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7月

未來報紙或成為身份象徵?

圖書算不算收藏品?應該算,姑不論古籍禁書之類,很多精裝書價格不菲,瞧中國一些幹部的書房里不都擺著漂亮名貴的精裝書,而這些書多是一種象徵,以示人居上層社會、精英階層。那麼報紙呢?會不會有一天也成為一種身份象徵?

經濟學上有個物品資源稀缺性的說法,雖然報紙的原材料-木漿-樹木屬於可再生資源,但是人口增長速度快-需求增長,而環保綠色等觀念越發普及-原材料受限價格上漲,加之報紙受到新媒體衝擊-廣告收入萎縮,報紙將面臨困境,或搶占新媒體市場或提高價格。

報紙搶占新媒體,目前來看國內報紙多是以賣出電子報內容為主,也有嘗試像《紐約時報》網站一樣收費的,但最終還是回到免費。如今平板電腦逐漸普及起來,報紙雜誌也開始推廣APP客戶端,不過報紙依舊免費策略,雜誌則采用收費的多。歸根到底,還在於報紙將獨家內容賣出,在中國,購買一份電子報的內容就可以惠及整個網絡。 继续阅读

深圳人-普工作家

深圳人
(二)普工作家

《世事洞明錄》,咋聽有點鳳凰衛視“社會能見度”的味道,出自深圳一位自稱普工之手,近30萬字。這些字是他在2011年6月至9月期間碼出來的,以他的話說,他想通過寫書去影響一部分人,進而促成社會哪怕一點點的改善。

我沒見過他,偶有閒聊,只知道他的姓名,知道他比我大兩歲,知道他是天涯社區的寫手,也是在前些日子才得知他的另一個身份-作家。其實他還是喜歡以普工自稱,在深圳打工已有三四載,剛到深圳那會花了15元買了本高中文憑才混到普工的活。

這樣一位高中沒畢業的普工,對文字的拿捏卻游刃有餘,文言文白話文甚至詩詞均不在話下,他說從小看書很快,一目五行沒問題;這樣一位普工,當其他工人下班三三兩兩借酒消遣時,他會上網瀏覽新聞,在論壇針砭時弊。 继续阅读

天堂,地獄

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要往哪裡去?

讀書至今,遇到這三個問題我還是選擇迴避,因為無從回答。而馬原則在《牛鬼蛇神》中用小說的形式嘗試著解答,結果回到了生命、回到了生活。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不管身處最接近天堂的地方,還是棲居最原始的叢林,不管你來自天南地北,也不管你去往天涯海角,你就是你,你用自己的活法回答哲學上的三問。

小說的結構獨特,一邊講述故事,一邊在每一章後帶個人闡釋。雖然在情節上影響小說閱讀,破壞讀者的獨立思考,不過這本書本來就是作者對哲學三問的回答,如此穿插亦是無可厚非。

書共四卷,分北京、海南島、拉薩、海南,如按小說情節可理解為:相遇、拜訪、待客、相守。其中相遇回答了“我們從哪裡來”,而拜訪待客回答了“我們是誰”,最後相守回答了“我們要往哪裡去”。

以人的一生來說,三個問題可以分解為起點、過程、終點,其中跨度最長的是過程,而這也是書本濃墨重彩的部份。 继续阅读

目的與動機

如果你在睡前有看書的習慣,請遠離懸疑偵探類小說,膽子小的人會害怕文字營造的氣氛,膽子大的則會沈迷其中一發不可收拾,一直看到故事結束。享受文字的過程,暢遊於無限的遐想空間,可文字一旦成了影像,總是有些力不從心。

最近看了兩部影片均於破案有關,一是《四大名捕》,一是《東野圭吾懸疑故事》(第一季還沒結束),如果從影片的破案情節來說沒甚麼看頭,遠不如書本里的精彩。失望之餘,卻發現除了最終破案這個結果,兩者還有個共同點-愛情。

《四大名捕》從影片開始便埋下無情(劉亦菲)與冷血(鄧超)的情絮,隨著劇情發展,最終破案時終成眷屬;《東野圭吾懸疑故事》目前三集的案情均與愛情相關,兇手無一例外是情侶中的一方。不同的是《四》將愛情作為結果、目的,而《東》則將愛情作為兇案動機。

深圳人-維修工

深圳人
(一)維修工

“我每年的收入基本就靠這六個月,賺半年養全年。”李師傅站在防盜窗的架上,一邊檢查空調外機一邊不忘往室內探個頭聊會天。他是客家人,廣東三大民系中勤勞樸實的代名詞,耐磨的皮鞋、耐髒的衣著,笑呵呵的臉絲毫看不出倦容。

深圳的夏天離不開空調,滾滾熱浪,縱有風扇也難緩汗流如水。市區里高樓林立,城市熱島效應讓人彷彿置身桑拿房,只不過不是享受而是受罪;而時不時停水斷電的城中村在炎炎夏日則猶如人間煉獄,密不透風的握手樓群、擁擠的村巷小道,加上煙霧迷蒙的燒烤攤檔。

在這個城市蒸籠里,許多人許多家庭其實就擠在一個單房,其中就有李師傅一家。在新樓盤如雨後春筍的深圳,這個村還是保留原樣,毗鄰的是以前的公務員小區,可能這緣故所以一切依舊,只是業主基本搬走了,如今多是租戶。 继续阅读

7月19日的吐槽

部門新來兩位實習生,新聞專業的,不到兩天時間對新媒體部的定位就有了質疑。與提前報到的另一位實習生一樣,只是少了一句“無聊”的點評。

報紙發展新媒體,走所謂的全媒體戰略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目前哪一家算是成功還有待考證。不過就具體國情,多數報紙總會將自己的戰略捧得滿天飛,這裡我得檢討一下,明明發現很多不足,卻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給內刊盡寫些本報新媒體方向上的成績,自誇個在全媒體道路上氣宇軒昂。

如今不由得感到害臊,對自家尚且如此選擇性表述,日常報導是不是該打個大問號?今天下午,報社組織新媒體部平台運用的培訓,對象是采編人員,可萬萬沒想到弄出個大笑話。作為媒體人,對新媒體工具竟如此陌生,如果說年齡關係對新事物接收能力稍差那也罷,可培訓現場竟然毫無秩序、此起彼伏喧譁不斷,導致培訓被迫中止。 继续阅读

兩張報紙

讀書那會覺得,南周、南都、中青報是難得有骨氣的報紙,可能因為在學校接觸的報紙少。工作以來在媒體混日子,發現有傲骨的報紙不止於以上,新京報、東方早報、瀟湘晨報以及今年以來越發敢於出聲的新快報。

而就在這兩天,新快報、東方早報先後因言獲罪,兩位陸總一被“回家”一被免職。據聞新快報轉型社區報,省外題材不能碰,評論深度不能碰,看了這兩天的報紙,除了廣州本地新聞資訊加文娛報導,體現一張報紙態度的版面已經消失了,陸總也微博表示-得償所願“回家”。而對於東方早報,業內人士更是哀悼惋惜,網傳東方早報系因《民企本就有權進入所有市場》一文而導致社長被免職,副主編被停職。

對於這兩張報紙,接觸較早的是新快。大學時候在廣州,而且有同學在新快實習,新快給我印象較深的在於調查報導以及娛樂,當時只是實習生的同學就得徹夜守在江邊做調查,對比一些在其他報社混日子的人,他的經歷是一筆財富。而東方早報,則是我理想的寄託之所,2011年5月31日的《三峽五大疑問現場報告》讓我情不自禁設想-如若我也有此一期報導,那新聞生涯便無憾也! 继续阅读

落腳深圳

除了中國足球,能夠被樂此不疲地批評的就數城市了,每個城市都逃不掉的劫數,硬件軟件人口素質,人們總能找到一個點發起攻擊。批評聲後,又漸漸衍生出另一種特色-排行榜,競爭力城市、宜居城市、文化城市,排行榜也不止於正面宣傳,冷漠、雜亂等也會有榜單。

深圳是個備受榜單關注的城市,特區的特殊待遇,卻也是爭議很大的城市。深圳有很多稱號,圖書館之城、志願者之城、鋼琴之城、設計之都、生態城市以及城市競爭力榜的常客,而最最熟悉的莫過於“文化沙漠”的說法,暫不論對與錯,今天只是碰巧跟風談下城市。

今天看到一段文字:經濟學家樊綱指出,深圳活動人口應該達到3000萬,他認為創造就業多、產值多就應該讓更多的人分享,讓這個城市在擁擠中更加繁華,無限發展。在網上檢索下,發現對人口這個說法已是幾年前的事,深圳目前人口1500万,如果繼續增加會出現甚麼局面? 继续阅读

搜索的蝴蝶效應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笑了。其實人是一種情感的動物,無時不刻不被喜怒哀樂、生老病死所左右。別總把理智這個詞掛嘴邊,一個饅頭都能引發血案,更別說一個看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某一刻屁大的事就能挑撥人的神經,然後大家就這樣情不自禁地陷進去。

《搜索》講的是一個蝴蝶效應的故事,一件小事被媒體網絡放大,進而影響牽扯其中的每一個人,最終家庭破裂、戀情終結、工作失業等,人生百態輪番上演,看戲的人不免唏噓感慨。

網絡是一種弱關係,但在我們國家卻有著神祕的力量。2008年以前可能這股力量仍處於潛伏期,汶川地震後到如今,由網民自發聚集展開的活動/運動不在少數,所以也有人評價稱網絡,特別是微博等自媒體推動了我國的公民社會進程。

由弱關係引發出強力量,這背後催生的因素應該是網民群體的共鳴,有著強烈的一致的情感。這個共鳴將散落的個人意見凝聚放大,輿論不斷激化,積極層面可倒逼問責,消極層面可毀信破譽,《搜索》講的就是消極影響。 继续阅读

捂住信息無非是掩耳盜鈴

今天收到兩個通知,一是不提“社會化媒體”,一是省里下發的媒體官方微博的管理辦法。想想或許是政治因素導致,近期微博上對一些意見領袖也是嚴加監管,好些人被關進小黑屋,連人性化十足的美國駐上海領事館也犧牲了。

文件通知的精神不便放到網上,只能說對媒體使用微博又加了約束條件。梁啟超說過: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把面向大眾的媒體口管好,選擇性地讓社會群眾接收信息,想來一片和諧桃花源。他們懂得在如此社會化的現狀,捂住信息無非是掩耳盜鈴,可選擇的解決辦法卻是“防備”而非“溝通”。

也難怪會有“沒有新聞的城市”,也難怪會陷入塔西陀陷阱。今天在知乎網上看到一個提問“南方系是造謠還是客觀”,有如此發問可見官方與所謂南方系的截然相反,才令到群眾徘徊中間不知取捨。至於各位知乎專家各持己見,恕不贅述。 继续阅读

藥與工作

有些藥平時沒甚麼用處,可到了緊急關頭偏偏獨缺;而日常常備的藥,應對小磕小碰妙處多多,可這萬金油的功效到了特殊場合,只怕有等於無。

這是第二次了,上一回是在兩年前,當時因為胃酸倒流導致食道燒傷。翻箱倒櫃沒找到甚麼合適藥品,除了感冒藥雙飛人,稍微可以搭點關係的就屬正露丸了,沒辦法只好跑去藥店。而這一次,手臂被燙傷,以為擦點雙飛人就可以恢復,沒想到隔天起泡、兩天飽脹慾裂,終於不小心破了。

不敢繼續用雙飛人,用衛生棉棒輕輕撥開那層微微發黑的皮,原來皮下的世界是那般模樣-粉里透紅,沒有血染,與電影里看到的差不多。棉棒不小心碰到,一陣灼痛,趕緊往傷口吹吹風。如今看來是不能碰水了。

想著用創口貼,可這大熱天怕是會加劇感染,無奈之下又得跑一趟藥店。回來的路上,想想這藥膏估計等於一次性藥品,上回食道燒傷的藥也只用了一次,然後過期扔掉。矛盾!看似全效的長期使用性與對症下藥的一次性,生活工作中不乏此類矛盾,最典型的就是專業人才與全面發展全才的問題。 继续阅读

新聞編輯室的夢

或許你會發現,往往推動組織、團體前進的是理想主義者,甚至在這些理想主義者身上會散發出“專制主義”的氣息,驅使其他人往一個方向走,但也就在他們的堅持之下,組織團體改觀進步。喬布斯如此,胡舒立或許也是。

一個人如果遵循他的內心去活著,要麼成為一個瘋子,要麼成為一個傳奇。在看完毛姆《月亮與六便士》之後,我用這句電影台詞評價高更;如今這句話同樣可以用來評價《新聞編輯室》里堅持專業主義的新聞人。

大學的新聞課程接觸到“無冕之王”這詞,可自相矛盾的依舊是課程,中國特色的新聞必須加上一個黨管前提,所以自此打消所謂的“新聞騎士”目標,僅僅留下一個“新聞理想”的詞勉勵自己堅持,盡最大努力去維護所剩不多的新聞人的尊嚴。 继续阅读

怒而破,愛而立

微博改變中國,相信許多人對這句話的理解更多的在於言論相對自由方面。今天聽了鄧飛的講座,他提出“有破更要有立”,而利用微博發起一輪輪公益活動就是他“立”的嘗試,不禁想起深圳十大觀念中的-空談誤國,實幹興邦。

愛與恨,源於人內心深處,由內而外散發力量;由人及眾,水聚成流,不可小覷,往往推動社會變化的就是這兩股匯聚個人情感的爆發力量。

微博上我們會發現,除卻各界明星嘮嗑引發的追捧好奇,中國網民關注最多的無非兩者:一是對不正常事件的追問、對公信力的質疑;二是對弱勢群體的關懷、對受害者的同情。這兩方面無非就是恨與愛,鄧飛將這兩股力量概括為:憤怒的力量、柔軟的力量。 继续阅读

饭局

包间不是很宽敞,复古风格,地毯、窗帘均偏暗红色调,实木桌椅,灯光下的房间显得庄重,进门左侧的壁柜上摆着几件“古董”,有瓷器有琉璃 ,一层玻璃隔着不让人有机会把玩,不过也不会有人想去细瞧,因为这里只是一个饭局。

宴请人还没到,大家没啥讲究倚在沙发上,旁边两位宴请方的助理忙着点菜,不时冒出“你们这里的菜还真高档!”已到包间的人三三两两凑着聊天,一位穿着灯芯绒外套的中年男坐在靠墙的沙发上,悠闲地抽着烟,外人很容易看得出他的地位比其他人高 ,只是嗅觉灵敏的不难发现他的这套衣服应该很长时间没洗了。

中年男偶尔对旁边另一位显得乖张的眼镜男说几句话,眼镜男笑容可掬,可能是常年的笑脸相迎使得他的脸颊明显定型,脸颊鼓起来的肉没有令他稍显富态,反倒把圆溜的眼睛挤了去,玻璃的眼镜片后是两条瞇着的缝,可惜还是藏不住发亮的眼珠,像极了发现宝藏。我坐在他们旁边自顾自喝茶,两位年轻人站在房门口不远处,隐约听到他们在谈当天外出遇到的事。 继续阅读

媒体的职责在于记录而非公关

有些事,无法假装看不见;正如有些人,无法假装家乡万象和谐,让那些“为民谋利”的说法见鬼去吧,让“当家作主”在今天成为现实。虽然媒体无法像群众自设主观立场,但不至于万马齐喑,今天之媒体,依旧束以党管的链锁,甚至已将链锁当初宠物项圈,实在可怜。

今天依旧看不到多少什邡报道,不过中国青年报的一篇评论眼前一亮——《有些事,无法假装看不见》。评论是一张报纸的态度,我忍不住用官方微博转发了这篇评论,可惜这一转发活不过1小时。部门领导直接删除,着实令人遗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