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路 | Myway

宝岛一游(13)从“蒋公”说起

最近在PTT上看到一个帖子《蒋光头没来台湾,台湾能有今天吗?》,乡民们很认真地讨论起如果蒋介石没到台湾会发生的各种可能性,包括共军收复台湾、美国代管台湾等等,不过扯着扯着,又提起了二二八,又提起了日本……

看BBC有文章提到,40年前蒋介石逝世的时候,台湾禁娱,原本红底白字的“反攻大陆”标语变成了蓝底白字的“永怀领袖”。当时遗体移送到刚兴建不久的国父纪念馆,数以万计的人列队在那等候,后来国民政府为纪念蒋介石的丰功伟业,建立了如今位于台北中正区的中正纪念堂。

jianggong

中正纪念堂几乎是大陆游客都会来的地方,有一次和一导游聊起,他说其实这并不是大陆旅行团行程安排之一,不过很多人都会让导游带着来一趟。相较大陆游客的兴致,台湾地区民众对蒋的评价却各有不同,有人认为他是强人,也有人追问台湾白色恐怖期间的真相。

有一次参加一个论坛,一位教师在现场说起,一提起蒋介石他爷爷就破口大骂说“屠夫”,反而会去感念日本的好,他觉得很奇怪,因为日本在台湾也有屠杀,而且屠杀的情况更甚,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截然不同的心理。

不知蒋介石要是知道今天台湾民众对他的看法会作如何?且来看看当年他的遗嘱:

“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坚苦奋斗……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与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2)从“环岛骑行”说起

taimali

为什么要环岛?你不觉得到一个岛上就很有冲动想沿着海岸线画一个圈吗?

出发环岛的决定很短暂,原本计划驻台期间可以边骑车边坐台铁环岛,但工作影响无法抽身,还好赶在离台前有段工作并不饱满的时间。

11月13日开始参考网上攻略,往捷安特租车时发现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心想不能就这么搁置计划,于是在店员提醒下往淡水寻找租车点。11月14日在关渡找到了胖哥的“单车教室”,现场就学单车快拆、换胎,跟胖哥说17日取车开始环岛,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背起包就去取车了。

11月15日上午9:30左右出发,到11月21日晚19:00左右回到“单车教室”,7天时间,骑行900公里。现在回头想想七天的环岛骑行,虽然还留着苏花公路、基隆—台北两个缺口没骑车,但终归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没想过证明自己怎样,就是想着换个角度看看这片土地。

去年年底台湾“自行车环岛1号线”完成通车,“交通部”观光局还特意推出《跟着莫莉去旅行》,目的也是鼓励大家骑车环岛走走,看看台湾,感受台湾。(详细攻略点链接到官网

自行车环岛1号线主要以台1线和台9线为主轴,主线全长约968公里,另有南投等12条环支线约235公里,总路线长1203公里,沿线比照一般道路标准规划,设置专用的自行车指示标志、标线。

除了交通配套还有一个“环骑圆梦”的APP,“环骑圆梦”以环岛1号线信息为主轴,提供使用者规划自行车环岛行程所需信息,及各种自行车环岛时的实用功能——环岛1号线路线地图、沿线补给站、景点、美食…APP还提供SOS功能,如果车友真的遇到紧急状况的时候可以透过LINE或简讯的方式传送自己的GPS位置给亲朋好友。这方面确实要点赞!

原本计划跟着“环骑圆梦”九天环岛,一个人骑,自由自在,看风景、吃特产,与陌生人聊聊天,与同路人打招呼。后来在途中因着工作安排把时间压缩,不过总的来说算都经历了——烈日、顺风、爬坡、逆风、大雨、海边、林间、山谷、稻田、城市、村庄……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1)从“买房”说起

记得去年到南欧出差时,每到一个地区沈主任总会问起地接关于房价的问题,房子成了跟市民幸福感息息相关的东西,而高房价却是现实的一道坎。台北的高房价也是一个现实问题,一位台湾朋友感慨说:“房子动辄上千万(新台币),按现在的薪资水平谁买得起?”

台湾的薪资水平已经多年没有明显提升了,有一次参加论坛,一位专家就说:台湾这些年的收入停滞不前,政府还要拿掉劳工的七天假,那他们还不跟你急?工资收入没增进的情况下,拿掉假期的感受很直接,所以劳工群体如今坐在街上绝食抗议。

话说回来,整体经济环境不行,台北这两年的房价是下跌趋势,而房租也跟着有些下跌,至少是没有涨。搜了下租住周围的房租房价,从房租来讲大概每坪约1000—1500元(新台币),而房价约是60—100万每坪(公寓住宅多为十几坪,每坪约3.3平方米)。

1451653502

问过一位媒体同行,他说租住的房子几年来都是7000元,这对于深圳的打工族来说,听起来只有羡慕。据了解这里的媒体人,工作几年后收入都能达到4万以上(新台币),这样的房租对他们来说构不成生活压力。不过毕竟薪水收入追不上房价,这里好些年轻人成家多少也得靠爸妈。

之前台湾房屋智库有针对已婚和目前有稳定对象的购屋族进行“结婚购屋问卷调查”,调查显示,32.6%婚后和父母同住一房,有30.3%住同县市,15.8%住同社区当邻居。进一步询问婚后(或规划)的房屋来源为何,结婚购屋需要长辈金援的占47.4%,33.2%需要头期款,14.2%需要大部分款项或直接赠与,不过仍有52.6%的人自己和配偶购买。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0)从“市集”说起

赶集是一项传统的活动,人们定期到集市做商品买卖,不过如今传统的集市多被超市、网店所取代,人们对“赶集”的印象越来越淡化。但在台湾,你可能时不时就能看到“集市”的身影,农夫市集、创意市集等等,不仅可以直接跟农夫买新鲜的农产品,也可以现场看手工艺人展现手艺。

在台北市林森北路与北平东路交叉处有一个“希望广场·农民市集”,这里是台北市民周末的好去处,每逢周休二日就有来自台湾各地的农民将自家产的农产品摆上展位,屏东的椰子、台东的释迦、花莲的好米……

xiwangnongchang

“希望广场”源于1999年“9·21”地震后,为了帮助灾区农民,台湾农业部门寻得此地创建一个优质农产品展售据点,开放给农民摆摊,借由商业生机给农民带来“希望”。如今“希望广场”的市集活动基本由新北、南投、台南、台东、苗栗、嘉义、高雄、桃园、云林、彰化、宜兰、花莲等地轮流设展,像2016年11月分别就有台南市青皮椪柑、云林县木瓜酸菜、新竹柿子、宜兰县黄金柑等四个特色展售活动。

今天的“希望广场”已发展成为台北重要的假日农市,不少台北市民前来挑选新鲜的农特产品,相对超市网店,市集更能感受农民的热情。来自宜兰冬山乡的游正福11月27日带着新产的蜜香红茶(好像也有人称为宜兰冬山素馨紅茶)前来“希望广场”,亲自泡茶招待展位前的顾客,他说自家有茶园欢迎我到宜兰做客,“台北坐火车到罗东车站下车,再走一段就到了。” 继续阅读

三毛故居:清泉五峰乡的梦屋

三毛说过“每个人都得有个梦;要是没有,就只有肉体活着,我不能这样活”,三毛的梦,可能就藏在新竹县五峰乡桃山村清泉262号。这里是“三毛的家”,这位走遍59个国家地区的传奇人物,在这里虽然只作人生的短暂停留,却在字里行间留下她深沉的爱。

“当我想到清泉时简直有种痛。它并不是一种折磨,但竟如此痛。每当生命中出现太美好的事物,我总觉得痛和孤独。……清泉的朋友每晚都进到我梦里来,这些人的脸令我心痛。”

sanmao

清泉是一个山地部落,从新竹平地往清泉约40公里路,沿着上坪溪而上,山路蜿蜒。三毛与清泉的结缘是因翻译《清泉故事》一书,而前往清泉部落探访久违的丁松青神父,那是在1983年。

三毛在《清泉故事》的序曾提到第一次到清泉的景象:“进入无边无际的芒草深山,(台北十点出发)才不过下午两点多钟,世界已经完全变了。”在此之前,1979年9月30日,三毛的爱人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而后三毛一直陷于极度的痛苦中,1981年三毛决定结束14年异乡流浪的生活,回台湾定居。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9)从“机车”说起

都说台湾有三多:机车、槟榔、夹脚拖。

想拍机车的场面,守在某个红绿灯路口就可以;如果想拍出“机车大军”的壮观,那就去台北桥台北端的机车闸道。

台北桥连接台北大同区和新北三重区,以前没桥的时候隔着淡水河,只能依靠大稻埕码头,后来桥建成了,每天早高峰便是机车大军涌入台北,这里有个长长斜坡,摄影师常常来此取景——机车瀑布!

jiche1

台湾有2300万人口,而机车数量大概有1400万辆,算下来每两个人几乎就有一辆机车。在大陆难以看到这样的景象,深圳广州都禁摩限电,跟台北比较起来,可能是因为在城市规划上就没了条件。其实机车作为交通工具,能够满足多数中下层百姓的需求,毕竟汽车需要占用一大笔开销,而机车省钱。在捷运已经非常发达的台北,机车有时候也代替了一些捷运站接驳公交车的功能。

台湾的机车发展要从日本殖民时期开始,当时是先有自行车,后来在自行车上装上汽油箱和马达,才有了机车。台湾光复后百业待兴,先是从英国进口机车整车,后因禁止整车进口,出现了许多商行进口零件再拼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鼓励自行制造,当时刚好搭上日本输出机车和相关技术,台湾一些厂商选择与日本技术合作,然后机车行业逐步走向繁荣。

lianlianfengchen

机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人们的生活工具,到了八十年代,台湾的机车销售量稳定成长,外销也大幅度增长。目前台湾机车的设计制造已完全独立自主,远销欧美,一度还登上全球第三大机车生产地。 继续阅读

张雨生故居:眷村旧屋听雨生故事

每年11月12日,台中大度山花园公墓的“雨生园”总有不少粉丝前往凭吊,如果不是1997年那场车祸,如今张雨生已到知天命之年,他的歌声是否依旧高亢?又会有多少为人传唱的新作?可惜一切猜想在他31岁时戛然而止。

张雨生1966年出生于澎湖县马公镇笃行十村,如今故居成了“张雨生故事馆”。“一个摇滚的诗人,一个自由的灵魂”,这是张惠妹在他故居的留言。穿梭在低矮狭窄的房屋中,伴着张雨生的歌声,从一张张专辑、照片以及家书,可见其匆匆一生。

眷村里的“孩子王”

笃行十村位于马公西城门外一带,日本殖民时期建有日式宿舍群,台湾光复后成为眷村,这里也是目前澎湖保存较好的眷村文化保护园区。出西城门往笃行十村行走,不一会就能看到一片低矮的建筑群,路边指示牌提醒张雨生的故居就在巷子里边。

11月已是澎湖的旅游淡季,凛冽的东北季风笼罩岛上,笃行十村不少房屋的门窗、屋顶已随风消逝在岁月中。张雨生的故居原是2巷22号,面积很小,如今的“张雨生故事馆”是将其故居连同隔壁四栋老房子一起整修而成。

guju

“雨生的家由记忆的长廊进入”——根据指示牌穿过僻静的小巷,就来到张雨生故居的正门。进门左手边是卧室,右手边是厨房,卧室仅2坪(约6.6平方米),是张雨生小时候一家人休息的地方,厨房只留下简单的烧柴炉灶,写着“这里是雨生童年最爱流连的地方,菜还没上桌他就在旁边打转”。

张雨生出生时,少雨的澎湖连日下雨,故父亲张建民为其取名“雨生”。雨生从小就喜欢跟着父亲听相声、看电影,在母亲张惠美的记忆里,张雨生从小也很有表演天赋,当时跟着母亲在艺工队,雨生就调皮地穿着高跟鞋跑去逗严肃的士兵开心。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8)从“鹿港小镇”说起

我不是听罗大佑的歌长大的,不过说起鹿港还真的是从他的《鹿港小镇》知晓。

鹿港很小,从天后宫出发,沿着鹿港老街往龙山寺走,再沿着中山路返回,不用半天时间基本就把景点走完。像一个边远小镇,并不发达的交通,入夜不久街道上车辆人迹已稀,诚如歌曲所说“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徘徊在文明的人们……”罗大佑并未到过鹿港,从漂泊在台北的鹿港青年口中,一首冲击打工族心灵又带有反思城市化的歌曲就这样被传唱。

dayoujie

上世纪台湾经济腾飞时,城市成了年轻人打拼的选择,即使到了今天,许多鹿港年轻人依旧选择台北或者离得最近的台中去工作,这边多是工厂。可能一首《鹿港小镇》吸引了游客前来,但鹿港经营租车服务的李先生说,鹿港的发展其实并不靠旅游业,地方小,许多人是租车游台湾就顺路过来,在鹿港老街天后宫转转就回去了,最多就住个一晚。

我在鹿港时就多住了一晚,看看鹿港的清晨是什么模样——前一天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成了空巷,早上7点多有些只有零星几家早餐店,袅袅炊烟,有些人家赶早开着机车买早餐,这景象竟跟我老家如此相像。没有了吵杂的人流,清早走在狭窄的巷道中,倒也觉得“文艺”。

李先生告诉我说,其实鹿港的发展更多是工厂,很多人应该会知道这里的台湾玻璃厂、缎带厂,因为这两个将文创思路跟工厂厂房结合起来,如今游客到鹿港多会选择去转转。但可能大家不知道,像NIKE、ADIDAS这些名牌鞋,多出自鹿港的宝成集团,早期台湾企业的崛起许多是靠代工,如今宝成在鹿港这保留研发中心,而流水线则转移到大陆等地。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经济步伐往往快于文化,于是城市化进程总引起人们的反思,年轻人向往商业发达的地区,钢筋水泥筑起城市森林,人群疯狂涌入,然后又突然感慨、发现往昔许多记忆是如此美好。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7)从“百年老店”说起

说起百年老店,如果到北京的前门大街走一走,那可真不少。不过放在台湾地区,还真难找,毕竟在过去的百年里,台湾经历风风雨雨,如今连最知名的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都面临着危机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光复,那段时间以及之后开设的店,也就是有五六十年历史的老店如今有很多;但如果要找个所谓的“百年老店”,那时间是在日本殖民时期。有一次到纪州庵,原本这是成立于1917年的日式料理屋,不过台湾光复后日本人离开,这座料理屋如今成了“文学森林”。

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在台湾成立的百年老店就是金春发牛肉店,这家店创建于1897年,就是期间地址搬迁了几次,不过饮食类果然比较容易保留下来,毕竟民以食为天。

1705322724

也有百年老店是在大陆创建,中国国民党就不说了,不过有三个书局是在台湾光复后设立台湾分部或1949年跟着迁台,并经营至今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

商务印书馆1897年成立于上海,算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化出版事业,1947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在国民政府规定下更名“台湾商务印书馆”;

中华书局成立于1912年元旦,跟“中华民国”同时诞生,也是创办于上海。1945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总管理处迁台正式在台办公;

世界书局1916年在上海福州路正式成立,后也跟着迁台。这三家书局原本都在台北的书店街,即重庆南路上,如今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都已搬迁,仅剩世界书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6)从“金马奖”说起

飞机降落在金门的那天,刚好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其实金马奖跟金门还有点渊源。

“金马”二字源自金门、马祖,金马两地是当年两岸对抗的前线,据说以“金马”命名主要是为了鼓励电影文化方面能效法前线“国军”的精神,毕竟这里发生过古宁头战役,也多可见“勿忘在莒”的口号。

wu

金门自古属福建泉州府同安县所辖,只不过如今由台湾地区管辖。在这里你要是拿出手机,信号说不定是被大陆的通讯商覆盖了,如果天气晴好,在金门可以望到对岸厦门,两个岛面积也差不多,不过看对岸高楼崛起,而金门像是郊区。

金门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高楼建筑,可能因为这里没什么高山屏障,每次台风一来都是饱受摧残,所以金门人将漳泉一带狮像辟邪的习俗引入,在村庄出入口常可以看到“风狮爷”。不过也可能与其军事地位有关,想想当年金门炮战,从1958年开始到1979年,据说有超过100万枚炮弹落在金门,而这些炮弹弹片、弹头也成就了后来的金门特产——金门菜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5)从“BIYASU”说起

一开始以为台湾的住宿饭店都会备有一部《圣经》,因为不管是在太鲁阁深处的布洛湾,还是在高粱地上的民宿,客房里都有一本,后来在鹿港高雄发现这并不是标配。

说起布洛湾,又想起太鲁阁族的问候语:“BIYAGU?”“BIYASU!”

这是我到台湾学的第一句少数民族问候语,也是唯一记下了的,后来在拉蓝的家、清泉五峰乡分别也了解阿美族、赛夏族的,可都没记住。

据了解,在明朝之前,汉族尚未大批移居台湾,当时岛上就已经存在不同文化、语言、生活方式的族群;后来汉族移居开发,族群因为贸易、通婚等和汉族逐渐融合,不过分布在山区的族群依旧保留自身文化语言。

台湾光复后,有一段时期简单分为平地同胞和山地同胞。不过如今越来越多族群追求自我认同,截止2014年,台湾地区认定的少数民族群有16个: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布农族、卑南族、鲁凯族、邹族、赛夏族、达悟族、邵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还有一些在认定当中。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4)从“憂鬱的烏龜”说起


上图是人民日报“彭于晏”老师与旺报戴老师合作而成的书法作品,虽不说至臻至美,但两位老师研讨简体、繁体字的精神可嘉。

戴老师在我们面前一笔一划地把“龜”字写出来,但让我自己来写还是无从下手。在电脑手机普及的今天,用笔手写的时间很少,甚至有时候在书写时会忘记某个字该怎么写,更别提让从小接受简体字教育的人来写繁体字。

在台湾的日子,手机总在简体繁体之间切换,在金门时赵兄看到我用手机九宫格打出“繁体字”,很是惊讶。其实还不是多亏了系统可以自动转换字体,不然学着用注音输入法,那我估计要崩溃,因为看着键盘感觉就像五笔输入法。

其实感觉也用不着切换,因为彼此看简繁体字还是看得懂的。前几天在简体书台湾高校巡展上,中国文化大学阅览组组长陈依宗老师跟我们说,台湾学生阅读简体书基本没问题。简体书在台湾的受众基本来自大学校园,集中在文史哲类,所以这些卖简体书的经销商多分布在大学校园附近。听北京华艺出版社他们说有台湾经销商去年还要了一些大陆漫画图书,真好奇是哪类漫画。反正应该不会是喜羊羊灰太狼之类,因为像年轻的戴老师会关注大陆的网剧《上瘾》,估计这些漫画也多半是耽美作品。

简体书店除了分布在校园附近,街头也有一些,像重庆南路就有不少。重庆南路是台湾历史悠久的一条书店街,全盛时期书店和出版社超过百家。 继续阅读

于右任故居:一树梅花一放翁

台湾北投有着温泉乡的美名,在北投溪流经的北投公园里,有一处古朴雅致的日式建筑——梅庭。这里曾是“一代草圣”于右任的避暑别馆,大门入口柱上“梅庭”二字就是他的亲手题字。

于右任,1879年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中国近代政治家、书法家、教育家,也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与谭延闿、胡汉民、吴稚晖为民国四大书法家,其长须飘逸,一身布衣,仙风道骨,被誉为“美髯公”。

梅庭

梅庭

从台北捷运新北投站出来,沿着中山路走,经过北投温泉博物馆后不消片刻就到了梅庭。梅庭大约建于1930年代左右,顺着北投溪河床坡地建造,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采用日式建筑的木架构结构,下层的防空避难室则采西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有着战争年代下的建筑印迹。

梅庭属于北投地区早期的豪华民宅,空间配置十分讲究,在屋外城垛式外墙可俯瞰北投溪的潺潺涓流,前后院绿树成荫,在屋内透过落地窗可赏清幽庭院,此外屋内还曾设有一温泉澡堂,现今则摆放着庭院模型。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3)从捷运站说起

驻台地点在台北捷运民权西站附近,这是同事几年前打下的据点,今年台北公布土壤液化危险区域,发现这地方中招了。不过也没什么,因为台北市区几乎都一样。

民权西站是捷运淡水信义线和中和新芦线的换乘点,这里距台北车站只有两个站,交通方便。住处楼下银行便利店都有,台风天那么多店家关门楼下的料理还继续营业着,确实好。平时闲来,可以坐捷运往北到士林找小吃,或者到北投泡温泉,又或者到淡水码头看看夕阳;往市区方向可以到大安森林公园溜达,或者爬爬象山,又或者到101附近消费。

在台北几乎每天都坐捷运,公交只搭乘过几次,因为采访的地点基本都集中在几条捷运线上,所以有一种感觉:台北满足了交通专家的理想,也就是发展公共运输,尤其是轨道交通。在大陆许多城市,发展公共交通几乎是专家们开出来的一致的治堵药方。

可能因为我平时少打车,所以对台北市区是否堵车没有直接体验。平时没看到什么堵车新闻,不过到了节假日,出入台北的高速路也跟假期深圳的高速一样堵成停车场。这边有一个比较特别,就是在长假时候会对这些高速公路进行“高乘载”管制,也就是高速公路成了HOV车道,要三人以上才能上高速。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2)从故宫三宝说起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到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成了必游之地。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当年老蒋到台湾时把瑰宝中的精品带过来了。所以在不少人印象中,去北京故宫经常是看看乾清宫看皇帝宝座,而到台北故宫则要提翠玉白菜、毛公鼎、肉形石这“故宫三宝”。

但是,你知不知道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只是认定为重要文物,而没有达到“国宝”级。真正的“镇馆三宝”实际上是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三件仅在特展时展出。

虽然级别达不到,但不影响翠玉白菜成为台北故宫最知名的文物,因为多数纪念品都是它。其实翠玉白菜在北京故宫也有一颗,就是样子没那么圆润,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看颜值,宝物也不例外。

所以有说法:数量上看北京故宫占优,但从质方面,台北故宫略胜一筹。可说到底,总是一家。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后因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华,文物南迁,一路飘摇。抗日胜利后文物复归,但随后内战局势影响,就有了部分精品迁移至台湾。先是有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再后来台湾方面又确定设置故宫分院,也就是2015年底运营的嘉义故宫南院。

所以台湾地区有两个故宫,哦,不对,除了台北故宫和嘉义故宫南院,其实还有一个。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