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1月

角色

常言人生如戏,冥冥中注定的真理让我们这些刚走了人生四分之一的年轻人来说,真觉有“倚少卖老”的不知趣。想来想去还是马家辉一句“看戏久了,自己也成戏了”来得真实。

上帝的丑角

这个社会不排斥热闹,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不过现实中太多的人入戏不深,他们很好地扮演了观众,所以戏里戏外对他们来说是区别开来的两个世界。

柴静提到尼金斯基时提到一次莫斯科的大马戏团,小丑爬上梯子的最高处,小丑摇摇欲坠的样子让观众大笑。当小丑站在最高端以一种悲苦的口气说“笑,你们就知道笑,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观众笑得更厉害。

我们都过于理智,撇开自身日常的闹剧去欣赏荧幕中卓别林、憨豆先生的滑稽,用置身事外的态度为自己寻一个开怀大笑的机会,有时候我们都太懂得享受生活,无须顾及戏中人的喜与悲。假如我们都如上帝的丑角——尼金斯基般专注,舞台上估计就剩一片空白,入戏太深的时候我们挣脱不出生活的戏剧情节,有自己的角色有自己的表演,人生如戏。 继续阅读

深圳日记

张爱玲曾说:香港是个华美而又悲哀的城市。我想此话之于隔岸的深圳亦是恰当。

《深圳日记》这部话剧讲述的是关于深圳生活中梦想、事业、情感的故事。在深圳这座城市,有华美的梦想,也有成为牺牲品的悲哀的情感。多少人满怀希望闯进来,却又有多少人无奈地却又不甘踏上回头路。城中村里,蚁族们继续着蜗居生活,甚至继续着为理想苟延残喘。

他们说深圳是一个可以相信奇迹却不可以相信爱情的城市。话剧里婉转透露出一丝苗头,算是告诫深圳的男女们为自己留条后路,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深圳,一个充满奇迹与幻变的城市,当然,这幻变包括情感。

我总喜欢自己的想法与众不同,或许是有失偏颇吧。他们说剧中男主角将辞退信留给自己是一种比较理想、人性的表达,导演如此安排只不过是利用情感来唤回在事业里迷失的情感心灵。这只是剧情需要,而也有处理不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