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12月

我说我的

我的工作使得我将不定期会长时间无聊、疲乏地对着电脑,当然残酷的职业病案例也不定期给我提醒,并非杞人忧天。还好,如今健忘的个性让我比较从容地面对工作、生活,不至于噩梦连连,成为弗洛伊德的分析对象。

工作以来最大的失败就是没能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反而自己越来越变得现实,自甘堕落地一味追求物质文明,忘记了党的教诲——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个必须好好反省,进行自我批评。

他们都说我不像文科生,不够活跃,过于低调。我承认自身存在不自信,当然也有其他不可告知的原因,就让我狡猾地避开不谈。我不乐于谈太多关于工作的事,毕竟对我来说,跟工作挂钩的词是生存,我更喜欢谈点生活,好吧,就当我在装13好了。

装出来的生活总是有点高雅情调,但实际上我那健忘的生活乱七八糟。工作上忌讳不懂装懂,生活上我可是肆无忌惮,于是,如堂吉诃德般傻乎乎地,自以为高贵的评头论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