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2月

步履不停(八)

老屋

老屋

人在自己身上难以了解时间的飞逝,反而通过孩子的成长、父辈的老去更容易感受到岁月的残忍。

转眼间奶奶已近80岁,这次春节回家,老人家的身子不如从前。她依旧不听劝私下从其他老人拿一些偏方,但腿脚不便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可能是6年前摔倒落下的病根,也可能是积劳成疾,在老人家不服老的挣扎中也隐约能感知她对无情岁月的无奈。

曾经我以为农村的老人对生命的消逝有一种恐惧感,但奶奶不属于这一类人,她跟我说起曾祖父去世前的事。“那时候他病重,医生说情况不太妙,他直缩在床上喊冷,没办法只好有人去抱他。”奶奶心平气和地对我讲:“那时候你爸正年轻,跟他(曾祖父)感情也好,白天干完活小吃口饭就去看他,连续2个通宵正旁边照顾。第三天我跟你爷爷说要夜里要轮流换人去,不然任谁也没法熬下去。”

这么些年回家,很少听到奶奶讲曾祖父的事,应该说很少听到她讲父辈、儿媳的事。老人家像是先将自己的一生先过了一遍后,才断断续续聊聊其他家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