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生

世界太坏

剧照

剧照

一个人,从咕咕坠地的瞬间开始就被贴上标签,不管是模样上的像爸像妈,还是性别男女重达几磅。命运开了个玩笑,把人一生的起点在他人的眼里成像,每个人借着别人的眼睛明白了自我的存在。然而人这一生,却是一个不断定义自我、不断被别人定性的挣扎过程。

我们认识一个人,经常是从零碎而又特别的社会信息开始,根据客观信息还以一个主观态度。随着了解加深,我们才明白人性之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才看到潘多拉的盒子里装了多少魔鬼,而这些魔鬼,说到底更可能来自于我们的鬼迷心窍、恃强凌弱的主观态度。

诚如《倒带人生》的主角史都华,在社会大众眼里,他是一个流浪汉,酗酒、吸毒、偷窃、暴力,应该说“正常人”不可能愿意接近的角色。然而追根溯源,为何一个天真的孩子最终成为前科累累的反社会人士?因为先天的肌肉萎缩病症,没令他得到关心,反而成为同学嘲笑、哥哥欺凌的对象;因为在他备受伤害、折磨时,家庭、社会没能给予他真正的帮助,反而令他雪上加霜,最终他选择了成为暴力的傀儡。 继续阅读

苦难与灵魂

《超脱》

《超脱》

人生,来如风雨,去若微尘。每个人都微不足道,于世间恍惚飘荡。多少人向往的光明在一点点被黑夜侵蚀,多少人笃信的信条在一步步被打击沦丧,这里并不是一个天堂,你没有自由的翅膀;你就像坐在一只漂浮茫茫大海的小船,却没有生存的希望,甚至一度你亲手将救生衣丢弃。

《超脱》是一部沉重的电影,讲述了发生在一座濒临解散的学校的故事,曾经笃信有所作为的教师,却遭遇一群堕落的学生,人类的工程师从希望到失望、从质疑职责到基本放弃甚至自我否定,最终的校园不复青春,走向暗淡衰败。谁该来承担这一责任?实际上从教师身上影射出的是充满荒谬、绝望气息的社会,家庭、职业甚至亲情,在现实中完全处于灵魂脱离的状态,仅剩冷冰冰的躯壳。

每个人都在挣扎

电影中,男主角问一学生虐猫时是什么感受,学生回答说无法挣脱,就像那只被不断锤击的猫一样。实际上这就是影片中每一个人物的心理,在生活中不断被现实锤击,但却都无法逃脱现实的束缚。 继续阅读

一杯咖啡

《oh,boy》

《oh,boy》

如同中国人绕不开对日本的反感,德国影视总离不开二战的影子。《oh,boy》中结尾,尼克·菲舍在酒吧偶遇一位叫弗里德里希的老头,听着梦碎“水晶之夜”的往事。实际上影片讲述的是一位柏林男孩慵懒而又富戏剧性的一天,然而历史是一面镜子,一天的经历令尼克·菲舍顿悟,最终如愿以偿喝上一杯咖啡。

这一天中,男孩尼克·菲舍遭遇了许多人,而实际上主要有三位:一位追求被人认可的小学同学,一位陷入中年危机的男子,以及结尾出现的难逃历史、自我沉醉的老头。三者令尼克·菲舍看到了自己的曾经、现实与未来。

男主角尼克·菲舍曾经是一个明确自己想要什么的人,然而如今的他辍学、欺骗,整天碌碌无为,为父亲厌弃。所以他在与小学同学的聊天中才会感觉:周围都是很奇怪的人,而仔细想想,奇怪的其实是自己。

现实的无奈在不断摧残人的梦想、意志,让人不断地怀疑人生,然后迷失、沉沦,堕落为一头被生活驯服的野兽。最终,老头弗里德里希猝死街头,将尼克·菲舍拉出麻木的生活,拉出泥足深陷的现实。生命的凋零是一味清醒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