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台北

行走台湾:街头“老房子”变身新景点

“文房”外景

“文房”外景

穿梭台北街头,常会看到一些荒废的“老房子”。这些老房子中不少是属于政府部门的历史建筑,过去可能是宿舍或办公室,但如今已失去原本用途,被遗忘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据统计台北市目前这类历史建筑共有424处。

为激活利用这些荒废闲置的文化资源,台北市自2013年以来启动“老房子文化运动”。由各政府部门提供闲置的老房子,通过公开招标、评选,结合民间团队资金与创造力修复历史建筑,并由民间团队继续运营使用。如今,有些“老房子”成了别具一格的文化场馆,有些也成了旅游打卡的景点。

昔日住宅变身公益图书馆

在台北科技大学附近的临沂街上,有一座日式建筑,如果不仔细留意,很难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面向大众开放的读书场所——“文房”。

“文房”原是日本统治时期的文官宿舍,后因台北市“老房子文化运动”在2014年被顶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团队竞标所得,整装修复为公益图书馆,租期为9年。

“文房”格局特殊,为和洋折衷式建筑,其东面为应接室,露台是洋式建筑,西边是日式建筑。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在修复时不遗余力,特意聘请传统匠师,并采购桧木用于修复,屋顶铺设也特意采用日式黑瓦。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1)从“买房”说起

记得去年到南欧出差时,每到一个地区沈主任总会问起地接关于房价的问题,房子成了跟市民幸福感息息相关的东西,而高房价却是现实的一道坎。台北的高房价也是一个现实问题,一位台湾朋友感慨说:“房子动辄上千万(新台币),按现在的薪资水平谁买得起?”

台湾的薪资水平已经多年没有明显提升了,有一次参加论坛,一位专家就说:台湾这些年的收入停滞不前,政府还要拿掉劳工的七天假,那他们还不跟你急?工资收入没增进的情况下,拿掉假期的感受很直接,所以劳工群体如今坐在街上绝食抗议。

话说回来,整体经济环境不行,台北这两年的房价是下跌趋势,而房租也跟着有些下跌,至少是没有涨。搜了下租住周围的房租房价,从房租来讲大概每坪约1000—1500元(新台币),而房价约是60—100万每坪(公寓住宅多为十几坪,每坪约3.3平方米)。

1451653502

问过一位媒体同行,他说租住的房子几年来都是7000元,这对于深圳的打工族来说,听起来只有羡慕。据了解这里的媒体人,工作几年后收入都能达到4万以上(新台币),这样的房租对他们来说构不成生活压力。不过毕竟薪水收入追不上房价,这里好些年轻人成家多少也得靠爸妈。

之前台湾房屋智库有针对已婚和目前有稳定对象的购屋族进行“结婚购屋问卷调查”,调查显示,32.6%婚后和父母同住一房,有30.3%住同县市,15.8%住同社区当邻居。进一步询问婚后(或规划)的房屋来源为何,结婚购屋需要长辈金援的占47.4%,33.2%需要头期款,14.2%需要大部分款项或直接赠与,不过仍有52.6%的人自己和配偶购买。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9)从“机车”说起

都说台湾有三多:机车、槟榔、夹脚拖。

想拍机车的场面,守在某个红绿灯路口就可以;如果想拍出“机车大军”的壮观,那就去台北桥台北端的机车闸道。

台北桥连接台北大同区和新北三重区,以前没桥的时候隔着淡水河,只能依靠大稻埕码头,后来桥建成了,每天早高峰便是机车大军涌入台北,这里有个长长斜坡,摄影师常常来此取景——机车瀑布!

jiche1

台湾有2300万人口,而机车数量大概有1400万辆,算下来每两个人几乎就有一辆机车。在大陆难以看到这样的景象,深圳广州都禁摩限电,跟台北比较起来,可能是因为在城市规划上就没了条件。其实机车作为交通工具,能够满足多数中下层百姓的需求,毕竟汽车需要占用一大笔开销,而机车省钱。在捷运已经非常发达的台北,机车有时候也代替了一些捷运站接驳公交车的功能。

台湾的机车发展要从日本殖民时期开始,当时是先有自行车,后来在自行车上装上汽油箱和马达,才有了机车。台湾光复后百业待兴,先是从英国进口机车整车,后因禁止整车进口,出现了许多商行进口零件再拼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鼓励自行制造,当时刚好搭上日本输出机车和相关技术,台湾一些厂商选择与日本技术合作,然后机车行业逐步走向繁荣。

lianlianfengchen

机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人们的生活工具,到了八十年代,台湾的机车销售量稳定成长,外销也大幅度增长。目前台湾机车的设计制造已完全独立自主,远销欧美,一度还登上全球第三大机车生产地。 继续阅读

于右任故居:一树梅花一放翁

台湾北投有着温泉乡的美名,在北投溪流经的北投公园里,有一处古朴雅致的日式建筑——梅庭。这里曾是“一代草圣”于右任的避暑别馆,大门入口柱上“梅庭”二字就是他的亲手题字。

于右任,1879年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中国近代政治家、书法家、教育家,也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与谭延闿、胡汉民、吴稚晖为民国四大书法家,其长须飘逸,一身布衣,仙风道骨,被誉为“美髯公”。

梅庭

梅庭

从台北捷运新北投站出来,沿着中山路走,经过北投温泉博物馆后不消片刻就到了梅庭。梅庭大约建于1930年代左右,顺着北投溪河床坡地建造,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采用日式建筑的木架构结构,下层的防空避难室则采西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有着战争年代下的建筑印迹。

梅庭属于北投地区早期的豪华民宅,空间配置十分讲究,在屋外城垛式外墙可俯瞰北投溪的潺潺涓流,前后院绿树成荫,在屋内透过落地窗可赏清幽庭院,此外屋内还曾设有一温泉澡堂,现今则摆放着庭院模型。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3)从捷运站说起

驻台地点在台北捷运民权西站附近,这是同事几年前打下的据点,今年台北公布土壤液化危险区域,发现这地方中招了。不过也没什么,因为台北市区几乎都一样。

民权西站是捷运淡水信义线和中和新芦线的换乘点,这里距台北车站只有两个站,交通方便。住处楼下银行便利店都有,台风天那么多店家关门楼下的料理还继续营业着,确实好。平时闲来,可以坐捷运往北到士林找小吃,或者到北投泡温泉,又或者到淡水码头看看夕阳;往市区方向可以到大安森林公园溜达,或者爬爬象山,又或者到101附近消费。

在台北几乎每天都坐捷运,公交只搭乘过几次,因为采访的地点基本都集中在几条捷运线上,所以有一种感觉:台北满足了交通专家的理想,也就是发展公共运输,尤其是轨道交通。在大陆许多城市,发展公共交通几乎是专家们开出来的一致的治堵药方。

可能因为我平时少打车,所以对台北市区是否堵车没有直接体验。平时没看到什么堵车新闻,不过到了节假日,出入台北的高速路也跟假期深圳的高速一样堵成停车场。这边有一个比较特别,就是在长假时候会对这些高速公路进行“高乘载”管制,也就是高速公路成了HOV车道,要三人以上才能上高速。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2)从故宫三宝说起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到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成了必游之地。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当年老蒋到台湾时把瑰宝中的精品带过来了。所以在不少人印象中,去北京故宫经常是看看乾清宫看皇帝宝座,而到台北故宫则要提翠玉白菜、毛公鼎、肉形石这“故宫三宝”。

但是,你知不知道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只是认定为重要文物,而没有达到“国宝”级。真正的“镇馆三宝”实际上是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三件仅在特展时展出。

虽然级别达不到,但不影响翠玉白菜成为台北故宫最知名的文物,因为多数纪念品都是它。其实翠玉白菜在北京故宫也有一颗,就是样子没那么圆润,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看颜值,宝物也不例外。

所以有说法:数量上看北京故宫占优,但从质方面,台北故宫略胜一筹。可说到底,总是一家。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后因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华,文物南迁,一路飘摇。抗日胜利后文物复归,但随后内战局势影响,就有了部分精品迁移至台湾。先是有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再后来台湾方面又确定设置故宫分院,也就是2015年底运营的嘉义故宫南院。

所以台湾地区有两个故宫,哦,不对,除了台北故宫和嘉义故宫南院,其实还有一个。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从忠孝东路说起

“忠孝东路走九遍,脚底下踏著曾经你我的点点,我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我多想跳上车子离开伤心的台北……”

虽然说出来可能暴露年龄,不过动力火车这首《忠孝东路走九遍》应该不少人听过吧?其实到过台北的人对忠孝东路应该都不陌生,这条路是贯穿台北重要商圈的交通大动脉,不管你是做捷运还是公交计程车,只要在市区,多半会发现你所在位置附近总有“忠孝东路”的标识。

忠孝东路呈东西走向,西起中山南北路口(台北车站附近),东至研究院路,共分七段,与捷运板南线台北车站——南港路段基本重叠。这条路连续穿越台北四个行政区(中正区、大安区、信义区及南港区),沿线经过台北车站商圈、忠孝敦化商圈、信义商圈,也是购物消费的好选择。

不过将忠孝东路“走九遍”是一个怎样的体验呢?

据了解,忠孝东路是台北市最长的一条路,约11公里,将这条路走个九遍可是近百公里!难怪动力火车会唱道“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敢情这个体验可不好受,还是乖乖做捷运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