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影 | Sight

无处可逃

《天注定》

《天注定》

曾经跑过社会新闻,目睹过一些悲剧,这里头有生命的消逝,也有命运捉弄的无力感。相比较突发事故导致的生命无常,那些只能耳听的不公更令人揪心,你感受到那种无助,却无法感同身受那种绝望。

《天注定》的故事来自于现实社会案例,胡文海、周克华、邓玉娇、富士康员工(见附注),片中每个人物为残酷的现实所迫,导致一幕幕悲剧发生。影片的现实意义在于透过案例,通过暴力案件背后的个人,认识到这个社会的问题。实际上,几个暴力案例背后存在着另一个底层群体的生活面貌——麻木。

正因没能抱团取暖,才会选择孤军上路。现实如此残酷,最终注定无处可逃。 继续阅读

YY无极限

《私人定制》

《私人定制》

人总是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不现实,所以天马行空。

幻想与其说是一种无法实现、荒谬的想法,不如说是YY。《私人定制》讲的就是YY无极限的故事,一家为别人实现白日梦的公司如何“成全别人,恶心自己”。为何“私人定制”能有市场,还不是因为这片土地上并不缺YY的人。这些人不会说“I Have A Dream”,而是用手托着脑袋瓜,闭上眼睛念叨着“要是……就好了”。

《私人定制》的第一个故事。平民司机幻想为官执政,原本对贪污腐败嗤之以鼻的他,在当领导的过程中,体验了风光却也遭到底线考验,金钱、权欲一点点摧毁他的防线。平民司机的初衷说是要体验当领导抵制不正之风以做“表率”,实际上无非是底层百姓对权欲的YY。如同这个社会,多少人恨贪官,却又拚命报考公务员;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 继续阅读

世界太坏

剧照

剧照

一个人,从咕咕坠地的瞬间开始就被贴上标签,不管是模样上的像爸像妈,还是性别男女重达几磅。命运开了个玩笑,把人一生的起点在他人的眼里成像,每个人借着别人的眼睛明白了自我的存在。然而人这一生,却是一个不断定义自我、不断被别人定性的挣扎过程。

我们认识一个人,经常是从零碎而又特别的社会信息开始,根据客观信息还以一个主观态度。随着了解加深,我们才明白人性之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才看到潘多拉的盒子里装了多少魔鬼,而这些魔鬼,说到底更可能来自于我们的鬼迷心窍、恃强凌弱的主观态度。

诚如《倒带人生》的主角史都华,在社会大众眼里,他是一个流浪汉,酗酒、吸毒、偷窃、暴力,应该说“正常人”不可能愿意接近的角色。然而追根溯源,为何一个天真的孩子最终成为前科累累的反社会人士?因为先天的肌肉萎缩病症,没令他得到关心,反而成为同学嘲笑、哥哥欺凌的对象;因为在他备受伤害、折磨时,家庭、社会没能给予他真正的帮助,反而令他雪上加霜,最终他选择了成为暴力的傀儡。 继续阅读

好素材,可惜烂片

《心战》海报

《心战》海报

圣经第六诫:不可杀人。

难得看到一部华语电影用了这样一个题材,而且故事类型是悬疑/惊悚片,这不禁令人对其结尾尤为期待,希望出现一个唏嘘不已的惊叹号。可是,影片故事情节的安排实在令人失望,加上分分钟的剧情硬伤,剧终期待的“惊叹号”前最后多了一个“唉”。

《心战/第六诫》,故事讲述一个中年男子,因为妻子患血癌极度痛苦选择自杀,深深自责并开始关注自杀人群。男子的自责逐渐演变为“救赎”,发自内心去帮助绝望的人实现“自杀”。他将自己的杀人建立“救赎”的使命上,直到一次杀人未遂,自杀者在昏迷中醒来后发出求生的欲望,死亡前的挣扎摧毁了男子构筑的使命感,男子于是向警察局自首。

然而,这仅仅是表面上的案情,随着警局一位心理专家的剖析,男子的作案背后一只无形的手逐渐显形。原来男子杀人的“救赎”心理被利用,通过虚拟的网络,一个个ID与男子达成“自杀”的交易,而实际上这些ID代表的人只是别人的目标,被人工加以绝望的“现实”,由此来激发男子的“救赎”欲望。 继续阅读

没有细节的推理不算好悬疑故事

剧照

剧照

东野圭吾的悬疑小说总有一股魅力,除了令人猜测不出真凶的迷惑感,更有真相揭晓时的诧异感,深入人性,令人震惊。这就是我看东野圭吾的原因,从大学以来断断续续地跟着,从最初在网上扒拉txt版到近年来新书、电影、剧场不断。

不过对比《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这些年出版的《恶意》《分身》明显少了些感觉。新近看了电影《白金数据》,是根据东野同名著作改编的,故事背景契合当今时代的发展趋势,围绕科技与人性的矛盾,不过角度却是人性恶意对基因科技的操控,当然故事情节中还有推理小说中经典的双重人格的再现。

故事讲述在不久的将来,日本准备通过一项法案,国民DNA将被统一收集,利用数据库服务破案,提高了效率与准确率。不过因系统的操纵属于官方,相关高层及家属的DNA被隐藏,因此出现了部分杀人案未能检索到匹配的DNA数据,这些人逍遥于法网之外。 继续阅读

跑步吧!骚年!

跑步吧,骚年!

跑步吧,骚年!

但凡以体育运动为主题的电影,总会被冠以“励志”之名。

人是一种特别奇怪的动物,许多人总需要找点东西来刺激自己、坚持生活,或振作信心或推动兴趣,所以“励志”这东西总是有市场需求。就说我吧,今年以来喜欢骑行、跑步,于是乎总要找些相关的电影、纪录片,维持体内对这两项运动的热血沸腾。

新近看了一部关于马拉松的青春电影——《强风吹拂》,看片名有点不知所以,实际上讲述的是9位大学生被一位长跑爱好者忽悠着去参加看似希望渺茫的马拉松接力赛,最终每个人战胜自己、实现梦想的故事。

一个简单的故事配上挑战自我的主题,穿插点俗不可耐的矛盾以及青春期的爱情,突出遭受挫折后的小宇宙爆发。最终告诉你跑步其实就那么回事,坚持下去就能赢得资格、打破纪录;梦想也就那么回事,只要坚信自己,再大的痛苦也能撑过去,再渺茫的希望也能变成现实。 继续阅读

环岛练习曲

单车环岛日志

单车环岛日志

如果说《转山》是一次追寻信仰的经历,那么《练习曲》则是一段说走就走的旅程。同样是由骑行这条线索串联起来的故事,《转山》突出个人的历练与信念,而《练习曲》则更多表现旅行中的人和事;一部是站在自身立场的影片,一部是表现周遭人文景观的纪录,只是故事由单车作为线索。

《练习曲》讲述的是一位台湾学生的单车环岛旅行,一个人、一辆车、一把吉他、一个背包,一路所见,除了美丽的台湾风光,更多的是形形色色的人,一段段故事谱成了男主角阿明单车环岛的练习曲。

台湾的电影多注重人文,《练习曲》的导演陈怀恩也有着浓厚的人文情结,影片拍摄于2006年,然而从画面、色调流露出怀旧的气质,环岛所见所闻也多关乎传统而非现代。影片的最后打出“仅以此片献给我们的车友施舜晟老师”,该片的灵感正是来自施舜晟,施于2004年6月22日在北部滨海为了营救落水的学生不幸遇难。 继续阅读

苦难与灵魂

《超脱》

《超脱》

人生,来如风雨,去若微尘。每个人都微不足道,于世间恍惚飘荡。多少人向往的光明在一点点被黑夜侵蚀,多少人笃信的信条在一步步被打击沦丧,这里并不是一个天堂,你没有自由的翅膀;你就像坐在一只漂浮茫茫大海的小船,却没有生存的希望,甚至一度你亲手将救生衣丢弃。

《超脱》是一部沉重的电影,讲述了发生在一座濒临解散的学校的故事,曾经笃信有所作为的教师,却遭遇一群堕落的学生,人类的工程师从希望到失望、从质疑职责到基本放弃甚至自我否定,最终的校园不复青春,走向暗淡衰败。谁该来承担这一责任?实际上从教师身上影射出的是充满荒谬、绝望气息的社会,家庭、职业甚至亲情,在现实中完全处于灵魂脱离的状态,仅剩冷冰冰的躯壳。

每个人都在挣扎

电影中,男主角问一学生虐猫时是什么感受,学生回答说无法挣脱,就像那只被不断锤击的猫一样。实际上这就是影片中每一个人物的心理,在生活中不断被现实锤击,但却都无法逃脱现实的束缚。 继续阅读

一杯咖啡

《oh,boy》

《oh,boy》

如同中国人绕不开对日本的反感,德国影视总离不开二战的影子。《oh,boy》中结尾,尼克·菲舍在酒吧偶遇一位叫弗里德里希的老头,听着梦碎“水晶之夜”的往事。实际上影片讲述的是一位柏林男孩慵懒而又富戏剧性的一天,然而历史是一面镜子,一天的经历令尼克·菲舍顿悟,最终如愿以偿喝上一杯咖啡。

这一天中,男孩尼克·菲舍遭遇了许多人,而实际上主要有三位:一位追求被人认可的小学同学,一位陷入中年危机的男子,以及结尾出现的难逃历史、自我沉醉的老头。三者令尼克·菲舍看到了自己的曾经、现实与未来。

男主角尼克·菲舍曾经是一个明确自己想要什么的人,然而如今的他辍学、欺骗,整天碌碌无为,为父亲厌弃。所以他在与小学同学的聊天中才会感觉:周围都是很奇怪的人,而仔细想想,奇怪的其实是自己。

现实的无奈在不断摧残人的梦想、意志,让人不断地怀疑人生,然后迷失、沉沦,堕落为一头被生活驯服的野兽。最终,老头弗里德里希猝死街头,将尼克·菲舍拉出麻木的生活,拉出泥足深陷的现实。生命的凋零是一味清醒剂。 继续阅读

玛戈皇后:风流的凄美

玛戈皇后

玛戈皇后

百年战争以法国的胜利结束,饱受战争和黑死病肆虐的法国社会在16世纪初才有了恢复,却又遭遇了宗教战争。

法国宗教战争又名胡格诺战争,是法国天主教势力同新教胡格诺派在1562—1598年之间进行了一场长期战争。期间,在第四次宗教战争发生了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电影《玛戈皇后》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改编自大仲马的名著。

宗教战争

基督教发源于犹太教,主要有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三大派别,《圣经》是各派共同的经典,宣扬独一无二的上帝。《圣经》中《出埃及记》记载十诫,第一条便是: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基本的教义相同,不同的是新教强调“因信称义”,重视信徒与上帝直接相通;而天主教则有严格的教阶制度,以教皇为最高首领。

16世纪在天主教教会内部爆发宗教改革运动,一批脱离天主教而形成的新派别因为不承认罗马教皇的权威而被称为“抗议宗”,统称“新教”,与被视为“旧教”的天主教相对。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形成了路德宗、加尔文宗和安立甘宗三个主要新教派别,在法国主要是加尔文教派。 继续阅读

维罗妮卡的抉择

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保罗·柯艾略《维罗妮卡决定去死》的主角与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两生花》主角一样的名字,都有东欧社会背景,都谈及灵魂与爱,都有着对命运与死亡的思考。

不同的是保罗·柯艾略依旧煲了心灵鸡汤,围绕一个“爱在善恶之上”的主题,明确地指出方向;而基耶斯洛夫斯基却令人陷入灵魂与肉身的挣扎、理想与现实的冲击之中,选择权在你之手,你却有着欲哭无泪的感受。

维罗妮卡的双重生命

《两生花》讲述两个少女有着同样的相貌,同样的年龄,她们也有一样的名字:维罗妮卡。她们都那样喜欢音乐,嗓音甜美。不同的是一个生在波兰,一个生在法国;一个选择为灵魂歌唱直至死亡,一个选择回归现实教授音乐。

你是否相信世界上有另一个你存在?有一个鲁索镜像理论,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镜象存在于这个世界。鲁索的理论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双胞胎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根据他的理论,从机率和自然定律推断,你永远也不会遇见这个人。然而,这个理论是一个骗局。

既然如此,要相信另一个你的存在只能通过相信神秘主义。就像影片当中,当波兰的维罗妮卡在舞台上心脏病发、灵魂歌尽时,身在法国的维罗妮卡会突发伤感空虚,如同某个生命中的人消失了一样。最终,当法国的维罗妮卡在影像中看到另一个自己时,她忍不住啜泣:有人在代替你的某一部分生活着,而你不知道。 继续阅读

西游·星爷

又见西游,一样的旋律一样的结局,不一样的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感慨。《西游降魔篇》作为星爷时隔5年的出山之作,上映以来票房不断攀升,不过大家更关心的却是星爷的“西游往事”——1994年在银川拍摄《大话西游》时的照片。

这位喜剧之王在荧幕之外,曾被曝出不少“差评”。时至今日,不少人看完《西游降魔篇》,会给出这样的解读:这是星爷给朱茵的情书。日常访谈中星爷是一位自我保护意识挺强的人,观众的解读,多少流露出一个粉丝多年来希望星爷能够尽善尽美而今星爷表达出与其一致感悟的得意心情,却又不无道理。

纵然星爷作为一名演员,在影片是多么的无厘头,也难逃在访谈中被一击即中的真情流露,当柴静提到“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就是,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人生中想说的这句话”时,他默认地点头,说“谢谢啊”。

时间在不断地改变人的思想、观念,星爷华发早生,对人生自有另一番感受,他开始介意年龄的增长,甚至有一种追悔莫及,像一种永远无法改变的人生定律。然而,当我们从电影情节中一点点了解星爷的经历,却也只能感慨无奈。 继续阅读

被科技娱化的时代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上世纪电视机普及并深入人类生活的时候,尼尔·波兹曼便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提到: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

如果尼尔·波兹曼还在世,他对于今天风靡全球的facebook、twitter、微博又将发出什么声音呢?我相信同样是一种质疑、一种担心,哀悼在先进科技冲击下渐渐退化的情感、道德。

最新一季《黑镜》一如之前,3个故事反思科技对人类生存的影响。科技蚕食了人与人之间的直接沟通欲望,人们深陷其中失去自我,心甘情愿地接受科技为他们个人构筑的世界。在高科技附身之前,这个世界行走的人形成一个网状结构,如今,每个人是一个独立中心,原先网状结构的链条变成了简单的“1”“0”。 继续阅读

浮生三问

浮生三问
——《浮生一日 LIFE IN A DAY》

“你幸福吗?”如果央视记者不是如此发问,而是“你拥有什么”,会不会有很多人一时答不上来?在街头采访中,判断性提问的回答总比陈述性来得简单。芸芸众生,一千个人便有一千个陈述性的答案,而判断性的回答最多不过三个,所以央视式的提问便于一定的服务目的,加上采后筛选,“幸福”的主题远远高于作出判断的回答者。

有时候看新闻调查感觉不如看纪录片,所以对于央视的“幸福”系列,许多人看到了滑稽。最近看了《浮生一日》纪录片,被其中平凡群体的生活所触动,可能因为联想到自己平凡的每一天,感同身受。

《浮生一日》是一部由网民自己拍摄的记录片,两位导演通过YouTube邀请全世界网民用摄像机纪录下2010年7月24日这一天自己的生活琐事以及对一些简单问题的回答,最终来自190个国家和地区的总计近4500小时的视频,凝结成短短95分钟,却将各地人们的小生活平实而又动人地铺展开了。

故事从黎明开始,大部分人沉浸在梦乡的时候,已经有人启程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开始一天的生活。时间推移到了大部分人的起床时间,人们开始刷牙、早餐、外出,有温馨的画面,有灿烂的笑容,也有并不出奇的平淡。 继续阅读

钢的琴

透心凉的谢幕
——音乐剧《钢的琴》

1996的时候吧,小学四年级,每天放学我们几个伙伴就一起到学校附近一片草地踢足球。那片草地其实应该说是被遗弃的工厂片区,之前是什么工厂我们并不知晓,只看到四周低矮的围墙,石灰多已剥落。由于荒废多时,片区长满荒草,有些角落荒草都有我们个头高,有时候球踢飞了,我们总要花挺长时间去找,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怀念那个遗弃的工厂。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中大量工人下岗,同时许多工厂倒闭,而如今不管城市乡镇,已经难以再见到工厂废墟,我们以前玩耍的那片草地后来变回农田,再后来变为住宅。今天的世界已不见昨天的衰败,然而当时下岗工人的命运,今天依旧有人在讲述,《钢的琴》就是发生在那年代的故事。

音乐剧《钢的琴》与电影版一样,工厂说没了就没了,工人们一个个“没有狠过命的拳头”,被急促的冷漠社会所遗弃。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妻子从高楼坠下,临死前蹬了几下腿,人没了;推土机势不可挡,墙体轰然倒塌,家没了;被局长儿子煽耳光,握紧的拳头不敢出,尊严没了;偷窃被抓,亲朋不念尽离去,情没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