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路 | Myway

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渐渐地坐断岁月 坐成永恒
无语 江水依旧东流
你平淡冷漠的目光
一直凝视着脚下的三江水
你可看到 动荡岁月中的金戈铁马?
何可听见 遍地哀鸿的绝望呻吟?
……
很多人心中也有一尊大佛
当悠悠岁月逝去
凌云山上的大佛已经碎裂
心中的大佛却会仍然屹立

这是傅惟慈《心中的大佛》中游历乐山大佛时一位年轻人写的一首诗,许多年前看过,所以一直想去看看。在此之前,对乐山大佛的印象更多是《风云》里的“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待到亲眼看到才知道“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乐山大佛

乐山大佛位于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流处。大佛为弥勒佛坐像,头与山高,脚踏大江,通高71米,是中国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造像,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713年),完成于贞元十九年(803年),历时约九十年。

乐山大佛是乐山大佛景区的一个景点,整个景区包括乐山大佛和凌云山、乌尤山、巨形卧佛等。从乐山高铁站出来就有直达的公交线,一般在大佛站(景区北门)下车,进入景区后如果不去乌尤山选择在东门出,如果去乌尤山则在景区南门出,经过麻浩渔村、濠上大桥到乌尤山,最后出口在乌尤坝大桥那边。

到文化景区一般需要讲解,乐山大佛景区属于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文物古迹丰富。如果需要导览,景区有提供付费服务,也可以搜“乐山大佛景区”公众号,里头有语音导览,根据你在景区的位置语音讲解。 继续阅读

峨眉秋色

峨眉山
《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峨眉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风景秀丽,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

想去峨眉山很久了,以前只有旅游巴士,如今高铁开通后方便许多。对于一个常年看青山绿树的广东人来说,更向往峨眉山的秋色冬景。于是,在秋末抽了时间特意跑一趟。

飞机降落在双流机场时,蒙蒙细雨。机场设有高铁站,直接到地下坐动车到峨眉山站,票价56元,行程约一个小时。10月底的四川稍感阴凉,在广东还是短袖,到这里多披一件外套感觉还不太够。

高铁站出来后有公交到峨眉山山脚报国寺,也有直达半山腰五显岗的游览车,许多旅行社在这里设点。问了其中一家,对方说一般人游峨眉山是两天一夜,第一天到五显岗附近住宿,游览清音阁、生态猴区、万年寺等中山区,第二天一早在五显岗坐游览车到雷洞坪,游览山顶。

原本因为雨天不打算进山,后来看雨小了还是选择进山。在五显岗住处放下行李后,往包里塞了件雨衣就去清音阁。清音阁距离五显岗停车场约1.5公里,中间会经过清音平湖。可能是天气原因,当天湖面平静如镜,如果泡一杯峨眉竹叶青坐在湖边赏景,甚是美妙。 继续阅读

桃花源里人家:西递宏村

微信图片_20180909202812
“你觉得西递和宏村哪个好?”在西递往宏村的路上,我问司机。他说:“按攻略来说看风景到宏村,看建筑到西递,不过我觉得还是城市好……”

司机是西递石林的,平时跑景区区间的租车业务。9月1日清晨,我退了西递的房,在村口等车时碰到他。因为往宏村的专线车最早是9点到,而司机刚好要去宏村接游客往黄山景区,于是就坐上他的车。

司机说他喜欢上海,喜欢大城市,对城市里来特意来看乡村的人觉得很奇怪。他告诉我,宏村没必要留宿一晚,毕竟看过了西递当官人的房子,而宏村那边是民居,还有很多是翻新的。

我到西递是8月31日中午,从高铁黄山北站出来后,直接按指示牌到客运中心买往宏村的汽车票,途径西递。一个小时车程后到西递景区门口,景区外有人提醒:订房没?订了记得让老板出来接,里头巷子多你是找不到的。

微信图片_20180909202631

进景区后,一般是先跟着景区向导走一圈,听听几处建筑的讲解,包括胡文光刺史牌坊、西园、东园、大夫第等等。西递村中至今尚保存完好明清民居近二百幢,有些民居里头依旧住着人,在天井、大厅摆卖一些书籍或工艺品。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可以手机支付吗?”

手机支付“在大陆,钱包里300块现金可能一个月都花不出去,因为手机支付太方便了。”在大陆工作多年的刘建林,今年因工作岗位调动回到台北,又回到刷卡和付现的生活体验,明显感受到两地移动支付环境的落差。

台湾地区移动支付还不普及,让一些习惯手机支付的大陆游客觉得无奈。不过随着近年来大陆移动支付平台接入台湾各大商超、百货,如今大陆游客在台湾已经便利许多。

消费习惯影响移动支付环境

据了解,台湾2015年5月便已开始实施《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但相关业务推进缓慢。根据台“金管会”2016年的《金融科技发展策略白皮书》,台湾电子支付比率仅有26%,远低于大陆、香港、新加坡等。

此前记者参加一个两岸金融研讨会,相关专家认为台湾移动支付发展缓慢与消费者的习惯有关,日常中台湾民众多采用刷卡和付现的方式。

记者走访一家连锁冰饮店,发现收银台有一家手机支付平台的二维码,不过工作人员表示,平时顾客还是用现金或悠游卡的多。在台湾,悠游卡在交通、餐饮、便利店等许多场所均可以使用。反观大陆,日常购物消费基本都选择支付宝或微信等手机支付途径。

对于两岸不同的移动支付环境,前元大人寿董事长王正新在研讨会上表示,台湾移动支付的环境受多个因素影响,比如台湾的信用卡支付体系相对完善,加上便利商店功能配套齐全,再者对移动支付的推广,他认为大陆可能偏向于“便捷安”,优先考虑便捷,而台湾地区则将安全放在首位。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公园游乐设施不再大众脸

微信图片_20180310164538公园是都市家庭日常放松游乐的场所,往往也配套有跷跷板、木马、秋千等儿童游乐设施。不过台北的公园有点不太一样,自去年启动“公园不再大众脸”计划,如今出现了飞碟主题、纽扣主题的游乐设施,而且这些是包括身障小朋友在内参与设计的共融式游戏场所。

据了解,台北市除了大安森林公园、中山公园等大中型公园,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公园。这些小公园分布在社区周边,有些面积不大,仅仅就一小片绿地,而这些就是周边孩子难得的游乐场所。

每一座小公园都承载着周边一群孩子的童年,不过往往的,这些公园没什么特色可言,千篇一律的滑梯、跷跷板、木马等,俗称“罐头游具”。

去年,台北市启动“公园不再大众脸”计划,选定大同区的建成、景化、朝阳和树德公园,以及中山区的中安、永盛公园,总共6座公园,让艺术设计走进邻里公园。根据计划,项目邀请了当地孩童一起参与改造,让设计师团队将孩子们的想象变成现实。

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大龙街的树德公园,如今有一座由许多根杉木构造的“攀爬迷宫”,这正是“公园不再大众脸”计划改造后的作品。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年货市场里找年味

IMG_E5885春节将至,年货市场热闹纷呈。在台北,有着悠久历史的南门市场早已在1月17日开跑,而迪化年货大街也在2月1日登场。虽然近期寒潮影响,天气阴冷多雨,但依旧挡不住市民采购的热情,年货市场里络绎不绝。

每年的年货大街活动算是台北最具代表性的节庆。以办年货闻名的迪化街,自19世纪末以来一直是台北重要的南北货、茶叶、中药材及布匹集散中心,百年老店随处可见。

今年年货大街活动从2月1日持续到14日,现场设有上百家特色摊位,还扩大至宁夏夜市、后站商圈、华阴街商圈、荣滨商圈、台北地下街等商圈,琳琅满目的年货,传统的叫卖文化,一片喜气。

“年味”既有物质的丰盛,也有文化的传承。年货大街上最受欢迎莫过于南北干货、食材,不过像灯笼、挂饰等传统工艺品如今倒少有人关顾,也难怪老锦成灯笼店的老板张美美感慨,现在年味淡了,以前过年小孩子提着灯笼,现在的孩子都在划手机。

为了让年轻人重新发现“年味”,今年年货大街特别以“你不知道过年的力量”为主题,策划一系列年节新体验,提供过年新玩法,包括“拜年贴图产生器”“新派年菜懒人包”“悄悄话红包袋”等等,希望让年轻人感受过年的温馨乐趣,找回对过年的期待。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随处可见的彩绘村

彩绘说起台湾的彩绘村,许多人会想到台中的“彩虹眷村”,不过如今彩绘村在台湾几乎遍布各地。通过各种主题的彩绘,希望能带动周边旅游产业的发展,也为村落注入新的活力。

古老渔村换上3D新颜

位于嘉义县布袋镇的好美里是一个古老的渔村,这里早期称为“魍港”,明朝郑成功来台时可能因闽南语读音变成“蚊港”,后又变成虎尾寮,在历经几次更名后最终定为“好美里”。这里的太圣宫内,供奉着被鉴定为出自明末的妈祖神像,也是台湾现存仅有的明代神像。

好美里里长秦铭发告诉记者,四年前在观光局云嘉南滨海国家风景区管理处的邀请下,艺术家曾进城到村里画了几幅3D海洋立体彩绘壁画,“一开始没什么反响,后来有人在这里拍照传到FB(脸书),就越来越多人过来。”

原本沉寂的渔村,因为3D彩绘又开始热闹起来了,每到假日总有游客来这里拍照打卡,居民也在进村的道路边摆摊卖些小吃。

好美里的年轻人多离乡打拼,里长秦铭发说,该里有一千四百多人,外出打工的就有五六百,也希望观光旅游业能吸引年轻人返乡创业。目前村里有一家魍港咖啡店,就是由当地的年轻人回乡开设的,咖啡店同时设立借问站旅游服务,方便到访游客。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街头“老房子”变身新景点

“文房”外景

“文房”外景

穿梭台北街头,常会看到一些荒废的“老房子”。这些老房子中不少是属于政府部门的历史建筑,过去可能是宿舍或办公室,但如今已失去原本用途,被遗忘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据统计台北市目前这类历史建筑共有424处。

为激活利用这些荒废闲置的文化资源,台北市自2013年以来启动“老房子文化运动”。由各政府部门提供闲置的老房子,通过公开招标、评选,结合民间团队资金与创造力修复历史建筑,并由民间团队继续运营使用。如今,有些“老房子”成了别具一格的文化场馆,有些也成了旅游打卡的景点。

昔日住宅变身公益图书馆

在台北科技大学附近的临沂街上,有一座日式建筑,如果不仔细留意,很难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面向大众开放的读书场所——“文房”。

“文房”原是日本统治时期的文官宿舍,后因台北市“老房子文化运动”在2014年被顶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团队竞标所得,整装修复为公益图书馆,租期为9年。

“文房”格局特殊,为和洋折衷式建筑,其东面为应接室,露台是洋式建筑,西边是日式建筑。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在修复时不遗余力,特意聘请传统匠师,并采购桧木用于修复,屋顶铺设也特意采用日式黑瓦。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观光产业在转型

IMG_5214近年来观光旅游业逐渐发生转变,传统旅行社的固定行程不再受青睐,旅客更加重视个性化体验的深度旅游,以往到台湾可能是环岛趴趴走,如今也越来越多人选择定点旅游。

台湾观光局的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上半年来台旅客共512万,有高达7成比例是观光旅游者,但与去年同期相比,来台旅客人次却下滑5.7%。根据1111人力银行的“观光产业现况调查”,2016年台湾观光业整体营运不如预期,有14.7%的受访业者认为陆客减少对产业造成重大冲击,比如花东一带有业者就反映,已经将饭店盖好了然而没有游客,原本夏天是垦丁观光旅游的旺季,然而2017年业绩却非常惨淡,不少业者寻求开发新方案。因应旅客需求,台湾不少旅行社结合当地特色人文地理环境,为旅客量身打造定制化行程,一些饭店也在转型提供一站式服务的深度游。

淡水不只有观光老街

说起淡水,许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夕阳。2014年日本《TRiPORT》旅游杂志评选全世界最美的十大夕阳,淡水渔人码头的夕阳排名第二。按照往常行程,旅客在淡水停留一般是1-2天,主要目的就是逛淡水老街、看夕阳。

实际上,到淡水可以有不一样的玩法。福容大饭店淡水渔人码头店结合周边景点,为旅客提供不同的选择,喜欢艺文气息的可以走走一滴水博物馆,或进入云门剧场的艺术世界;喜欢自然风光的,除了最美的夕阳海景,还有不同的赏花季;当然也有旅客喜欢放空的感觉,那泡温泉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那些年,我们在平溪放天灯

微信图片_20180322180640天灯是平溪线景区的名片。近年来平溪天灯节屡获国际好评,先后获得“此生必游的全球14大节庆”、“全球十大最佳冬季旅游景点”等美誉,而一部《那些年》更为平溪十分景区增添人气,许多人记下柯景腾和沈佳宜放天灯的场景,纷纷效仿。

天灯相传起源于三国时代,由诸葛亮首创,故又称孔明灯。

在平溪地区,早年清朝年间常有盗匪骚扰作乱,村民们便转移到山中躲避,等盗匪离去后,村里人便施放天灯,告知避难村民可以下山回家了,也借此向村民报平安。所以村民又把天灯称为“祈福灯”或“平安灯”。

久而久之,这种独特的方式传承下来,每年元宵节放祈福天灯便成为了平溪地区的特殊民俗。1999年,新北市政府开始重视并举办了第一届平溪天灯节,引起热烈反响。

如今,平溪天灯节在国际上已打开知名度:2013年被CNN评选为52件最值得参与的年度新鲜事,2014年被《Fodor’s》评选为此生必游的全球14大节庆;2016年被国家地理杂志推荐为“2016全球十大最佳冬季旅游”景点之一;2017年又荣获赫芬顿邮报公布的“2017年全球最佳节庆”,与威尼斯嘉年华和里约热内卢嘉年华并列为二月最佳节庆。

今年,新北市定在元宵节和中秋节举行平溪天灯节,3月2日元宵节当天,有幸亲身体验了天灯节现场的喜庆。

由于每年天灯节都会吸引各地游客前往,而平溪地处山区,为保障秩序,政府在台北市捷运动物园站设点开通天灯巴士专线。巴士专线分座位及站位两种,起点站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从捷运动物园站到天灯节广场大概50分钟,上山缴费下山免费。除了巴士专线,也可以搭乘台铁到瑞芳站,再换乘平溪线,当天台铁也会加开瑞芳到十分的班次。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宝岛上的多元美食

QQ截图20180316173542台湾是个美食天堂,不管台菜、粤菜、江浙菜,各菜系几乎都能找到不错的餐馆,更不必提蚵仔煎、盐酥鸡等游客如数家珍的夜市小吃,以及莲雾、释迦、芒果等美味可口的水果……

“多元混融是台湾饮食文化的特色。”日前去听台湾作家曹铭宗关于《从饮食文化认识台湾》的讲座,他说,台湾是个多元族群的移民社会,多元文化共存共荣,尤其表现在饮食文化上,不仅有原产美洲欧洲的农作物,也有早期闽粤移民带来的节庆办桌习俗。

台湾一年四季水果种类丰富,莲雾、释迦、芭乐、芒果等广受游客青睐,不过许多品种的原产地其实并不在台湾。

以莲雾为例,原产地其实是在东南亚,称为“Jambu”,后来荷兰人将其引进台湾,在台湾的文献中曾经音译为“剪雾”、“软雾”、“暖雾”、“莲雾”等。不过现在说起莲雾,当属台湾最贵也最好吃的黑珍珠莲雾。原产东南亚的莲雾有果行小、易裂果及低温寒害等缺点,在台湾经过试验及改良后,尤其是在屏东等地生产的黑珍珠莲雾,果色深红、甜度高、脆度佳,深受市场好评。

其他水果,像释迦、芭乐、凤梨原产地是在美洲,芒果原产地在印度,还有许多农作物也是一样。比如高丽菜,也就是包菜、圆白菜,看名字以为跟韩国有关,其实不然。高丽菜当时由荷兰人引进是叫“番芥蓝”,实际以荷兰文是“KOOL”,而高丽菜用闽南语称为“KO-LE”,发音相近,其实用潮汕话说也是。 继续阅读

行走台湾:206花莲地震

471594e7gy1fo9fh3ticfj20zk0qon7s都说在台湾体验地震算是“家常小菜”,驻台以来已经经历过多次地震了,往年的记不起了,今年驻台期间,就有1月17日北投5.7级地震、2月4日花莲附近海域6.4级地震,以及2月6日以来在花莲感受到的频繁的4级以上地震。

2月6日晚上快12点时,花莲附近海域发生6.5级强震。当天我人在深圳,不过这次地震肯定比2月4日当晚的强,还记得4号晚上在信义区9层楼高的地方吃饭,突然间桌椅就左右晃动起来,明明没有喝酒,但当时就像喝醉了一样跟着晃。地震!我看着对面桌的两位哥们已经起身要跑了,身后还听到尖叫,大概持续晃动几十秒后,我想想还是买单下楼为好,那应该是我驻台经历的第一次有点后怕的地震。

6日夜里花莲地震后,我只能依靠陆媒群了解消息。隔天早上,驻台记者们赶了第一班台铁前往,而我当天刚好从深圳回台北,抵达台北后才出发前往花莲。

记忆中的花莲,有清水断崖的风光,有太鲁阁的步道,可以看七星潭的海景,吹太平洋来的风,也可以看山脉的清秀,远眺远方的雪山。当然也有好吃的麻薯,还有格局别致的民宿。总之,花莲很美。

2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到达地震的云门翠堤大楼现场。天空断断续续下雨,当时大楼几乎呈45度角倾斜,底层一部分楼体被挤压在地下。伴随着雨天及间歇余震,云翠大楼有继续倾斜迹象,一度中断救援,在对楼体加固后才恢复作业。 继续阅读

2017烟火散尽

471594e7ly1fn0g1okregj20qo1bdgt5在台北101的倒数中跨年,烟火过后,随着人潮沿着忠孝东路离去,就这样2017年结束了。不是很理想的一年,虽然投资取得10%的收益,但比对沪深300指数是落后了,另外工作上依旧不满意,还好排除了一些选择。

比对年初设立的目标:

(1)投资:整体收益5%,完成一份上市公司研报(目标完成了,研报还是蒙查查);
(2)工作:如果真去搞研究,那就发表至少一篇传媒研究文章(没有转型做研究,被借调了);
(3)旅行:东北或者中部(去了一趟西藏);
(4)读书:(看完一部分,另外还有一些小说);
(5)技能:买个天文望远镜,学习观星(望远镜没买,买了个大疆稳定器)。

就投资来说,今年收益10%,上半年收益7.3%,下半年不理想,虽然达到了预期跑赢了上证指数,但相较沪深300指数是远远落伍。今年行情两极分化,手头仓位保持在40%左右,目前是60%,有大盘股也有小市值,所以这样的收益自己也还认可。

现在股市波动对心态的影响相对小了,不像之前那般急躁,上半年时这方面还做得不好,所以几个白马股的盈利都只抓住一部分。下半年沉稳些,仓位也加了,敢于这么做一是分散持股,二是因为执行了一个规则,在亏损10%的时候卖掉。对比超哥,他可以做到满仓1只股操作,但诚如他自己所言,对心情的影响很大,所以还是保守起见。

择股上,目前还做不到独立分析,多是参考雪球选出自选股,当然因为保守风格会去除一些热门股。自选股中的中小市值偏多,但买入时会慎重些,同时也以亏损10%卖出的规则减少亏损,虽然这个规则并不准确,但在无法做到独立分析、价值选股的前提下确实有些用处。

持股上,目前重仓一医药一化工,其他配有银行、电力、服饰、农业四个,共6个股。由于今年行情分化严重,明年应该会根据实际情况做些调整,计划向医疗、农业方向调整,也考虑转入买医疗、消费的ETF。

工作上不想多说。

2018年,给自己一些目标:

(1)投资:整体收益10%,完成华润三九的研报;
(2)工作:喜欢当记者就继续吧,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就行;
(3)旅行:张家界、东北;
(4)读书:养成做读书笔记的习惯;
(5)技能:先空着。

藏地

多数人都有个“西藏情结”,来一趟心灵之旅。

我想去西藏,最开始是大学看《转山》的时候,当时想坐火车去拉萨;后来骑行的时候,在成都的青旅听骑行318的故事,想着有一天也从成都骑行去拉萨。不过这些都没能成行,“你原以为只要跨过这一步,生命将有所不同,当跨过这一步,你或许就不是你,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去冒险和犯难的人。”我注定不是《转山》所说的那种人,所以选择了飞机。

4月28日,和@fish由深圳飞重庆再转拉萨,其他四位小伙伴由长沙直飞拉萨。可能天气原因,拉萨贡嘎机场当天流量控制,由重庆飞拉萨到航班延误,不过还好幸运当天17:30总算抵达拉萨,而其他四位小伙伴的航班无奈迫降重庆,直到凌晨才重新飞往,呜呼哀哉……

当飞机降落到贡嘎机场时,身体明显有了高海拔的环境的症状,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心里默默祈祷着别严重高反。出机场时会刷身份证,这类检查在西藏旅行算是常态,多数地区都有要求下车安检、刷身份证查验。机场大巴是每人30元,从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民航酒店(布达拉宫东面)不到1小时。 继续阅读

确定的2016,不确定的明天

回过头看2016年这一年,好像没有往年那般深刻,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人说三十而立,30周岁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在鹿港的老街上恣意行走,别人总说一定年龄有一定年龄要做的事,或许我属于不正常的那种。

我依旧习惯独来独往,这世界有太多东西去看去听去感受,但我好像宁愿自私地留在心里。我并不喜欢社交活动,不过却又喜欢干着记者传媒这行当,想想也是奇怪。今年看的《黑天鹅》一书中提到一个观点,人类总用过去的经验或者规律总结来预判未来,然而未来说到底是不可预测的,这个社会发展带有一种不确定性,人类却总希望有确定性的安全感。相对来说,我好像更喜欢不确定性的生活,难怪总是格格不入。

new-image-nmsgl

2016年可以说是不确定性的一年,印象深刻的好像是那些所谓的“黑天鹅”,平稳的表象下暗涌不断,还记得川普当选那天在台湾参加一个论坛,那些专家用一种美国人的口吻发出“Amazing”,有“慧眼”的专家开始说起川普现象的研究,但说起未来的战略却有点无措,因为没有可以借鉴的历史。

以史为鉴,那是在社会步伐缓缓前行的背景下,而在高速发展的今天,或许会有越来越多不确定的事件冲击社会节奏,有很多人开始焦虑——跟不上时代变化,害怕被淘汰。记得在华人领袖高峰论坛,蒋友柏说他女儿小小年纪就会对他说,要赚钱给她未来用,因为李开复说十年后人工智能将取代90%工作,她可能会失业。

那十年后我会不会失业?我好像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还是先来看看自己过去的2016一年,翻看年初的计划,只觉一阵愧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