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5月

秉性难移

惰性给人一种安全感,至少现状不算差,知根知底。直到某一天被当头一棒。

动手术前,医生给他测量血压,一开始以为是紧张导致,细查下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体却像老了20多岁。医生只要用药物控制血压,确保手术安全。直到那只麻醉针打进身体,他说其实并不感到紧张,而随后下半身失去知觉时,才顿觉恐惧。他就是个胆小怕死的人,可谁又不怕死呢?

医生不断拍打他的腿部,问他有没有感觉,他摇头。随后的手术,就直躺在手术台上,后来他回想起,说只知道身体里的东西被掏出来,没有疼痛感。手术后,医生拿着那段阑尾给他看,有点恶心,也不知医生动刀时,看他那满肚子肥肠是什么感觉。

他今年25岁,体重160斤,血压的值跟体重有得一拼。

一个手术令他清醒了许多,“手术后我要开始减肥了,要跑步。”他躺在病床上,虽然依旧虚弱,但感觉得到那种信誓旦旦。

住院的前几天,他不能进食、靠着输液供给能量,但还是听从医生护士指引,时不时到室外散步促使身体康复。一种生的欲望,在推着他往前。 继续阅读

同行VS转行

原来那年的理想带着面具……

原来那年的理想带着面具……

[传媒观察](十)

同行

进入媒体工作以来,难免听到同行英年早逝的消息,在长期日夜颠倒的工作状态下,不少媒体人的身体多少有病状,其中少不了癌症。如今,在媒体经营愈来愈不景气的压力下,情况更是堪忧。

就在过去不到10天的时间里:

5月4日下午,《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自杀离世,年仅35岁。据悉,徐行自杀前工作压力巨大,患忧郁症,长期失眠。

5月6日,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在办公室楼梯间上吊自杀。现场留下两份遗书和部分遗言笔记,开笔就提到“痛、痛、痛”、“勤勤恳恳,一事无成,工作压力巨大……”

5月8日,自家单位的一位领导,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 继续阅读

人因为失去爱而衰老

《霍乱时期的爱情》

《霍乱时期的爱情》

如同对黑暗的恐惧,人对时间总是一种惴惴不安的心理,未完成的心愿或是悔当初的遗憾,更是勾起了人对永恒的贪念。最终,人总是无力地倒在岁月铡刀之下。然而,有一种“执子之手”的情感抚慰了人在时间面前节节败退的心灵,将人从对时间、死亡的恐惧中拉回,纵然迟到了半个世纪,终将令垂暮的生命焕发青春。

许多年以后,人们也许会忘了《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对费尔米娜跨世纪告白的传奇,却会记住马尔克斯的告诫,人其实是因为失去爱而衰老的。

《霍乱时期的爱情》被马尔克斯自认为“最好的作品”,这是他在58岁时的创作。故事起于一则自杀案件,60岁的德圣阿莫尔在与时间的殊死搏斗中选择自我解脱,以此来告慰自己“我永远也不会变老”。但小说开头,乌尔比诺医生踏入案发现场时,就告诉我们:苦杏仁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