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书评

你担心工作被AI取代吗?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

最近网传一段7年前BAT三巨头谈云计算的视频,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旧酒装新瓶,马化腾认为云计算几乎没有落到现实的想象空间,两位技术大咖的看法比较实在,反观马云则看到了大数据背后的价值。

近年来云计算的发展迅猛,也印证了马云的看法。当时他提到阿里巴巴掌握了中小企业的数据、消费者的数据,认为透过数据可以看到消费需求、经济发展,格局确实比其他两位更为远大。不过也可以理解,技术背景出身对“云计算”更直接的看法是在功能上,而非背后的数据。在大数据风靡的时代,腾讯百度也已经不再是以当年看待云计算的态度在看这个世界,腾讯的“连接一切”定位,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布局,想象力的空间被彻底打开。

去年Google的AlphaGo挑战李世石震惊世界,人工智能的风口打开,以前只存在于科幻片中想象,如今有了实现的可能,但人的担忧随即而来,一种既期待又焦虑的状态。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90%的工作。”去年11月在台北的远见高峰会上,李开复作了一个预测,他说人类90%的工作都是助理型、中介型,当图像辨识够发达的时候,就不需要警卫;当语音识别够发达,也就不需要客服。

你是否担心自己的工作在未来十年内被取代?如今很多人预测说,等人工智能发展起来后,人类只需要从事创造性的工作就行,但这样的情形可能吗?就像这两年引起媒体界关注的新闻机器人,许多记者编辑认为机器人只能从事消息类稿件处理,因为有基本的写作框架,但你看看下边这段文字: 继续阅读

历史,没有对错

p2454869259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爸常说:家里人就数大舅父最勤劳,80岁高龄仍下田劳作。可能这就是中国式农民的形象,正如《白鹿原》里的白嘉轩,“人是个贱虫。人一天到晚坐着浑身不自在,吃饭不香,睡觉不实,总觉得慌惶兮兮。人一干活,吃饭香了,睡觉也踏实了,觉得皇帝都不怯了。”

以如今流行的价值体系去看,可能难以理解他们的选择,今天的农村,已经少有人保有这种朴素的勤劳。合上《白鹿原》,我可以在农村老家的记忆中寻到书里相似的场景,像农耕节气、宗族会议、送葬习俗,但回到现实,一种现代“文明”力量正吞噬传统。

就像我爸跟叔伯喝茶聊天时说的:传统礼节肯定会被年轻人颠覆。他不知道,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中国社会动荡,许多传统习俗就已被戴上“封建”的帽子,被当时的年轻人所控诉。正如书里鹿兆鹏对传统婚配的抗议,白灵女性意识的觉醒,还有那书里没多少笔墨提及的解放后的整治,其中既有反抗束缚的热血,也有失去理性的野蛮。

以史为镜,今人评说黑白分明,然而处于时代车轮下的人,选择总是艰难的,历史,没有对错。

小说沿着白嘉轩的一生,述说关中地区的历史:从清朝长辫,到军阀混战,继而国共矛盾,再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白鹿原上的人被卷入那动荡的历史潮流,有正直传统的族长,有趋炎附势的乡约,有热血变革的青年,也有投机取巧的县长。命运像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让他们在历史洪流中跌宕起伏。 继续阅读

人类,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人类简史》

我们部门同事经常会聊一些很奇怪的话题——

“人类的未来会变成怎样?”之前一部《真实的人类》提到机器人的意识成型,有人认为到那个时候社会的阶级化会更加明显,拥有财权和科技的人会成为统治阶级,而普通人类将沦为“奴隶”甚至被消灭;有人怀疑到那个时候还有没有学习的必要性,外部知识体系的灌输下大脑的发育会是怎样,也有人认为人的身体协调性需要后天不断训练,失去练习机会恐怕会退化。

“为什么会有恐怖主义?”有人认为要归咎于宗教的负面作用,虽然宗教能让一群人由无序性变得有序,可一旦被利用起来会很可怕;有人则认为地球的资源有限,恐怖主义说到底也在掠夺资源为己牟利;也有人认为这只是自然界的一个规律,每年遭遇恐怖主义死亡的人并没有自杀的人数多,只不过人类以道德、法律去评判。

“火星会不会是曾经的地球?”看了《星际穿越》后聊起人类的未来,有人说现在火星已被证实有水存在,而太阳作为恒星正处于衰变降温过程,火星可能以前也存在过生物甚至另一个文明,而金星可能是未来的地球……

对于我们来说,人类能走到今天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对人类自身的了解其实很多还是猜想,为什么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包括种族、战争、宗教、国家等等,这一切多是依靠史料记载,想要真正地历史还原还真难。就像说起恐龙灭绝一样,有人说最靠谱的说法就是在距离地球6500万光年的星球上看到的地球影像,可你又怎么拿到这个证据呢? 继续阅读

末日穹顶

舌尖上的历史

舌尖上的历史

同事周公子是学生物的,一次在食堂吃饭时他告诉我们说,菜心是从白菜演化而来。这事听来有点不可思议,于是在网上检索了一些论文资料,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

应该说周公子话里的“白菜”是指十字花科芸薹属里的一大分类,而非单指市面所见的大白菜、小白菜或者长白菜,白菜由芸薹(油菜)演变而来,而菜心是十字花科芸薹属芸薹种白菜亚种中以花薹为产品的变种(好乱)。芸薹属物种原生于西欧、环地中海地区以及亚洲的温带地区,白菜原产地也是地中海沿岸和中国。

白菜,古名“菘”,新石器时期的西安半坡村遗址就有出土的白菜籽,这说明白菜的栽培距今约有六七千年了。白菜有大白菜和小白菜之分,大白菜原产于中国北方,是由古时南方栽培的小白菜逐步变异而来。据农学家研究,大白菜是由南方的小白菜和北方的芜菁天然杂交演化而来,芜菁在先秦文献《诗经》中已被记载,称为“葑菁”。时至今日,白菜家族演变出太多兄弟姐妹,菜心就是由白菜经长期选择和栽培演化而来,不过具体是如何演化,还没查到相关文献。

从舌尖的角度,个人感觉菜心口感远超白菜,不过因气候条件目前南方地区比较常见,而北方还是大白菜的天下。日常我们谈论食物,多是从味觉的角度,很少追根溯源,其实在人类历史上,食物的推动作用不可小觑。最近看的《舌尖上的历史》就说明了在人类历史中,食物是许多重大改变的背后主因:文明进程、土地竞争、工业发展、军事冲突。 继续阅读

人因为失去爱而衰老

《霍乱时期的爱情》

《霍乱时期的爱情》

如同对黑暗的恐惧,人对时间总是一种惴惴不安的心理,未完成的心愿或是悔当初的遗憾,更是勾起了人对永恒的贪念。最终,人总是无力地倒在岁月铡刀之下。然而,有一种“执子之手”的情感抚慰了人在时间面前节节败退的心灵,将人从对时间、死亡的恐惧中拉回,纵然迟到了半个世纪,终将令垂暮的生命焕发青春。

许多年以后,人们也许会忘了《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对费尔米娜跨世纪告白的传奇,却会记住马尔克斯的告诫,人其实是因为失去爱而衰老的。

《霍乱时期的爱情》被马尔克斯自认为“最好的作品”,这是他在58岁时的创作。故事起于一则自杀案件,60岁的德圣阿莫尔在与时间的殊死搏斗中选择自我解脱,以此来告慰自己“我永远也不会变老”。但小说开头,乌尔比诺医生踏入案发现场时,就告诉我们:苦杏仁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 继续阅读

相关性与因果性

《大数据时代》

《大数据时代》

世间万事万物是普遍联系的,以前接触到这个观点感觉有些牵强;后来接触到蝴蝶效应,越发相信普遍联系的观点。然而,可能因为我们认识事物的习惯——纵向维度的探索,常将普遍联系更多地锁定在“因果关系”层面,因为这是事物发展过程的关键点、转折点。

如今,大数据时代让人们得以退后一步,看到全局的发展脉络,并从中寻找“相关关系”,甚至做到依托数据预测未来。《大数据时代》一书指出了,大数据时代最大的转变就是,放弃对因果关系的渴求,而取而代之关注相关关系。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思维正处在变革当中。

世界:一切皆可“量化”

房屋、汽车、街道、花木……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具象的,有棱有角,有曲有直,有结构有规模。实际上,世间万物均可以数据化,这是大数据时代到来的前提。有次跟一位技术工程师朋友了解,他说基本没有数学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一切都可以用“0”“1”来量化。但是,人的情绪、感情能够被数据化吗?

《黑镜》里有一个故事讲到,一次车祸夺走了女主角男友的生命,后来女主角利用男友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个具有人工智能的“男友” 继续阅读

抽象世界

《天才在左 疯子左右》

《天才在左 疯子左右》

如何判别一个人是正常还是发疯?或许当我发出这样疑问时,已经有人说我是神经病。

有一个经典的问题:被误抓进精神病院的人,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一个正常人想证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难的,只有不试图去证明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然而事实并不如此简单,TED有个演讲《精神病测试的另类答案》,Jon Ronson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叫Tony的犯人,为了躲避刑罚,谎称自己是精神病人,结果他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可他已无法让别人相信他是正常的,他面对的是自相矛盾的精神测试,无论如何选择他总会有一个精神病结果。

按照这样的精神测试,实际上人人都有精神病。这个社会的评判是结果先行的,一旦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你几乎就无法脱身,人们对你的评价会以“精神病”为出发点,更别提医生、记者对病人亲友一个“他有没有一些不正常的行为”的发问,更将你往发病的火坑里推。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精神病”这词多是一种贬义、损人的表达,一提起精神病人,不是疯疯癫癫、胡作非为,就是痴痴呆呆、胡言乱语。对精神病人我们总退避三舍,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最近看《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标记称是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却像突然打开一道窗,看到一个抽象、单纯的世界。 继续阅读

记忆背后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大白兔奶糖、铁皮铅笔盒、糖精冰棍、回力鞋……时代的脚步永远向前,而我们总会忍不住回头看看逝去的年华,这些年集体记忆不断地浮现,然后我们在烙着历史的物件中找寻丢失的精神。

两年前,报社创刊30周年时候我有幸采访创刊初期的老报人,从他的言语中,我读到他们正值青春时的干劲与拼搏,一种理想的自豪感,只是采访的最后,老报人感慨了一声,如今的报社已不复当年的活力,如今的报人已不再如当年的奋进。

老报人讲述的是80年代初期,在深圳创刊办报的一群年轻人的故事,那时候的人不像现在这般复杂,生活水平不高但每个人都积极向上,追求理想。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在此之前,我对80年代的印象只停留在母亲还留着时髦烫发的照片上。

照片上母亲站在家里的电视机前,背后可以看到一台缝纫机和一辆凤凰自行车,这些都是嫁妆。听说那会结婚必须有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俗称“三转一响”,自然,父亲那会有一个手表。 继续阅读

不如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历史浮沉,朝代更迭,人在时代的洪流中无法置身事外,无论是民族区域间的蚕食鲸吞,还是族辈血脉的权力争夺,无不流淌着欲望的浊气。凡是血肉的东西都难以像灵魂一样高扬,终究一切都将化为尘埃,回归净土。

阿来的《尘埃落定》,是关于四川藏民族近代的故事,以土司二儿子的视角切入,从一个傻子身份最终成为土司,既经历了土司家族的内外纷争,也亲眼目睹了土司制度在近代“文明”下的兴衰。最终的结局,这位时代最后的土司虽被新制度所认可,却逃不过土司制度的世仇,血慢慢在地板上变成了黑夜的颜色,土司从此不复存在。

新旧交替,时代的脚步不断前行,诚如万物生长,凡是有东西腐烂的地方都会有新的东西生长出来。然而,这一切又不尽相同。

读这样一个近代的故事,却可以令你置身于上一代、上十代,甚至原始社会的历史情景之中。书中的恩怨情仇是古代江湖,而刑罚、性爱描写是原始力量,这样一个近代的故事似幻似真。实际上土司制度的兴衰说的即朝代的更迭。然而土司制度消亡之后换来的时代会是怎样,书中没有答案,只留下一个区别历史的设想。 继续阅读

天下无如吃饭难

天下无如吃饭难

天下无如吃饭难

时下的人总会烦恼三件事:早餐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饭吃什么?一顿饭,快则十几分钟的快餐,慢则一两小时的饭局,从时间长短看容易解决,然而吃饭的这事儿可不止这么简单。

从字面上看,吃饭很简单,张口、咀嚼、吞咽,基本一气呵成,吃饭是人的一种本能需求。所以说吃饭,实际上在说生存。

从吃的内容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清淡,有人偏好重口味。吃饭是一种比较个性的行为,这方面来讲,吃饭说的是生活。我们吃饭习惯用碗筷,而西餐上惯用刀叉;中国南方的主食多为水稻,北方则多为面食;日常只备家常小菜,有客来到便会大鱼大肉。照此说下去,吃饭这事就延伸为文化了。

日常一个宴席,主方要考虑宴客的口味,客人赴宴也要备上礼品,宴席中还得注意吃饭原则,喧宾夺主这事可不能为。拿我自己来说,我不喜吃辣,或者说不能吃辣,平时部门聚餐总要考虑我这个因素;加上其他种种因素,从提出聚餐到做出决定,总要经过一段时间商榷,可这还不是结束,后面还有个点菜环节。 继续阅读

原始的回归

《天生就会跑》

《天生就会跑》

生活不是以目的而活,而是应该为了过程而活;目的只是水到渠成的事,过程精彩,目标也就轻松可达。——克里斯托弗•麦克杜格尔

依稀记得小时候,乡间泥土路上总有小孩赤着脚玩耍,除非碎玻璃片出现,不然那种追逐奔跑是多么恣意自由。农村的孩子过着穷日子,那会小孩的鞋子多以薄底的拖鞋凉鞋为主,因为从小就要到田地帮忙,习惯了光着脚,玩耍时要是拼命起来,会把鞋子脱了好让自己跑得快些。如此土里来泥里去,小孩子脚底起茧也不足为奇。不过随着水泥路的铺设,鞋子的舒适度提高,如今已经少有赤脚追逐奔跑的现象了。

不过在逗了一圈之后,跑步鞋的设计倒越来越回归到原始的理念,赤足跑更渐渐成为一股热潮。目前多数鞋子的设计都非常注重脚后跟部位的缓冲保护,作为一名跑步爱好者,《天生就会跑》的作者克里斯托弗•麦克杜格尔频受脚痛之苦,即使通过科技设计出最大程度缓解脚痛的跑鞋。然而,一个机会接触到擅长长跑的塔拉乌马拉族人,让他深入去了解真正的跑步者,不管是原始的塔拉乌马拉人还是活跃的超马跑步者,克里斯托弗•麦克杜格尔重新认识了跑步,而脚伤也在跑步中不治自愈。

听起来挺玄乎,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继续阅读

学会谈判

谈判课

谈判课

有一次办公接到电话,对方因为在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但错过了购买日期。于是采用打印PDF版的方式,但提出说要我们这边帮忙加盖公章。我问他具体有什么用途,然后顺带一句“一般情况下我们这边不可能满足你的要求的”,这个“一般”便被对方抓了把柄,接下去他开始述说他的情况如何“特殊”。

后来部门一位领导热情地帮这位读者解决问题,我自己倒是好好反省下,实际上读者这个所谓的“特殊“并不成立,这项要求完全可以避免。生活、工作处处有谈判,因为一直以来都秉持不轻易下结论的心态,所以在沟通的时候总习惯带“一般””基本“等字眼,就表述的准确性来说并没错,然而对于工作,常会增添太多琐碎,令你不胜其烦。

如何进行谈判,并尽可能达到理想的谈判结果,《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谈判课》提供了许多技巧。事实证明,依据人类心理学可以解决谈判中存在的矛盾,诸如情绪失控、目标偏离等,而在日常生活中凭借这些技巧,你可以节省许多不必要的开支,长期下去这将是一笔财富。

听起来,这是一本功利性十足的书,但实际上运用起来,相信你会收回“功利性”的评价,因为人在这个世界不可能没有交流,有交流便会有“交易”。这本书教你的不是在“交易”中如何压倒性地取得成功,而是如何与对方沟通,达到最大限度的共赢,所以你在里头会发现情绪安抚、开诚布公、换位思考等建议,而不是利用弱点、心理攻击等方法。 继续阅读

城市化的圣经

城市的胜利

城市的胜利

城市化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正奔跑在城市化的道路上,曾经占了全国80%的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大都会,并努力地在都市里扎根,如今中国的城市人口已然突破全国半数。然而,不断膨胀的城市化也爆发了不少城市问题,户籍、产业、交通、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都是城市人吐槽的点。

那么,城市化为何还是一种必然趋势?爱德华·格莱泽的《城市的胜利》会告诉你,城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和最美好的希望。在城市里,我们可以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创造更大的价值,获得更高的收入,享受更完善的公共服务,甚至城市的集群令能源消耗发挥最大效用,反而更有利于环保。当人们开始厌恶城市的喧嚣,远离城市投奔自然与宁静时,爱德华·格莱泽高举这本城市化的圣经,呼吁回归城市。

城市是以非农业产业和非农业人口集聚为主要特征的居民点。最初的城市一般都是商品交易集聚地,如今的城市则有集市型、功能型、综合性、城市群等类别。爱德华·格莱泽在书中剖析了伦敦、纽约、硅谷等多个城市,其中有不少失败的城市化,这些城市可能片面注重城市的建筑规模,也可能忽视公共服务,归根到底,即忘记了城市的根本属性:城市实际上是一个彼此相关的人类的群体。

书中一直在谈城市,实际上宣扬的是城市放大人类力量的主题,城市的发展必须是人的发展。无独有偶,今年全国两会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如此说来,《城市的胜利》一书实际上也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了借鉴,书的结尾,爱德华·格莱泽列举了东京、新加坡等成功城市案例,并就城市如何取得成功做了结语。 继续阅读

时代正在改变

时代正在改变从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开始,台湾经历了荷兰殖民、郑氏集团、清政府、日本殖民和国民党政权的统治。对于我们,这个亚细亚的孤儿一直披着神秘的色彩。

如今随着两岸交流的愈发频繁,许多国人踏足宝岛。去年年底,以为我的台湾驻站愿望可以实现,于是买了张铁志这本《时代正在改变》,当作赴台前一次备课。怎料事与愿违,才看了几页的书也就搁置着,近期才又想起翻看。

初读时,第一篇《台湾民主地图》让人有“非虚构协作”的感觉,随着作者的视角,绿岛、马场町纪念公园、美丽岛事件等历史一一浮现,而实际上,这是一本时评集。不过与平常见诸报端的评论不一样的是,书里有大量台湾民主转型时期的历史资料,张铁志并不急于向读者阐述观点,而是选择用资料为读者展开一幅历史画卷。

台湾的民主转型,是一个公众社会运动与政治权力不断博弈的过程,这其中有统治集团内部的分化,有知识分子对政治的介入,也有公民社会的抗争,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结果。 继续阅读

死亡音符

风笛、竖琴、踢踏舞……作为凯尔特的后裔,爱尔兰人的生活洋溢着优美的旋律,不过这个民族在詹姆斯·乔伊斯笔下,却又散发出一股截然相反的气息——无助、压抑、苦郁。竖琴的天籁之音在《都柏林人》中,成了一串死亡的音符。

作家的作品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乔伊斯经历的爱尔兰恰好是民族运动时期。1904年乔伊斯创作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时,在写给出版商理查兹的一封信中,他明确表述了创作原则:“我的宗旨是要为我国的道德和精神史写下自己的一章。”带有点民族主义者的色彩,他将笔端指向时代下的市民群体,刻画出一幅与民族运动相悖的现实影像。

凯尔特的后裔

凯尔特人原为公元前一千年左右居住在中欧、西欧的一些部落集团,经过漫长迁徙来到英伦,其后代今天散落于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北部与西部山地各处。

凯尔特人从来没有形成一个政治上的王国。公元前2世纪,他们日益受到罗马势力的凌逼。公元前52年,凯尔特人在欧陆的最后据点高卢落入恺撒军团之手,到公元前1世纪之末,罗马控制了欧陆的全部和不列颠的大部。只有爱尔兰得免于罗马的占领。于是,爱尔兰便成了凯尔特文明的幸存堡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