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0月

一个人的旅行

格桑花开老妈说:茶三酒四剔桃二(“剔桃”系潮汕话,出游意思)。可我偏偏是一个人出来玩,所以肯定又遭她埋汰了。9月25日,在稻城县城外的白塔碰到一对东北的夫妇,他们问我:“你这样一个人出来,要是突然没了怎么办?”我就傻傻一笑,“应该没那么倒霉吧!”

我跟他们解释了下,说以往出行会特别注意,就算是一个人从深圳出发,路上也会找人搭伙,去年青海湖骑行就是在路上找的小伙伴。这次真的就是想一个人走走停停,没有节奏,不便搭伙。

这一路被问最多次“你就一个人?”是在亚丁景区徒步前往牛奶海的路上。那天天气的确不好,风雨交加、道路泥泞,加上高海拔负重徒步很耗体力,很多人在途中就折返了。我是掐着时间在赶路,时不时碰到在歇息的人总会问下还有多长距离,他们讶异我就这么一个人走上来了,不过随即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或许想到了一个人旅行不是失业的就是失恋的。

回来之后,才想起这次出行连保险都没买,真是捏了把汗。9月22日——10月3日,成都——康定——稻城亚丁——香格里拉——大理——昆明,这一路走来,说真的一个人旅行既有自由的时光,也有失落的时刻。

(一)二进川

此行之前一直踌躇未定,不知要走成都还是去台湾,最终二进川。或许正因为准备工作不够,使得这一路运气不佳,甚至怀疑自己不该跑这么一趟。

两年前年假来了四川,那会在市区吃吃喝喝还去了九寨沟,那会文殊院还要收5块钱门票,如今市区地铁通了,文殊院也已免费了。“见了就做做了就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一直对这幅门联情有独钟,所以特意又跑了一趟,希望得以解开对工作的困惑。

一把钥匙无法解开两个不同的锁,今时的烦恼已有别往日,两年前得以豁然开朗,这会陷入的另一个境地已不能挣脱。我在寺院里坐了许久,看着香客来来往往,突然就想起在青旅与别人的对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