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3月

相关性与因果性

《大数据时代》

《大数据时代》

世间万事万物是普遍联系的,以前接触到这个观点感觉有些牵强;后来接触到蝴蝶效应,越发相信普遍联系的观点。然而,可能因为我们认识事物的习惯——纵向维度的探索,常将普遍联系更多地锁定在“因果关系”层面,因为这是事物发展过程的关键点、转折点。

如今,大数据时代让人们得以退后一步,看到全局的发展脉络,并从中寻找“相关关系”,甚至做到依托数据预测未来。《大数据时代》一书指出了,大数据时代最大的转变就是,放弃对因果关系的渴求,而取而代之关注相关关系。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思维正处在变革当中。

世界:一切皆可“量化”

房屋、汽车、街道、花木……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具象的,有棱有角,有曲有直,有结构有规模。实际上,世间万物均可以数据化,这是大数据时代到来的前提。有次跟一位技术工程师朋友了解,他说基本没有数学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一切都可以用“0”“1”来量化。但是,人的情绪、感情能够被数据化吗?

《黑镜》里有一个故事讲到,一次车祸夺走了女主角男友的生命,后来女主角利用男友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个具有人工智能的“男友” 继续阅读

百公里徒步

深圳百公里徒步

深圳百公里徒步

“傻的!好好精力不干点别的,还通宵,要是伤到身体看你怎办!”老妈又在电话里唠叨,之前参加马拉松也被训了一顿,不过这次她倒是训对了,有些事一辈子干一次就够了,譬如百公里徒步。

3月22日下午18:00,从深圳湾出发,白天到黑夜,吹着海风走完海滨栈道,又穿梭在热闹的都市街道;从黑夜到白天,山间绿道、二线关石板路上,手电筒像是萤火虫般,及至晨光若现,山林鸟鸣,却觉困顿不堪、疲乏无力,真想直躺在山路边上……新的一天开始了,脚步还在向前,没到半程,很多驴友的脸上难掩疲惫,太阳的热情并不受人欢迎,唯有山海风光算是点滴安慰。3月23日下午17:50,我终于抵达终点葵涌广场,完成徒步百公里,只是双脚已然不是自己的了。

没有成就感,虽然有人会为此点赞;当然也没有失落感,尽管走完全程得到的只是一个圆满的签到卡。 继续阅读

抽象世界

《天才在左 疯子左右》

《天才在左 疯子左右》

如何判别一个人是正常还是发疯?或许当我发出这样疑问时,已经有人说我是神经病。

有一个经典的问题:被误抓进精神病院的人,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一个正常人想证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难的,只有不试图去证明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然而事实并不如此简单,TED有个演讲《精神病测试的另类答案》,Jon Ronson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叫Tony的犯人,为了躲避刑罚,谎称自己是精神病人,结果他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可他已无法让别人相信他是正常的,他面对的是自相矛盾的精神测试,无论如何选择他总会有一个精神病结果。

按照这样的精神测试,实际上人人都有精神病。这个社会的评判是结果先行的,一旦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你几乎就无法脱身,人们对你的评价会以“精神病”为出发点,更别提医生、记者对病人亲友一个“他有没有一些不正常的行为”的发问,更将你往发病的火坑里推。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精神病”这词多是一种贬义、损人的表达,一提起精神病人,不是疯疯癫癫、胡作非为,就是痴痴呆呆、胡言乱语。对精神病人我们总退避三舍,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最近看《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标记称是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却像突然打开一道窗,看到一个抽象、单纯的世界。 继续阅读

无处可逃

《天注定》

《天注定》

曾经跑过社会新闻,目睹过一些悲剧,这里头有生命的消逝,也有命运捉弄的无力感。相比较突发事故导致的生命无常,那些只能耳听的不公更令人揪心,你感受到那种无助,却无法感同身受那种绝望。

《天注定》的故事来自于现实社会案例,胡文海、周克华、邓玉娇、富士康员工(见附注),片中每个人物为残酷的现实所迫,导致一幕幕悲剧发生。影片的现实意义在于透过案例,通过暴力案件背后的个人,认识到这个社会的问题。实际上,几个暴力案例背后存在着另一个底层群体的生活面貌——麻木。

正因没能抱团取暖,才会选择孤军上路。现实如此残酷,最终注定无处可逃。 继续阅读

媒体社交化

[传媒观察](八)

微博VS微信

一个马航事件又引发不少关于微博、微信信息传播的讨论。当然,这两个平台一直是社会化媒体的热点,微博出生得早但似乎进入瓶颈,甚至已被唱衰;微信后来居上,瞧营销账号都阵地转移了,还有那跟风的媒体。

实际上,多数人都了解微博、微信在传播模式上的区别,一个开放一个封闭,一个像是广播一个像是悄悄话,就两者属性来讲,微博无疑更适合媒体发展,而微信则是在限制媒体属性后,令人更清晰了解其社交用途。

开放性意味着信息“泛滥”,而建立在强关系基础上的封闭性,显然更具精准性,所以营销账号进驻微信平台的确有利可图,但媒体呢?除非这家媒体拥有一个长期固定的读者圈(至少应该有这样方向),否则看不出每天推送信息的必要性,最后只会沦为一个搞活动、报料、投稿投诉的平台,看似信息存在双向传播,实际很多时候都是一次性触发事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