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城市

西行青海-古城风雨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西行青海(一)

古城风雨

“亲爱的旅客朋友,您就要离开古城西安了,西安站的工作人员祝您旅途愉快,一路平安。”我就在这句祝福声中离开前往西宁,可谁知道,我过去的五个小时就在这一声声动情的祝福中度过,坐在西安火车站的大厅,像一座兵马俑。

悔不该来西安。这一路来,经历了不停气流冲击的飞行,心惊胆战;饱受了风雨交加却仅看到一个十字路口的古钟楼,上面挂了个政治味十足的横幅。

西安,一直向往着梦回长安。虽然当车辆驶进安定门时,一种“进城啦”的感觉油然而生,同在灰霾的天空下,城外是一种无边的荒凉,城里是一种热闹的繁荣。但,这一趟旅程也就这一感受还好些。

机场大巴行驶在进城的高速路上,经过的收费站和汉城湖景区,典型的现代复古手法,可惜未能遮盖土房子和庄稼地的落寞。天空是灰黄的,房子是土黄的,庄稼也已是枯黄,在这一片灰蒙蒙的镜像中,有点鲜明色彩的就只有路边的绿化带以及高竖的广告牌。 继续阅读

落腳深圳

除了中國足球,能夠被樂此不疲地批評的就數城市了,每個城市都逃不掉的劫數,硬件軟件人口素質,人們總能找到一個點發起攻擊。批評聲後,又漸漸衍生出另一種特色-排行榜,競爭力城市、宜居城市、文化城市,排行榜也不止於正面宣傳,冷漠、雜亂等也會有榜單。

深圳是個備受榜單關注的城市,特區的特殊待遇,卻也是爭議很大的城市。深圳有很多稱號,圖書館之城、志願者之城、鋼琴之城、設計之都、生態城市以及城市競爭力榜的常客,而最最熟悉的莫過於“文化沙漠”的說法,暫不論對與錯,今天只是碰巧跟風談下城市。

今天看到一段文字:經濟學家樊綱指出,深圳活動人口應該達到3000萬,他認為創造就業多、產值多就應該讓更多的人分享,讓這個城市在擁擠中更加繁華,無限發展。在網上檢索下,發現對人口這個說法已是幾年前的事,深圳目前人口1500万,如果繼續增加會出現甚麼局面? 继续阅读

深圳生活录

我不敢说自己有多喜欢深圳,只是觉得在这边总坐不住,可能也有一种好奇心作祟吧。就像当初走进广州,喜欢那一种包容,可如今不也是宅在大学城,原来自己是如此花心。

都说深圳速度,“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袁庚这句招牌应该还挂在蛇口工业区吧。感觉自己走路还真契合深圳的节奏,这还真有点CBD那边高楼大厦的自恋——“我是中心”。在这样的城市里,还真有点压力,所以狠下心拒了杂志社,继续找自己的喜欢。

空隙之余,就帮忙着干点服务行业,你也别想歪,虽然深圳这边多处公交车站牌上贴着“富婆招特陪”“***酒吧招公关”等等,上边职位要求写着“要有服务意识”,待遇也让人有点眼红,不过偶没兴趣,真的。服务行业的确有点累,一年四季没什么休息,别人的假期也就是你的忙碌时节。

我就帮着在篮球场打打杂,偶尔锻炼一下身体,令人烦躁的是离不开土豆、鸡蛋的饭菜,令人想起遥远的一中生活呐。不知你会不会觉得大学生在球场干活丢脸,反正我不觉得,但终逃不过坐办公室的命,于是少了看车展的机会。君不知深圳这块人不可相貌,昨儿骑着自行车来打球,明儿就换辆奔驰来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