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2月

那些天在北京

迁徙

要不是一次长途旅行,竟不知这社会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大批的人在迁徙流动。

列车满载驶向北京,旅客各抱心思奔向远方。不必知道彼此的姓名,一路同行便是缘分,于是打牌、瞎侃、磕瓜子在列车上都已司空见惯。

一路向北,列车多经过郊区,自南向北窗外景色也逐渐萧条,从树叶依旧到光秃枝干,从一片绿色到一片白色的世界。踏上北京西站的那一刻,一股寒冷窜进裤子,只是下午两点时分,但北京的天灰蒙蒙像进入了傍晚。

在小西天一家青年旅社预订了住宿,的士上好奇心让我没了防心,跟司机说第一次来北京,不时指着外边的建筑问。一路经过的有卫生部、各大银行总部、西直门,司机很热心,直到下车的时候他才提醒我说:以后别跟的士司机说你第一次到北京这类话,以防被骗。想来我的运气不差。

寄宿的青年旅社是一个四合院,办完手续放下行李,我便背起包往外走——感受北京。 继续阅读

广州大学城

原来在一个地方生活过一段时间,或多或少会有特别的感情,或者怀念或者感伤抑或是咬牙切齿。回到两年前自己离开的地方,虽然几乎不再有熟悉的面孔,但擦身而过的,依旧是青春的味道。

2011年12月2日,在深圳的朝阳下我坐上开往广州大学城的大巴,车上多是学生,有赶招聘会的也有回广州学校的,估摸是在深圳实习吧。中午时分,汽车驶进广州大学城,透过车窗我再次见到两年前的景象,视线范围的变化不是很大,起重机少了,树木依旧碧绿,纵然在这寒冬时节。

“前面左拐就是中部枢纽汽车站了。”司机提醒我,一下想起05年刚踏上大学城时,也是在中部枢纽换乘公交到华工。拖着行李箱到了北亭村一家旅馆住下,离开大学城那会北亭广场好像开张不到一年时间吧。

记得大学那会,大学城几个村子里很少有旅馆、租房,而今我像走进一个“城中村”,一些学生在村里租房准备考研,也有一些外地赶来参加各种各样证书考试的学生。开旅馆的多是村里居民,不过如今有些学生也开始打出“概念旅馆”,服务对象多是学生情侣。

一到冬天,在大学城明显感觉昼夜温差大,白天的冬日暖阳,夜里风大令人直打哆嗦。不过在这里生活并不感觉冷清,可能你会说入夜之后一片静寂,但如果你恰好在等381、382或者大学城公交专线,那会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忙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