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2月

在路上,不流浪

“一树一菩提”,其实我并不懂这话的意境,这是在读舒国治《流浪集》时的感觉,他的文字并没有让我跟随他的脚步去各地流浪,反倒是将我从社会角色中抽离开来,享受一刻不食人间烟火的闲憩。

读不懂舒国治,虽说一开始读出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自由向往,却丝毫没有“垮掉的一代”的影子。在这个如此急躁的社会,他会在书中夹一张“世道再难,也要呼吸顺畅”的书签,他会悠闲地侃侃所谓流浪的艺术,说“最不愿意流浪的人,或许是最不愿意放掉东西的人”。

对于这样一个人,第一感觉就想为其戴个“清新”或者“文艺”的帽子,如同陈老师。我是个俗人,感慨不出“未能一日寡过,恨不十年流浪”,不过对于台湾这类文艺作品倒是有些偏爱。就像一位清新脱俗的女子,怎不令人动心?

一直觉得台湾有着更为深刻的中华传统文化,相比大陆,台湾少了政治对文化的束缚。文化传承与发展需要自由的保障,也正如此台湾文化作品中演绎的现实与传统的矛盾更为强烈。

之前读过蒋勋的《孤独六讲》,如今读舒国治的《流浪集》,感觉书中体现的美学思考十分相似,难免产生“一树一菩提”这种朦胧的意境。反观《在路上》,那是一种强烈的情感表达,放纵性情,耽迷酒色,随心所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