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台湾

宝岛一游(7)从“百年老店”说起

说起百年老店,如果到北京的前门大街走一走,那可真不少。不过放在台湾地区,还真难找,毕竟在过去的百年里,台湾经历风风雨雨,如今连最知名的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都面临着危机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光复,那段时间以及之后开设的店,也就是有五六十年历史的老店如今有很多;但如果要找个所谓的“百年老店”,那时间是在日本殖民时期。有一次到纪州庵,原本这是成立于1917年的日式料理屋,不过台湾光复后日本人离开,这座料理屋如今成了“文学森林”。

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在台湾成立的百年老店就是金春发牛肉店,这家店创建于1897年,就是期间地址搬迁了几次,不过饮食类果然比较容易保留下来,毕竟民以食为天。

1705322724

也有百年老店是在大陆创建,中国国民党就不说了,不过有三个书局是在台湾光复后设立台湾分部或1949年跟着迁台,并经营至今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

商务印书馆1897年成立于上海,算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化出版事业,1947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在国民政府规定下更名“台湾商务印书馆”;

中华书局成立于1912年元旦,跟“中华民国”同时诞生,也是创办于上海。1945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总管理处迁台正式在台办公;

世界书局1916年在上海福州路正式成立,后也跟着迁台。这三家书局原本都在台北的书店街,即重庆南路上,如今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都已搬迁,仅剩世界书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6)从“金马奖”说起

飞机降落在金门的那天,刚好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其实金马奖跟金门还有点渊源。

“金马”二字源自金门、马祖,金马两地是当年两岸对抗的前线,据说以“金马”命名主要是为了鼓励电影文化方面能效法前线“国军”的精神,毕竟这里发生过古宁头战役,也多可见“勿忘在莒”的口号。

wu

金门自古属福建泉州府同安县所辖,只不过如今由台湾地区管辖。在这里你要是拿出手机,信号说不定是被大陆的通讯商覆盖了,如果天气晴好,在金门可以望到对岸厦门,两个岛面积也差不多,不过看对岸高楼崛起,而金门像是郊区。

金门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高楼建筑,可能因为这里没什么高山屏障,每次台风一来都是饱受摧残,所以金门人将漳泉一带狮像辟邪的习俗引入,在村庄出入口常可以看到“风狮爷”。不过也可能与其军事地位有关,想想当年金门炮战,从1958年开始到1979年,据说有超过100万枚炮弹落在金门,而这些炮弹弹片、弹头也成就了后来的金门特产——金门菜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5)从“BIYASU”说起

一开始以为台湾的住宿饭店都会备有一部《圣经》,因为不管是在太鲁阁深处的布洛湾,还是在高粱地上的民宿,客房里都有一本,后来在鹿港高雄发现这并不是标配。

说起布洛湾,又想起太鲁阁族的问候语:“BIYAGU?”“BIYASU!”

这是我到台湾学的第一句少数民族问候语,也是唯一记下了的,后来在拉蓝的家、清泉五峰乡分别也了解阿美族、赛夏族的,可都没记住。

据了解,在明朝之前,汉族尚未大批移居台湾,当时岛上就已经存在不同文化、语言、生活方式的族群;后来汉族移居开发,族群因为贸易、通婚等和汉族逐渐融合,不过分布在山区的族群依旧保留自身文化语言。

台湾光复后,有一段时期简单分为平地同胞和山地同胞。不过如今越来越多族群追求自我认同,截止2014年,台湾地区认定的少数民族群有16个: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布农族、卑南族、鲁凯族、邹族、赛夏族、达悟族、邵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还有一些在认定当中。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4)从“憂鬱的烏龜”说起


上图是人民日报“彭于晏”老师与旺报戴老师合作而成的书法作品,虽不说至臻至美,但两位老师研讨简体、繁体字的精神可嘉。

戴老师在我们面前一笔一划地把“龜”字写出来,但让我自己来写还是无从下手。在电脑手机普及的今天,用笔手写的时间很少,甚至有时候在书写时会忘记某个字该怎么写,更别提让从小接受简体字教育的人来写繁体字。

在台湾的日子,手机总在简体繁体之间切换,在金门时赵兄看到我用手机九宫格打出“繁体字”,很是惊讶。其实还不是多亏了系统可以自动转换字体,不然学着用注音输入法,那我估计要崩溃,因为看着键盘感觉就像五笔输入法。

其实感觉也用不着切换,因为彼此看简繁体字还是看得懂的。前几天在简体书台湾高校巡展上,中国文化大学阅览组组长陈依宗老师跟我们说,台湾学生阅读简体书基本没问题。简体书在台湾的受众基本来自大学校园,集中在文史哲类,所以这些卖简体书的经销商多分布在大学校园附近。听北京华艺出版社他们说有台湾经销商去年还要了一些大陆漫画图书,真好奇是哪类漫画。反正应该不会是喜羊羊灰太狼之类,因为像年轻的戴老师会关注大陆的网剧《上瘾》,估计这些漫画也多半是耽美作品。

简体书店除了分布在校园附近,街头也有一些,像重庆南路就有不少。重庆南路是台湾历史悠久的一条书店街,全盛时期书店和出版社超过百家。 继续阅读

时代正在改变

时代正在改变从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开始,台湾经历了荷兰殖民、郑氏集团、清政府、日本殖民和国民党政权的统治。对于我们,这个亚细亚的孤儿一直披着神秘的色彩。

如今随着两岸交流的愈发频繁,许多国人踏足宝岛。去年年底,以为我的台湾驻站愿望可以实现,于是买了张铁志这本《时代正在改变》,当作赴台前一次备课。怎料事与愿违,才看了几页的书也就搁置着,近期才又想起翻看。

初读时,第一篇《台湾民主地图》让人有“非虚构协作”的感觉,随着作者的视角,绿岛、马场町纪念公园、美丽岛事件等历史一一浮现,而实际上,这是一本时评集。不过与平常见诸报端的评论不一样的是,书里有大量台湾民主转型时期的历史资料,张铁志并不急于向读者阐述观点,而是选择用资料为读者展开一幅历史画卷。

台湾的民主转型,是一个公众社会运动与政治权力不断博弈的过程,这其中有统治集团内部的分化,有知识分子对政治的介入,也有公民社会的抗争,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结果。 继续阅读

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一个被遗忘的地址,带出1945年一段遗憾的往事,成全阿嘉谱写一曲“留下吧,或者我跟你走”的故事。游离于现实与传统之间的台湾,这样的选择既是现实的追求,又坚持之传统的爱与“野玫瑰”。

片头阿嘉摔吉他是现实中失意青年的写照,走出去是城镇青年的选择,而阿嘉是被迫回归的一个。然而,失意的他走上了被安排的路,就像友子放弃模特选择翻译,同样被动的生活。当小镇的邮递员,每一天阿嘉草率过场后将信件带回住所。这是年轻的叛逆,对现实的不满终于使他横眉冷眼父亲的安排,将吉他抛向空中的那一刻,是洒脱亦是无奈。

好不容易组了乐团朝着理想迈进,却又因着年龄的隔阂,对于键盘手、贝斯手是一种排斥。这正体现了现实与传统的冲突,阿嘉代表了现实中年轻的张狂,而像茂伯等人,空守着所谓的国宝文化,一次次被排挤。

台湾多数电影向来被称为文艺片,现实主义的手法将台湾的社会呈现在我们面前,《饮食男女》中的家庭观念,《最遥远的距离》中的现实孤独。而在《海角七号》,除了以往的温情,也有理想与现实的冲击,现代与传统的矛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