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0月

市场与观念

两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在城市混迹多年,有一天他们坐下来谈“创业”,摆在他们面前的产品资源有两个:一是城市领先于农村的服务产品,一是农村提供给城市的消费产品。看似仅有产品和市场所在地的不同,实则存在观念的差异,一是看重潜在市场,一是看重消费群体的能力。

回过头来,今天看了一篇报道《激动网吕文生反思成败:烧钱太少阻碍成长》,延伸出一个关注点:媒体的发展。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界线已经越来越模糊,传统媒体会开拓新媒体市场,新媒体利用自身优势要抢占传统媒体的受众,同样摆在传统媒体前面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以传统媒体的观念发展新媒体,一条是按新媒体的玩法。哪一条路正确?现在还没答案,因为目前算得上成功的案例基本没有。

激动网将失败归结于没按网络视频媒体的游戏规则(我们门户网站的成功多是烧钱烧出来的),问题是烧钱就能烧出成功吗?如果这个成功的指标是做到像优酷土豆那样,那到头来也只是成了一个模仿秀,最理想的结果也只能做到瓜分市场,而非抢占市场。现在其实很多媒体,甚至企业都存在这样一种思维 继续阅读

微博的價值:數據分析

一個微博創造了一個崗位,看看如今的公司媒體,都少不了微博運營的身影,而這些人多是80後、90後。放寬點看,其實應該說是社會化媒體的流行,這個新生事物好像是金融危機後上帝對社會的恩賜,Facebook、twitter、人人、微博,越來越多的企業進駐其中,推廣自己的產品,回應用戶的投訴,甚至政府機構公務員也開始設立相關崗位。

可這一崗位到底能走多久?好像很少人去關注這個,因為發生了便沒有短時間消失的可能。多數人和企業對微博等社會化媒體的態度還是急功近利的,所謂的微博運營崗位多數目的在於達成與粉絲的互動,促成企業品牌的推廣,於是熱門事件、熱點微博便成為眾多官方微博的目標。重複泛濫已成為普遍現象,然而更遺憾的是許多企業忽略了微博粉絲背後存在的個人數據。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數據科學家:21世紀最性感的職業》,了解這類社會化媒體背後龐大的數據分析工程。相信你一定留意到,不管微博、社交網站的頁面,都會有一個“你可能認識”的用戶推薦,這些數據從何而來,其實就來自個人填寫的地方、學校、關注的人等等信息。當初你填寫的時候可能沒有特別想法,而就這個小小動作,你把自己“出賣”了。 继续阅读

死亡

“你怕死嗎?”“不怕!”——“有病!”

“你怕死嗎?”“怕啊!”——“懦夫!”

“你怕死嗎?”“我……”

以前實習的時候跑過突發新聞,有一次颱風天氣,一輛在高速公路上行駛的汽車被刮倒的高架牌砸中,當時車上有三人,其中兩位送他們的友人前往機場,三人全部身亡。高架牌倒下的時候,公路上其實還有其他車輛,有的剛剛駛過有的還在後面趕來,可命運偏偏選中了那一輛車,不差一秒。

死亡其實並不遙遠,實習那一年剛好是2008年,汶川地震那一年,所以那時候對生命的理解也開始改變。這次看《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有一個鏡頭也在談死亡,在暗無天日的井底監獄中,蝙蝠俠理解了“不怕死”並非真正的力量,對死亡的敬畏才有了生存的無窮希望。

對於死亡,從小到大我們只能通過身邊的人、周遭的事來理解,這算是我們這一生唯一無法親身體會的事。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邊的長輩離開了,小時候追過的明星也走了,經歷的事越來越多,突發意外開始降臨在周遭的親朋好友,偶爾難免會有“離死亡越來越近”的感覺。 继续阅读

人在囧途

中秋節值班,臨時接到任務說要寫稿,按照電話裡的只是噼哩啪啦寫了一篇,當然標題並非現在這個。今早起來,想看看昨天寫的有沒有見報,發現有記者寫了類似的一篇,不過都沒寫微博吐槽這個方向,我以為文章至少能占個小篇幅,不料他們用了N多其他媒體的稿子,就是無視我的,沒辦法,只好貼在這裡安慰下自己。——2012年10月1日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高速路”,国内高速公路逢节必堵像是一个绕不过的坎,昨日是今年中秋国庆长假第一天,高速公路免费通行非但没缓解反而更加剧拥堵状况,不少车主不禁感叹:“下次不敢了,我错了!真心不该占国家便宜!”

高速路成了“停车场”

从9月29日晚上开始,惠盐荷坳收费站、广深高速均出现车多缓行,其他城市的出行大军也都几乎“占领”出城收费站。9月30日,随着出行大军的壮大,广东省多条高速路拥堵车龙动辄20km以上,广深高速火村收费站附近堵车一度达到40km,警方不得不派出直升机启动空地联勤。

深圳车主“我是闻正兵”在微博上说:“GPS提醒我:本路段限速100。而我正以10迈速度爬行,我想砸了GPS,我认为它在嘲讽我。”在中秋节的高速公路上,没有最慢,只有更慢,深圳网友“舒伟_V”分享了回家路上他父亲讲的“新闻”——高速上一青年塞车塞了3个小时没动,怒火中烧跑去后备箱拿出个大铁锤,然后对着旁边地上的蜗牛边锤边喊:叫你超我车叫你超我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