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02月

2009年寒假书单

这个寒假算是快终结了,羡慕朋友们手里的offer,而自己依旧在理想与现实中徘徊,想起回家前信誓旦旦说要说服父母,最终自己还是乖乖就范。也罢,有时候信一下命,看着自己手上那事业线还挺好的,只是好像没钱存而已。

偶然,在与小辉久违的一侃之后,借用中午时间,厘清这个寒假的书单。

《我也有一个梦想》

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的就职无疑是世界焦点,从《独立宣言》的诞生地费城出发,效法林肯乘火车前往华盛顿,举世瞩目下,期待在这位黑人小子手里出现一些奇迹吧。对于世界来说,奥巴马是一个符号,一个有着苦难奴役史的种族的重生;对于人类来说,他的成功是曙光,更多的人期待脱离金融海啸之日。

许多人都记得马丁·路德金“I have a dream”的呐喊,这个呐喊其实并不遥远,几十年前的声音依旧在英雄广场历史的天空中回响。美国的种族问题历来是政治家的话题,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我并未一一阅读,捧在手里的是关于美国种族问题的《我也有一个梦想》。美国自身标榜着人道主义、人权至上,然而一直以来,种族问题却成为他国对其抨击的痛处。读林达的书就是在读一个个历史故事,字里行间,便将美国200多年种族问题的发展展现在我们眼前。不可否认的,美国的确有着较为完善的法制,同时,这样一个契约社会的人民自身法律意识也令人惊诧。 继续阅读

由“大学生就业可尝试跳蚤市场”所想

大清早醒来,习惯性看看新闻,哪知2月5日的广东省委的交流会今天才出新闻,而且新闻点还是建议大学生转变就业观念,不过这一次可谓别出心裁——政府可为有心做小生意的大学生开跳蚤市场,大学生可尝试当当“走鬼”。所谓走鬼,是在几十年前的香港流动小贩违法摆卖时,逃避执法人员抓罚而相互招呼走脱的暗语,后来被人们当作无牌流动小贩的代名词。

别的不说,首先想到的就是一个新矛盾的诞生——大学生与城管,让我们这些文弱书生跟城管打交道,心里委实有些恐惧感。呵呵,仅当玩笑,毕竟和谐社会。其实大家都理解,金融风暴下的就业寒冬,找份理想工作的确不易,今年须要解决将近700万的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这担子并不轻。只是像“走鬼”这样的提议,我实在不敢恭维。

引用新闻报道中政协常委温洋领导的话“现在不少大商人,当年不也是‘走鬼’出身?李嘉诚靠卖塑料花、霍英东靠开杂货店、美国的戴尔靠送报纸起家”,其实说到底每个时代又有多少个李嘉诚霍英东呢,像盖茨戴尔这样的历史又怎能复制?每一个时代都有精英,只是精英毕竟是少数,在高校扩招、教育大众化的今天,加之备受批判的教育制度,大学毕业生并非全都是精英。我赞同关于就业观念转变的提法,只是对于走鬼的建议并不可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