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11月

记恋……

二十多年前的初夏,我恋上了冬妮娅——刘小枫在《记恋冬妮娅》开篇写道,一九九六年。

秋夜萧瑟,友谊书城有点冷清,或许是冷空气的缘故吧。习惯性地转转悠悠,不经意地看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五个版本,忽然有点重读的冲动。

初读已是11年前了,表姐买的刘心语译本,也是那时候,我记住了冬妮娅,或许应该说整本书我只记住保尔·柯察金与冬妮娅两个名字。如今对他们的印象已经模糊,也不知为何会为他们的结局感到遗憾,不懂爱情的我虽惦记着冬妮娅的性格爽朗、性情温厚,却奈何远不及心中对保尔的顶礼膜拜。

那时的我真对保尔精神充满狂热——“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应当怎样度过呢?每当回忆往事的时候,能够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中学课文读这段话时依旧热血沸腾,许多人更是将这段话成为中学作文的引用经典。直等到大学读到刘小枫的《记恋冬妮娅》,才知晓自己何等浅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