉的爱。

“当我想到清泉时简直有种痛。它并不是一种折磨,但竟如此痛。每当生命中出现太美好的事物,我总觉得痛和孤独。……清泉的朋友每晚都进到我梦里来,这些人的脸令我心痛。”

sanmao

清泉是一个山地部落,从新竹平地往清泉约40公里路,沿着上坪溪而上,山路蜿蜒。三毛与清泉的结缘是因翻译《清泉故事》一书,而前往清泉部落探访久违的丁松青神父,那是在1983年。

三毛在《清泉故事》的序曾提到第一次到清泉的景象:“进入无边无际的芒草深山,(台北十点出发)才不过下午两点多钟,世界已经完全变了。”在此之前,1979年9月30日,三毛的爱人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而后三毛一直陷于极度的痛苦中,1981年三毛决定结束14年异乡流浪的生活,回台湾定居。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9)从“机车”说起

都说台湾有三多:机车、槟榔、夹脚拖。

想拍机车的场面,守在某个红绿灯路口就可以;如果想拍出“机车大军”的壮观,那就去台北桥台北端的机车闸道。

台北桥连接台北大同区和新北三重区,以前没桥的时候隔着淡水河,只能依靠大稻埕码头,后来桥建成了,每天早高峰便是机车大军涌入台北,这里有个长长斜坡,摄影师常常来此取景——机车瀑布!

jiche1

台湾有2300万人口,而机车数量大概有1400万辆,算下来每两个人几乎就有一辆机车。在大陆难以看到这样的景象,深圳广州都禁摩限电,跟台北比较起来,可能是因为在城市规划上就没了条件。其实机车作为交通工具,能够满足多数中下层百姓的需求,毕竟汽车需要占用一大笔开销,而机车省钱。在捷运已经非常发达的台北,机车有时候也代替了一些捷运站接驳公交车的功能。

台湾的机车发展要从日本殖民时期开始,当时是先有自行车,后来在自行车上装上汽油箱和马达,才有了机车。台湾光复后百业待兴,先是从英国进口机车整车,后因禁止整车进口,出现了许多商行进口零件再拼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鼓励自行制造,当时刚好搭上日本输出机车和相关技术,台湾一些厂商选择与日本技术合作,然后机车行业逐步走向繁荣。

lianlianfengchen

机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人们的生活工具,到了八十年代,台湾的机车销售量稳定成长,外销也大幅度增长。目前台湾机车的设计制造已完全独立自主,远销欧美,一度还登上全球第三大机车生产地。 继续阅读

张雨生故居:眷村旧屋听雨生故事

每年11月12日,台中大度山花园公墓的“雨生园”总有不少粉丝前往凭吊,如果不是1997年那场车祸,如今张雨生已到知天命之年,他的歌声是否依旧高亢?又会有多少为人传唱的新作?可惜一切猜想在他31岁时戛然而止。

张雨生1966年出生于澎湖县马公镇笃行十村,如今故居成了“张雨生故事馆”。“一个摇滚的诗人,一个自由的灵魂”,这是张惠妹在他故居的留言。穿梭在低矮狭窄的房屋中,伴着张雨生的歌声,从一张张专辑、照片以及家书,可见其匆匆一生。

眷村里的“孩子王”

笃行十村位于马公西城门外一带,日本殖民时期建有日式宿舍群,台湾光复后成为眷村,这里也是目前澎湖保存较好的眷村文化保护园区。出西城门往笃行十村行走,不一会就能看到一片低矮的建筑群,路边指示牌提醒张雨生的故居就在巷子里边。

11月已是澎湖的旅游淡季,凛冽的东北季风笼罩岛上,笃行十村不少房屋的门窗、屋顶已随风消逝在岁月中。张雨生的故居原是2巷22号,面积很小,如今的“张雨生故事馆”是将其故居连同隔壁四栋老房子一起整修而成。

guju

“雨生的家由记忆的长廊进入”——根据指示牌穿过僻静的小巷,就来到张雨生故居的正门。进门左手边是卧室,右手边是厨房,卧室仅2坪(约6.6平方米),是张雨生小时候一家人休息的地方,厨房只留下简单的烧柴炉灶,写着“这里是雨生童年最爱流连的地方,菜还没上桌他就在旁边打转”。

张雨生出生时,少雨的澎湖连日下雨,故父亲张建民为其取名“雨生”。雨生从小就喜欢跟着父亲听相声、看电影,在母亲张惠美的记忆里,张雨生从小也很有表演天赋,当时跟着母亲在艺工队,雨生就调皮地穿着高跟鞋跑去逗严肃的士兵开心。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8)从“鹿港小镇”说起

我不是听罗大佑的歌长大的,不过说起鹿港还真的是从他的《鹿港小镇》知晓。

鹿港很小,从天后宫出发,沿着鹿港老街往龙山寺走,再沿着中山路返回,不用半天时间基本就把景点走完。像一个边远小镇,并不发达的交通,入夜不久街道上车辆人迹已稀,诚如歌曲所说“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徘徊在文明的人们……”罗大佑并未到过鹿港,从漂泊在台北的鹿港青年口中,一首冲击打工族心灵又带有反思城市化的歌曲就这样被传唱。

dayoujie

上世纪台湾经济腾飞时,城市成了年轻人打拼的选择,即使到了今天,许多鹿港年轻人依旧选择台北或者离得最近的台中去工作,这边多是工厂。可能一首《鹿港小镇》吸引了游客前来,但鹿港经营租车服务的李先生说,鹿港的发展其实并不靠旅游业,地方小,许多人是租车游台湾就顺路过来,在鹿港老街天后宫转转就回去了,最多就住个一晚。

我在鹿港时就多住了一晚,看看鹿港的清晨是什么模样——前一天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成了空巷,早上7点多有些只有零星几家早餐店,袅袅炊烟,有些人家赶早开着机车买早餐,这景象竟跟我老家如此相像。没有了吵杂的人流,清早走在狭窄的巷道中,倒也觉得“文艺”。

李先生告诉我说,其实鹿港的发展更多是工厂,很多人应该会知道这里的台湾玻璃厂、缎带厂,因为这两个将文创思路跟工厂厂房结合起来,如今游客到鹿港多会选择去转转。但可能大家不知道,像NIKE、ADIDAS这些名牌鞋,多出自鹿港的宝成集团,早期台湾企业的崛起许多是靠代工,如今宝成在鹿港这保留研发中心,而流水线则转移到大陆等地。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经济步伐往往快于文化,于是城市化进程总引起人们的反思,年轻人向往商业发达的地区,钢筋水泥筑起城市森林,人群疯狂涌入,然后又突然感慨、发现往昔许多记忆是如此美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