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2月

波澜不惊2014年

现在是2014年12月31日,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波澜不惊。

这一年里,家里多了个娃,父母终于不催我相亲了;工作兼了几个岗,偶尔压力还蛮大;去的地方少了,还好稻城亚丁的计划完成了;生活依旧老样子,读书跑步宅着过日子,有收获也有遗憾……

[业]

纸媒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不少朋友离开了,我还没动。

之前负责的是新媒体活动策划和微博微信运营,今年4月开始接了市民论坛的任务,其实只能算是兼任话题策划、组织稿件的工作,没有对论坛话题深入去采访调查。到上周为止,今年做了20多期,可以说收获很多。法律和财经是我在传媒里比较喜欢的两个方向,市民论坛给了不少机会,让我了解法律法规常识;另外一个收获就是可以更理性地去看待新闻事件、政策法规,因为很多东西背后存在各个利益方博弈,你会看得更清晰。

回过头来看微博微信,越来越不看好。信息传播最终要回归到人的个性需求,但目前微博微信都走得太片面。微博碎片化,微信个性化,但两者都不能真正说符合个体的信息需求。另外,信息的价值说到底是由人来判断,而当前多数对信息的价值衡量是阅读率、转发率,其实检索率才更好体现,不过最实际的价值还是体现在付费阅读上。

不过信息的生产成本高,复制成本却几乎为零。又有谁愿意付费呢?

[财]

毕业以来,理财只会银行定存、货币基金、基金定投,今年6月开始,终于去开了个证券账户,学着买债券、股票。半年多赶上两拨上涨行情,盈利20%,决定最后一天清仓过新年。 继续阅读

载体?产品?

[传媒观察](十二)

最近看《黑镜:圣诞特别篇》,撇开科技与人性的讨论,不去探讨为何人类将科技发明用来惩罚同类,可以留意到剧中人的生活习惯多与当今的一斑,只是信息的载体变了,但人类的消费需求、沟通需求等没多大差别。

今天刚好看到一篇文章《互联网作为一个行业正在消失》,互联网颠覆了传统行业,例如微信对移动运营商的打击,互联网金融分掉了传统银行的一杯羹,打车软件对出租车行业的影响等等,这个世界正在移动互联网化。不过当前的互联网依存的载体还算是第三方,每一个物体或者事件的信息呈现仍有一个“中介”。

“中介”的存在意味着一个市场,例如现在移动互联网下的智能手机,你必须通过手机实现信息的获取、交互;互联网购物即使消灭了经销商,但空间的局限让你离不开物流。与此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的生活只会越来越便利,“中介”必然是一项非必需的成本。如同黑镜里,你可以通过身体打开屏显进行互联网对接,而3D打印等更可能将取代物流,就地取材、当面体验,甚至有一天空间的概念将被打破。

不过你会发现,这其中不变的是物体事件的信息与人类的基本需求。

回过头来看传媒业,现在大家都在提转型,但怎么转、转什么样的型基本没概念,不过不少媒体人打着“内容为王”的旗号,貌似这是一条出路一样。

实际上,“内容为王”是一个没有穷尽的表达,什么内容?没说。是有新闻价值的内容吗?那这价值是由谁界定?“内容为王”就跟“转型”一样,是一个模糊而又理想的概念。按我说,传媒首先要解决一个定位的问题,而定位就在于你到底是以一个信息载体存在还是作为一项满足人类信息需求的产品存在。

一个定位是服务,一个定位是产品。

首马

跑完深圳马拉松的第二天,依旧像往常一样早早上班,看起来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其实大腿酸痛得要命。上台阶、楼梯时还好,等到了往下走,每迈一步就给腿部一个冲击。不过还好,不像百公里徒步那样脚底发麻走不了路。

同事问:参加这种比赛要报名费吗?有奖吗?

现在报名费越来越贵了,而且名额越来越难抢。马拉松有奖品也有奖金,不过我们这类业余的奖品就是一块奖牌,专业的可以争取奖金。

同事诧异:交钱去出卖体力?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去?

你不觉得吸引大家去参加的是“马拉松”本身吗……

好像我跟同事就不在一个频道上。旅行带个背包睡床位,徒步骑行加上马拉松,如果问我为什么这样选择,其实可以说出很正能量的理由,但实际上就是我一个人想找点适合一个人玩的事做。

今年本来打算去参加北京马拉松的,不过后来想想不太划算,还是从周围的赛事开始。去年跑了4个半程马拉松,在跑盐田马拉松时,拼车的伙伴听我的成绩,说可以试一下来个全程。于是我今年的目标就是完成一个全程马拉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