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业 | Media

申报一内部创业项目,没选上!

Snip20160419_1如今很多媒体都鼓励内部创业,一些媒体集团还有孵化项目,做了两年市民论坛,虽然谈的多是老百姓关注的话题,没法说得上高大上,但自觉论坛的内容可以提升,因为太多东西与城市建设息息相关。于是趁着报社的融媒体大赛机会报个名,申报做一个智库项目,可惜没能选上。也罢!

思路:读特智库立足深圳,发布专家学者对深圳发展战略的观点论述,聚焦深圳城市发展的问题不定期举办论坛沙龙,服务各机关部门制定政策的前期调研,形成于深圳发展有一定参考意义的决策报告。

一、背景分析

智库,英文称“ThinkTank”,即智囊机构,其发展对政府决策、企业发展、社会舆论与公共知识传播等具有深刻影响,比如美国著名的兰德公司就是美国政府的重要智囊团。在中国,智库有党政机关智库、社会科学院、高校智库以及民间智库四类。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的高速发展,智库已成为国家“软实力”和“话语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对智库的建设也尤为重视,2015年1月20日,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对智库的定性定位、建设标准、发展格局、改革思路、管理体制提出指导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关于智库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今年两会上,十三五规划中更提到要重点建设50-100家国家高端智库。

过去一年,由于政策支持,国内涌现不少智库。根据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2016年1月发布的《2015中国智库年度发展报告》,中国智库正出现新走向,媒体与智库正走向融合发展,不少媒体参与智库建设,涌现出一批媒体智库传播平台、媒体智库。

2015年,光明日报成立了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光明日报城乡调查研究中心等多个智库;经济日报2015年9月成立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2015年9月凤凰国际智库成立;财新智库成立着力打造财新中国PMI;新浪网建立了新浪财经智库;湖北日报建立了长江智库;无界新闻推出了无界智库;南风窗新成立传媒智库。 继续阅读

媒体融合:满足用户对信息的最优化需求

麦金教授

(这是一篇作业,日前参加了记协与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联合举办的“媒体融合战略发展最新趋势”培训,故有此。)

如今再谈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已经过时了,传统媒体也搭乘了“互联网+”的风,信息传播的介质在改变,用户的阅读习惯在改变,不过归根结底,用户的信息需求没有变。

从口头传播,到文字传播、影像传播,一切都是人类对信息的需求,这些内容对于人类来说,的确是以不同的呈现方式展现,但对于互联网来说,其实都是数据。曾经就有一位计算机专业的朋友说,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可以用一定的数据来进行描述,进一步来说一切都可以通过数字“1”“0”为计算机所识别。

回过头来看,这几年“媒体转型”成了热门词,媒体人不遗余力地探索转型之路,实际上媒体的本质属性没变,依旧是为了满足人类的信息需求,抓住了这一点,可能会更认可媒体在不断“融合”而非“转型”。这次了解了美国媒体近几年的探索,加深了“媒体融合”的认识。全能型记者需求的增长显示了媒体产业边界正在模糊化,而视频流媒体市场份额的增长及可视化数据的应用体现了用户对内容渠道、呈现方式等的最优需求。 继续阅读

载体?产品?

[传媒观察](十二)

最近看《黑镜:圣诞特别篇》,撇开科技与人性的讨论,不去探讨为何人类将科技发明用来惩罚同类,可以留意到剧中人的生活习惯多与当今的一斑,只是信息的载体变了,但人类的消费需求、沟通需求等没多大差别。

今天刚好看到一篇文章《互联网作为一个行业正在消失》,互联网颠覆了传统行业,例如微信对移动运营商的打击,互联网金融分掉了传统银行的一杯羹,打车软件对出租车行业的影响等等,这个世界正在移动互联网化。不过当前的互联网依存的载体还算是第三方,每一个物体或者事件的信息呈现仍有一个“中介”。

“中介”的存在意味着一个市场,例如现在移动互联网下的智能手机,你必须通过手机实现信息的获取、交互;互联网购物即使消灭了经销商,但空间的局限让你离不开物流。与此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的生活只会越来越便利,“中介”必然是一项非必需的成本。如同黑镜里,你可以通过身体打开屏显进行互联网对接,而3D打印等更可能将取代物流,就地取材、当面体验,甚至有一天空间的概念将被打破。

不过你会发现,这其中不变的是物体事件的信息与人类的基本需求。

回过头来看传媒业,现在大家都在提转型,但怎么转、转什么样的型基本没概念,不过不少媒体人打着“内容为王”的旗号,貌似这是一条出路一样。

实际上,“内容为王”是一个没有穷尽的表达,什么内容?没说。是有新闻价值的内容吗?那这价值是由谁界定?“内容为王”就跟“转型”一样,是一个模糊而又理想的概念。按我说,传媒首先要解决一个定位的问题,而定位就在于你到底是以一个信息载体存在还是作为一项满足人类信息需求的产品存在。

一个定位是服务,一个定位是产品。

讲“课”

据说有这样一个公司的工资排名规律:用Word的不如用Excel的,用Excel的不如用PPT的,用PPT的不如讲PPT的,讲PPT的不如听PPT的。按照这样的规律,那我可真低级,一直游离在用WORD、EXCEL之间,最多也就帮领导做过几个PPT。

上周临时接到一个任务,让我就这几年负责过的新媒体活动策划做一个梳理,作为部门领导演讲的一个“配稿”。领导说给我一个机会上台,锻炼一下。然后,然后我心里就兴奋与压力齐飞,虽然预计就是几分钟时间,但难得的一个机会,我可以将自己对新媒体的思考做一个梳理,并且与同事们分享。心中感到的压力,其实只缘于担心自己的思考未能引起听讲者的一点触动,就如同一次采访中未能获取受访者一句“点睛”之语。

用了三天时间准备这份PPT,思路、语言的组织都了然于胸,只是到了现场感觉还是底气不足。

演讲当天,跟着领导到现场,发现“舞台”并非想象中的景象,反而是一个形式主义的会议:一张铺着红布的长桌搁在讲台正中,一把座椅,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会议麦克风,而放映幕布挂在一侧,连激光笔都没配置。

按计划演讲的时长约1小时,领导开讲前特意说明了将分两部分进行,由他做总括、主题演讲,后我补充其中涉及到的新媒体活动策划,然后他就啪啦啪啦说开了。貌似领导没把握好时间,他刚一讲完,主持人刷地就上台准备发表结束语了。我跃跃欲试准备上台,没想就尴尬了,还好领导把机会争取回来,我终于也享受了一番啪啦啪啦……

因为处于超时阶段,我不敢过于拖延只好快速带过。最后“谢谢”说出来时,现场掌声响起,也不知是对我的肯定还是对整个演讲结束的欢呼。

是你的头条!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传媒观察](十一)

因为对斯嘉丽·约翰逊的好感,关注到一部电影《她Her》。电影设定在未来,讲述了一个文艺宅男与人工智能系统恋爱的故事。听起来怪诞,但人工智能系统的温柔体贴、幽默风趣,加上斯嘉丽·约翰逊迷人的声线,着实让婚姻失败的宅男主角心动。电影有个细节,在刚刚启用智能系统时,系统对男主角的资料做了一个数据分析,实际上这一步将男主角生活、思考等个人特征大部分暴露给智能系统,从而令到最终系统比人(前妻)更懂你。

最近有一个“更懂你”的新媒体应用——“今日头条”——被推到风口浪尖。广州日报和新京报等就版权问题起诉“今日头条”,指称原创内容遭到“二次加工”,这下可算是给传统媒体与互联网之间的点了一把火。

搬运工

“今日头条”自定义为一款基于数据化挖掘的个性化信息推荐引擎。通过海量数据处理,根据不同人的微博行为、阅读行为、地理位置、职业、年龄等挖掘出需求,实现个性化推荐。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对于今日头条,一千个用户就有一千个头条界面。所以,当别人说起自己关注的头条新闻时,你大可套用下益达的广告词——“是你的头条!”

从功能上讲,“今日头条”满足了信息泛滥时代下人的个性需求,而其官方网站也着实是按照类似“搜索引擎”的功能去做(在内容摘要上有不同)。然而其在手机APP、微信等平台的内容推送,因全文转载涉嫌内容侵权。

“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当“今日头条”这位搬运工触碰到传统媒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版权时,战争自是难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有规定,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可以刊登或者播放其他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已经发表的关于政治、经济、宗教问题的实时性文章,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 继续阅读

同行VS转行

原来那年的理想带着面具……

原来那年的理想带着面具……

[传媒观察](十)

同行

进入媒体工作以来,难免听到同行英年早逝的消息,在长期日夜颠倒的工作状态下,不少媒体人的身体多少有病状,其中少不了癌症。如今,在媒体经营愈来愈不景气的压力下,情况更是堪忧。

就在过去不到10天的时间里:

5月4日下午,《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自杀离世,年仅35岁。据悉,徐行自杀前工作压力巨大,患忧郁症,长期失眠。

5月6日,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在办公室楼梯间上吊自杀。现场留下两份遗书和部分遗言笔记,开笔就提到“痛、痛、痛”、“勤勤恳恳,一事无成,工作压力巨大……”

5月8日,自家单位的一位领导,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 继续阅读

镜头

[传媒观察](九)

去年,美国《芝加哥太阳时报》宣布裁掉整个摄影部,28名摄影记者全部被解雇。如今,目击者与科技工具正替代摄影记者的许多工作,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具备摄影记者的专业性与艺术性。新近听了两个培训讲座,都是讲新闻摄影的,不过却发现摄影记者中也是大有不同。

束缚

哪个父母看到自己年纪轻轻的孩子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能不垂手顿足?当江老从一个写着“最黑报纸”的信封抽出他这些年收集的失败版面,一页页翻给后辈看的时候,底下是一片置身事外的笑声,而实际上这些版面都出自这些排排坐、看热闹的人之手。

江老见证了这张报纸创刊,经历了报纸辉煌的年代。可他说,如今报纸并不比他退休时有长进。他从新闻摄影的角度进行批评:连续四个版面的大图都是一个场景,不同的只是一排座位上的人;连续一星期的大会都上头版、都用会议礼堂大场景;报道文艺演出,图片都是人物腾空抓拍,一个人跳、两个人跳、三个人跳…… 继续阅读

媒体社交化

[传媒观察](八)

微博VS微信

一个马航事件又引发不少关于微博、微信信息传播的讨论。当然,这两个平台一直是社会化媒体的热点,微博出生得早但似乎进入瓶颈,甚至已被唱衰;微信后来居上,瞧营销账号都阵地转移了,还有那跟风的媒体。

实际上,多数人都了解微博、微信在传播模式上的区别,一个开放一个封闭,一个像是广播一个像是悄悄话,就两者属性来讲,微博无疑更适合媒体发展,而微信则是在限制媒体属性后,令人更清晰了解其社交用途。

开放性意味着信息“泛滥”,而建立在强关系基础上的封闭性,显然更具精准性,所以营销账号进驻微信平台的确有利可图,但媒体呢?除非这家媒体拥有一个长期固定的读者圈(至少应该有这样方向),否则看不出每天推送信息的必要性,最后只会沦为一个搞活动、报料、投稿投诉的平台,看似信息存在双向传播,实际很多时候都是一次性触发事件。 继续阅读

衰落还是复兴?

[传媒观察](七)

1、什么是新闻?

学了4年新闻专业,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也有3年多,然而对新闻的感情越发平淡。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甚大,无法成为一名理想中的新闻工作者,此其一;面对纷杂的媒体行业,良莠不齐的同行,原来新闻并非一项专业要求很高的工作,此其二;自媒体时代下的信息传播高度发达,媒体转型仍未有清晰途径,然而做加法万万行不通,只会浪费人力财力,减法才是正路,可三年时间只见因成本关系减版,而非精简内容、精选内容,此其三,也是我越发失望的最重要原因。

大学课堂提到新闻的概念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不过随着自媒体时代全民信源的发展,我更认可范长江提出的新闻的定义:“新闻就是广大群众欲知应知而未知的重要事实。” 继续阅读

一次活动的反思

图示

图示

新闻报道策划,是新闻编辑为使某些报道选题获得预期的传播效果,对新闻报道活动进行规划和设计。新闻报道策划不同于策划新闻,新闻报道策划有着主题性、周期性等特点,常以“系列报道”、“报道+活动”的形式出现,网络媒体出现以后,新闻报道策划也会十分注意网民意见,加上网络媒体平台对话平等、便于参与等特性,如今的策划报道也越发形式多样。

今年以来参与了几期策划报道,都是以“报道+网络平台活动”的形式,当然并非以主导、统筹的身份,而是以新媒体平台的运作者。虽然我对当前新媒体平台依旧不抱太多希望(《谁在陪你玩?》),对自己运作的几期活动也只是“表面效果不错,实际质量不足”的评价,但对于策划报道倒有了新的认识与思考。

一般来说,在报社这类策划报道是由采访部门主导,选取主题、制定方案,然后统筹关联部门执行方案并进行宣传报道(见右图),主导部门是整个策划报道的关键。在此,仅以新近的一个活动谈谈对“报道+活动”形式策划报道的认识。 继续阅读

谁在陪你玩?

谁在陪你玩

谁在陪你玩

[传媒观察](六)

1、马甲,还是马甲

有个笑话讲到网络时代的身份特征,一网友在群里发话问为何群里如此安静,随后接连多个ID回应,不过最终一个潜水的网友回复一个经典:小伙子,你以为群里真有那么多人,其实都是我的马甲,不信我换个ID回复你。

随着网络侵入日常生活,这个社会的生态也变幻出许多“马甲”职业,淘宝的好评师、差评师、网络水军等等。现在的水军已经专业化,机器注册、群发功能都是小case。我在2005年时做过网络水军兼职,那会多数靠人工,公司给你一份网站名单和一份资料,资料上的主题有多个,但都不离一个主题。当时的职责就是在各个网站发主帖,并尽可能保证不被删除,还要跟进记录帖子的点击率、回复数。

那是我第一次马甲经历,后来到了某网站实习,负责论坛互动,马甲的经历就更加疯狂了,同一个帖子低下变换多个角色,没有人格分裂算是我幸运。 继续阅读

问卷调查报告

一、调查目的

对于媒体微信帐号的推送内容目前各有各家言,深圳特区报微信自开通以来一直缺少互动,仅仅是单方面的信息推送,对用户的需求并不明确,也难以知晓每天的信息推送中有多少用户真正阅读内容。此次调查的目的之一是了解关注用户中的活跃用户比例,第二是通过用户反馈的信息调整深圳特区报微信的推送设置,包括时间、内容、互动等方面。

二、调查对象

调查的对象锁定关注深圳特区报微信帐号的用户。这类用户使用微信已有一段时间,可能不止关注一个媒体微信帐号,对不同媒体微信的信息推送有不一样的体验。

三、调查方式

通过网络问卷调查形式,依托微信信息推送发出问卷,用户填写后在后台自动生成调查结果。为促使更多用户参与调查,采取了抽奖形式,届时拿出3份小礼品赠送。

四、调查结果

问卷调查自7月24日发出,截止7月26日10:00,共收到136份。两天时间里参与用户调查的应该是经常使用微信的用户,深圳特区报目前微信用户关注数为4190人,那么关注特报微信的较活跃用户折合为1005人(根据互联网相关报告,偶尔使用微信的用户占比例42%,经常使用微信的用户占比例24%)。 继续阅读

病态的网络道歉

传媒观察(五)

(1)网络舆论下的道歉

微博出现以来,在舆论监督这一项上的功能一直备受肯定,所以微博也间接地成为一个道歉平台。媒体企业、政府机构都逃不了,当然,还有个人。

7月12日,曾成杰被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然而其女儿连发微博称执行死刑当天自己没有接到通知也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最后,长沙中院发微博道歉称这是微博管理人员对刑事法律学习钻研不够,已提出严厉批评。7月16日,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为李天一律师辩护,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遭网友激烈声讨,17日易延友在微博公开道歉。

在一系列的道歉背后,是一股强大的舆论力量。虽然通过网络微博,新闻事件较为透明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便于公众监督。然而,现实也存在一些被扭曲的舆论力量,不乏谩骂、人身攻击等网络语言暴力。集聚性和排他性加诸于非理性的网络群体之上,往往可以形成令人、甚至令制度恐惧、动摇的力量。

所以网络舆论下的道歉,特别是个人的道歉,多少有点病态。 继续阅读

谈谈微博运营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以活动扩大品牌影响力,以交流带动粉丝活跃度。微博活动作为回馈粉丝、增长粉丝的一种重要方式,是很多官方微博在日常运营中的重要内容。

近期,深圳特区报与深圳市城管局联合推出“我们一起逛绿道”采访报道,并在新浪官方微博上发起转发送自行车活动。这是本报官方微博开通以来最受粉丝欢迎的一次微博活动,截止活动结束累计有39102人参与,活动微博有47506次转发、20376次评论,阅读量达218.9万人次。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却为官方微博的运营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如何扩大本报在微博平台的品牌影响力,如何吸引更多有效用户关注深圳特区报,如何提高粉丝的质量、活跃度。

以活动扩大影响力

微博活动的形式多样,但终归一个既有传播力又能影响到目标人群的微博活动才算是成功案例。 继续阅读

网络中国

网络社会

网络社会

[传媒观察](四)

网络中国

6月21日,单位邀请南京大学传播学院副院长杜骏飞做了一场以“理解网络中国”为主题的讲演。杜教授从社会学、政治学、传播学等多个角度解读中国的网络社会,令人受益匪浅。由于手头没有文字速录,故在此仅就本人比较感兴趣的讲演内容谈一谈。

反转社会

“以媒体制舆论,以舆论制民心”几乎是各种政党势力的共识。网络时代,由带有政治属性的传统媒体构筑的“社会形象”正在瓦解,在中国,媒体描绘的“现实”与网络呈现的“虚拟”正处于一种“虚实反转”的态势。

中国网民一边调侃着CCTV的“和谐社会”,一边围观着微博网络中的贪腐情色。高手在民间,微博反腐成为新近几年来备受关注的社会现象,表哥表嫂、房叔房婶先后倒下。杜教授认为,网络时代的中国,国家和社会的关系有着主从反转、虚实反转、强弱反转的特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