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信息传播

媒体社交化

[传媒观察](八)

微博VS微信

一个马航事件又引发不少关于微博、微信信息传播的讨论。当然,这两个平台一直是社会化媒体的热点,微博出生得早但似乎进入瓶颈,甚至已被唱衰;微信后来居上,瞧营销账号都阵地转移了,还有那跟风的媒体。

实际上,多数人都了解微博、微信在传播模式上的区别,一个开放一个封闭,一个像是广播一个像是悄悄话,就两者属性来讲,微博无疑更适合媒体发展,而微信则是在限制媒体属性后,令人更清晰了解其社交用途。

开放性意味着信息“泛滥”,而建立在强关系基础上的封闭性,显然更具精准性,所以营销账号进驻微信平台的确有利可图,但媒体呢?除非这家媒体拥有一个长期固定的读者圈(至少应该有这样方向),否则看不出每天推送信息的必要性,最后只会沦为一个搞活动、报料、投稿投诉的平台,看似信息存在双向传播,实际很多时候都是一次性触发事件。 继续阅读

病态的网络道歉

传媒观察(五)

(1)网络舆论下的道歉

微博出现以来,在舆论监督这一项上的功能一直备受肯定,所以微博也间接地成为一个道歉平台。媒体企业、政府机构都逃不了,当然,还有个人。

7月12日,曾成杰被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然而其女儿连发微博称执行死刑当天自己没有接到通知也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最后,长沙中院发微博道歉称这是微博管理人员对刑事法律学习钻研不够,已提出严厉批评。7月16日,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为李天一律师辩护,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遭网友激烈声讨,17日易延友在微博公开道歉。

在一系列的道歉背后,是一股强大的舆论力量。虽然通过网络微博,新闻事件较为透明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便于公众监督。然而,现实也存在一些被扭曲的舆论力量,不乏谩骂、人身攻击等网络语言暴力。集聚性和排他性加诸于非理性的网络群体之上,往往可以形成令人、甚至令制度恐惧、动摇的力量。

所以网络舆论下的道歉,特别是个人的道歉,多少有点病态。 继续阅读

个性化狭隘与全民平庸

如今来谈微博的开放性已经晚了,网上专家声音一搜一大片,对于微博的推崇依旧是大多数,学术上的微博模式研究也渐渐走入“流行”,相信高校里毕业论文写微博的也不在少数,至于反思倒少有人提及,提的可能多是微博自身存在的问题,而非微博带来的变化所存在的隐患。

微博改变了生活,不管是信息传播模式上,还是个人的生活模式。网上有一些未来世界构想的视频,人类可能将会处在一个信息通达的屏幕世界里,至少google glass已经是个尝试,而在那样的世界里微博模式将发展到极致。微博对个人生活模式的改变有许多,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以前我们遇见一些危险会拔腿就跑,如今多数人会选择将所见所闻所经历分享后再跑。

从微博的繁荣,相信多数人对开放网络的未来都是肯定的,特别是备受GFW折磨的国人。那么对于微博信息的获取,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对于资讯的获取,你是有选择地关注个别媒体,还是将本地媒体、权威媒体悉数关注?翻翻自己的微博关注列表,不知你又是如何分组:新闻、财经、专业、娱乐还是朋友、同事、同学等?对于微博上的信息,不管是媒体还是朋友转发的,你是否会有质疑,还是听之任之? 继续阅读

信息传播的模塊化


《壹讀》版式
碎片化信息传播下模塊的流行

8月9日路過住處附近的報刊亭,在琳琅滿目的雜誌中發現8月6日發行的《壹讀》創刊號,不過附贈的“晴趣”工具-雨傘已被貪污,詢問之下亭主支支吾吾,最終我還是掏出12元,畢竟我想要的是內容的情趣。

在報紙面臨困境的今天,雜誌的市場好像並沒有被衝擊,反而多出好幾本雜誌:《財經天下週刊》《壹讀》《新商務週刊》。財經雜誌是一個被多數人看好的方向,而像《壹讀》這類雜誌顯得眼前一亮,不失“個性化”的時代要求。

翻閱《壹讀》,你會被版面結構所吸引,線條、模塊之下新聞資訊井井有條,而且顯得清新美觀。以前接觸過的雜誌,多數是文字+圖片的排版,而《壹讀》將當前流行元素加進去,圖形模塊、色彩模塊、各種線條,相信這一種手法也會越來越多被應用到報紙雜誌中。不過,正因為線條、模塊的清新,使得這一期《壹讀》的視覺版、公益廣告版顯得突兀,所以往後廣告、大圖該如何處理,或許又會引起新一輪版面的創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