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10月

宝岛一游(7)从“百年老店”说起

说起百年老店,如果到北京的前门大街走一走,那可真不少。不过放在台湾地区,还真难找,毕竟在过去的百年里,台湾经历风风雨雨,如今连最知名的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都面临着危机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光复,那段时间以及之后开设的店,也就是有五六十年历史的老店如今有很多;但如果要找个所谓的“百年老店”,那时间是在日本殖民时期。有一次到纪州庵,原本这是成立于1917年的日式料理屋,不过台湾光复后日本人离开,这座料理屋如今成了“文学森林”。

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在台湾成立的百年老店就是金春发牛肉店,这家店创建于1897年,就是期间地址搬迁了几次,不过饮食类果然比较容易保留下来,毕竟民以食为天。

1705322724

也有百年老店是在大陆创建,中国国民党就不说了,不过有三个书局是在台湾光复后设立台湾分部或1949年跟着迁台,并经营至今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

商务印书馆1897年成立于上海,算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化出版事业,1947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在国民政府规定下更名“台湾商务印书馆”;

中华书局成立于1912年元旦,跟“中华民国”同时诞生,也是创办于上海。1945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总管理处迁台正式在台办公;

世界书局1916年在上海福州路正式成立,后也跟着迁台。这三家书局原本都在台北的书店街,即重庆南路上,如今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都已搬迁,仅剩世界书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6)从“金马奖”说起

飞机降落在金门的那天,刚好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其实金马奖跟金门还有点渊源。

“金马”二字源自金门、马祖,金马两地是当年两岸对抗的前线,据说以“金马”命名主要是为了鼓励电影文化方面能效法前线“国军”的精神,毕竟这里发生过古宁头战役,也多可见“勿忘在莒”的口号。

wu

金门自古属福建泉州府同安县所辖,只不过如今由台湾地区管辖。在这里你要是拿出手机,信号说不定是被大陆的通讯商覆盖了,如果天气晴好,在金门可以望到对岸厦门,两个岛面积也差不多,不过看对岸高楼崛起,而金门像是郊区。

金门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高楼建筑,可能因为这里没什么高山屏障,每次台风一来都是饱受摧残,所以金门人将漳泉一带狮像辟邪的习俗引入,在村庄出入口常可以看到“风狮爷”。不过也可能与其军事地位有关,想想当年金门炮战,从1958年开始到1979年,据说有超过100万枚炮弹落在金门,而这些炮弹弹片、弹头也成就了后来的金门特产——金门菜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5)从“BIYASU”说起

一开始以为台湾的住宿饭店都会备有一部《圣经》,因为不管是在太鲁阁深处的布洛湾,还是在高粱地上的民宿,客房里都有一本,后来在鹿港高雄发现这并不是标配。

说起布洛湾,又想起太鲁阁族的问候语:“BIYAGU?”“BIYASU!”

这是我到台湾学的第一句少数民族问候语,也是唯一记下了的,后来在拉蓝的家、清泉五峰乡分别也了解阿美族、赛夏族的,可都没记住。

据了解,在明朝之前,汉族尚未大批移居台湾,当时岛上就已经存在不同文化、语言、生活方式的族群;后来汉族移居开发,族群因为贸易、通婚等和汉族逐渐融合,不过分布在山区的族群依旧保留自身文化语言。

台湾光复后,有一段时期简单分为平地同胞和山地同胞。不过如今越来越多族群追求自我认同,截止2014年,台湾地区认定的少数民族群有16个: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布农族、卑南族、鲁凯族、邹族、赛夏族、达悟族、邵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还有一些在认定当中。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4)从“憂鬱的烏龜”说起


上图是人民日报“彭于晏”老师与旺报戴老师合作而成的书法作品,虽不说至臻至美,但两位老师研讨简体、繁体字的精神可嘉。

戴老师在我们面前一笔一划地把“龜”字写出来,但让我自己来写还是无从下手。在电脑手机普及的今天,用笔手写的时间很少,甚至有时候在书写时会忘记某个字该怎么写,更别提让从小接受简体字教育的人来写繁体字。

在台湾的日子,手机总在简体繁体之间切换,在金门时赵兄看到我用手机九宫格打出“繁体字”,很是惊讶。其实还不是多亏了系统可以自动转换字体,不然学着用注音输入法,那我估计要崩溃,因为看着键盘感觉就像五笔输入法。

其实感觉也用不着切换,因为彼此看简繁体字还是看得懂的。前几天在简体书台湾高校巡展上,中国文化大学阅览组组长陈依宗老师跟我们说,台湾学生阅读简体书基本没问题。简体书在台湾的受众基本来自大学校园,集中在文史哲类,所以这些卖简体书的经销商多分布在大学校园附近。听北京华艺出版社他们说有台湾经销商去年还要了一些大陆漫画图书,真好奇是哪类漫画。反正应该不会是喜羊羊灰太狼之类,因为像年轻的戴老师会关注大陆的网剧《上瘾》,估计这些漫画也多半是耽美作品。

简体书店除了分布在校园附近,街头也有一些,像重庆南路就有不少。重庆南路是台湾历史悠久的一条书店街,全盛时期书店和出版社超过百家。 继续阅读

于右任故居:一树梅花一放翁

台湾北投有着温泉乡的美名,在北投溪流经的北投公园里,有一处古朴雅致的日式建筑——梅庭。这里曾是“一代草圣”于右任的避暑别馆,大门入口柱上“梅庭”二字就是他的亲手题字。

于右任,1879年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中国近代政治家、书法家、教育家,也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与谭延闿、胡汉民、吴稚晖为民国四大书法家,其长须飘逸,一身布衣,仙风道骨,被誉为“美髯公”。

梅庭

梅庭

从台北捷运新北投站出来,沿着中山路走,经过北投温泉博物馆后不消片刻就到了梅庭。梅庭大约建于1930年代左右,顺着北投溪河床坡地建造,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采用日式建筑的木架构结构,下层的防空避难室则采西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有着战争年代下的建筑印迹。

梅庭属于北投地区早期的豪华民宅,空间配置十分讲究,在屋外城垛式外墙可俯瞰北投溪的潺潺涓流,前后院绿树成荫,在屋内透过落地窗可赏清幽庭院,此外屋内还曾设有一温泉澡堂,现今则摆放着庭院模型。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3)从捷运站说起

驻台地点在台北捷运民权西站附近,这是同事几年前打下的据点,今年台北公布土壤液化危险区域,发现这地方中招了。不过也没什么,因为台北市区几乎都一样。

民权西站是捷运淡水信义线和中和新芦线的换乘点,这里距台北车站只有两个站,交通方便。住处楼下银行便利店都有,台风天那么多店家关门楼下的料理还继续营业着,确实好。平时闲来,可以坐捷运往北到士林找小吃,或者到北投泡温泉,又或者到淡水码头看看夕阳;往市区方向可以到大安森林公园溜达,或者爬爬象山,又或者到101附近消费。

在台北几乎每天都坐捷运,公交只搭乘过几次,因为采访的地点基本都集中在几条捷运线上,所以有一种感觉:台北满足了交通专家的理想,也就是发展公共运输,尤其是轨道交通。在大陆许多城市,发展公共交通几乎是专家们开出来的一致的治堵药方。

可能因为我平时少打车,所以对台北市区是否堵车没有直接体验。平时没看到什么堵车新闻,不过到了节假日,出入台北的高速路也跟假期深圳的高速一样堵成停车场。这边有一个比较特别,就是在长假时候会对这些高速公路进行“高乘载”管制,也就是高速公路成了HOV车道,要三人以上才能上高速。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2)从故宫三宝说起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到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成了必游之地。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当年老蒋到台湾时把瑰宝中的精品带过来了。所以在不少人印象中,去北京故宫经常是看看乾清宫看皇帝宝座,而到台北故宫则要提翠玉白菜、毛公鼎、肉形石这“故宫三宝”。

但是,你知不知道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只是认定为重要文物,而没有达到“国宝”级。真正的“镇馆三宝”实际上是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三件仅在特展时展出。

虽然级别达不到,但不影响翠玉白菜成为台北故宫最知名的文物,因为多数纪念品都是它。其实翠玉白菜在北京故宫也有一颗,就是样子没那么圆润,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看颜值,宝物也不例外。

所以有说法:数量上看北京故宫占优,但从质方面,台北故宫略胜一筹。可说到底,总是一家。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后因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华,文物南迁,一路飘摇。抗日胜利后文物复归,但随后内战局势影响,就有了部分精品迁移至台湾。先是有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再后来台湾方面又确定设置故宫分院,也就是2015年底运营的嘉义故宫南院。

所以台湾地区有两个故宫,哦,不对,除了台北故宫和嘉义故宫南院,其实还有一个。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从忠孝东路说起

“忠孝东路走九遍,脚底下踏著曾经你我的点点,我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我多想跳上车子离开伤心的台北……”

虽然说出来可能暴露年龄,不过动力火车这首《忠孝东路走九遍》应该不少人听过吧?其实到过台北的人对忠孝东路应该都不陌生,这条路是贯穿台北重要商圈的交通大动脉,不管你是做捷运还是公交计程车,只要在市区,多半会发现你所在位置附近总有“忠孝东路”的标识。

忠孝东路呈东西走向,西起中山南北路口(台北车站附近),东至研究院路,共分七段,与捷运板南线台北车站——南港路段基本重叠。这条路连续穿越台北四个行政区(中正区、大安区、信义区及南港区),沿线经过台北车站商圈、忠孝敦化商圈、信义商圈,也是购物消费的好选择。

不过将忠孝东路“走九遍”是一个怎样的体验呢?

据了解,忠孝东路是台北市最长的一条路,约11公里,将这条路走个九遍可是近百公里!难怪动力火车会唱道“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敢情这个体验可不好受,还是乖乖做捷运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