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性

YY无极限

《私人定制》

《私人定制》

人总是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不现实,所以天马行空。

幻想与其说是一种无法实现、荒谬的想法,不如说是YY。《私人定制》讲的就是YY无极限的故事,一家为别人实现白日梦的公司如何“成全别人,恶心自己”。为何“私人定制”能有市场,还不是因为这片土地上并不缺YY的人。这些人不会说“I Have A Dream”,而是用手托着脑袋瓜,闭上眼睛念叨着“要是……就好了”。

《私人定制》的第一个故事。平民司机幻想为官执政,原本对贪污腐败嗤之以鼻的他,在当领导的过程中,体验了风光却也遭到底线考验,金钱、权欲一点点摧毁他的防线。平民司机的初衷说是要体验当领导抵制不正之风以做“表率”,实际上无非是底层百姓对权欲的YY。如同这个社会,多少人恨贪官,却又拚命报考公务员;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 继续阅读

Facebook非死不可?

清晨一聲雞啼,我從睡夢中醒來,淡藍色的天空,清新的原野風景。伸伸懶腰打開房門,踏入冰冷的管道走廊,我開始一天的生活,一如昨天。這是電影《黑鏡》里的情景,一部反思網絡科技的影片,這是個矛盾的世界,一方面我們為著“增強現實”等技術歡呼,一方面為著科技控制人類而擔心。

網絡改變生活,應該沒人會否定這個說法。相隔千里,我們通過網絡視頻對話聊天;互不認識,六度人脈在社交網絡中被改寫。然而也有近在咫尺,我們卻無話可說;親朋好友,相見無言各自沈浸在網絡世界。用俗話說:網絡是把雙刃劍。

Facebook的出現像一個神話,將人類的關係網網絡化,原本網絡的弱關係得到增強。而今年Google推出的google glass更是將科幻電影里的高科技變成現實,“增強現實”漸漸成熟,科幻變得不那麼神祕,未來某一天人類完全可以像在盜夢空間構建自己的世界。然而最近網絡有一個數據:“美国青少年,36%希望回到没有Facebook的时代,45%希望朋友共处时脱离网络,49%更喜欢面对面交流。

人性的回歸,這是多數人的第一想法。網絡與人性的背離隨處可見:網絡的虛擬性與人類世界的現實性,網絡的透明性與人類的隱私性,網絡的永久性與人類的遺忘性,網絡的海量數據庫與個人知識的有限性⋯⋯回到沒有Facebook的時代,人際溫暖得以回歸,然而更應該強調一點:人類從被網絡操控的世界中掙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