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四川

峨眉秋色

峨眉山
《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峨眉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风景秀丽,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

想去峨眉山很久了,以前只有旅游巴士,如今高铁开通后方便许多。对于一个常年看青山绿树的广东人来说,更向往峨眉山的秋色冬景。于是,在秋末抽了时间特意跑一趟。

飞机降落在双流机场时,蒙蒙细雨。机场设有高铁站,直接到地下坐动车到峨眉山站,票价56元,行程约一个小时。10月底的四川稍感阴凉,在广东还是短袖,到这里多披一件外套感觉还不太够。

高铁站出来后有公交到峨眉山山脚报国寺,也有直达半山腰五显岗的游览车,许多旅行社在这里设点。问了其中一家,对方说一般人游峨眉山是两天一夜,第一天到五显岗附近住宿,游览清音阁、生态猴区、万年寺等中山区,第二天一早在五显岗坐游览车到雷洞坪,游览山顶。

原本因为雨天不打算进山,后来看雨小了还是选择进山。在五显岗住处放下行李后,往包里塞了件雨衣就去清音阁。清音阁距离五显岗停车场约1.5公里,中间会经过清音平湖。可能是天气原因,当天湖面平静如镜,如果泡一杯峨眉竹叶青坐在湖边赏景,甚是美妙。 继续阅读

未知的死亡

现在是2013年4月21日,星期天早晨。离4月20日08时02分已过去24小时,新的一天在开始苏醒。窗外凉风瑟瑟,深圳离四川雅安近两千公里,这个城市也有着共命运的呼吸频率。

千里之外的雅安芦山,道路被泥石拦腰截断,房子坍塌成为废墟。家园,一夜之间成了一声叹息。

余震还没停止,一次次追袭人们撤离的脚步。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废墟之下,草坪之上,帐篷里头,大家安静地等待着,天空雨星飘零,伴有断续雷鸣。

这是昨夜前方记者描述下的灾区。在黑夜当中,救援队正徒步走向“孤岛”宝兴,那里房屋100%受损,水电完全中断,食品药品告急,一条生命通道急需打开。 继续阅读

川行-天府印象

川行(一)

天府印象

出发之前,总会对目的地些许联想,正因为那种神秘感诱使你迈开脚步。9月6日清晨5点,天还没亮,我背起包踏上旅程飞往天府之国,坐标深圳。

大学时候就与跃飞提过四川,当时因为阅读关系知道几位作家均来自四川,所以对川蜀之地一直很感兴趣 ,就因为几本书而有了莫名的冲动,或许这一趟旅程我可以发现属于我的城市归属感。

从住地到机场,与的士司机瞎侃,从深圳到成都再到湖南,司机是个来自湖南的小伙子,1988年,比我小两岁,不过已经结婚。在他眼里,成都的第一印象是美女,他说在深圳就发现,乘客中成都女三个就有两个是美女,当然,我不清楚他眼里的“美女”标准,或许他聊起这个话题只因为现在的乘客是个男的。

司机没印象成都的“慢生活”,他来自湖南株洲,知道湖南的张家界和凤凰古城,来深圳之前却从未踏出株洲,按今天的说法是典型的宅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