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报纸

衰落还是复兴?

[传媒观察](七)

1、什么是新闻?

学了4年新闻专业,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也有3年多,然而对新闻的感情越发平淡。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甚大,无法成为一名理想中的新闻工作者,此其一;面对纷杂的媒体行业,良莠不齐的同行,原来新闻并非一项专业要求很高的工作,此其二;自媒体时代下的信息传播高度发达,媒体转型仍未有清晰途径,然而做加法万万行不通,只会浪费人力财力,减法才是正路,可三年时间只见因成本关系减版,而非精简内容、精选内容,此其三,也是我越发失望的最重要原因。

大学课堂提到新闻的概念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不过随着自媒体时代全民信源的发展,我更认可范长江提出的新闻的定义:“新闻就是广大群众欲知应知而未知的重要事实。” 继续阅读

当免费午餐遭遇付费墙

去年12月3日,媒体报道《德国金融时报》宣布将出版最后一期报纸;《法兰克福评论报》在大约两周前宣布申请破产;往前在9月下旬,发行93年的《纽伦堡晚报》也已停刊。

近年来国外一些报社宣告停刊,报纸消亡论,特别是在网络媒体严重冲击的今天,越来越被提起。美国北卡莱罗纳州立大学的教授菲利普·迈耶预测:“2043年春季的某一天,美国最后一位读者把最后一张报纸扔进了垃圾桶,从此,报纸消失了。”报纸到底会不会消失,其实目前业界尚没定论,内容为王、技术为王、观点为王,媒体人各执一词。

应了经济转型的背景,近几年不少报纸开始摸索新途径,在内容为王的观念下,报社建立“付费墙”,对在线内容实行付费阅读。国内国外均有尝试,只不过截至目前墙内墙外状况相差甚远。 继续阅读

未來報紙或成為身份象徵?

圖書算不算收藏品?應該算,姑不論古籍禁書之類,很多精裝書價格不菲,瞧中國一些幹部的書房里不都擺著漂亮名貴的精裝書,而這些書多是一種象徵,以示人居上層社會、精英階層。那麼報紙呢?會不會有一天也成為一種身份象徵?

經濟學上有個物品資源稀缺性的說法,雖然報紙的原材料-木漿-樹木屬於可再生資源,但是人口增長速度快-需求增長,而環保綠色等觀念越發普及-原材料受限價格上漲,加之報紙受到新媒體衝擊-廣告收入萎縮,報紙將面臨困境,或搶占新媒體市場或提高價格。

報紙搶占新媒體,目前來看國內報紙多是以賣出電子報內容為主,也有嘗試像《紐約時報》網站一樣收費的,但最終還是回到免費。如今平板電腦逐漸普及起來,報紙雜誌也開始推廣APP客戶端,不過報紙依舊免費策略,雜誌則采用收費的多。歸根到底,還在於報紙將獨家內容賣出,在中國,購買一份電子報的內容就可以惠及整個網絡。 继续阅读

兩張報紙

讀書那會覺得,南周、南都、中青報是難得有骨氣的報紙,可能因為在學校接觸的報紙少。工作以來在媒體混日子,發現有傲骨的報紙不止於以上,新京報、東方早報、瀟湘晨報以及今年以來越發敢於出聲的新快報。

而就在這兩天,新快報、東方早報先後因言獲罪,兩位陸總一被“回家”一被免職。據聞新快報轉型社區報,省外題材不能碰,評論深度不能碰,看了這兩天的報紙,除了廣州本地新聞資訊加文娛報導,體現一張報紙態度的版面已經消失了,陸總也微博表示-得償所願“回家”。而對於東方早報,業內人士更是哀悼惋惜,網傳東方早報系因《民企本就有權進入所有市場》一文而導致社長被免職,副主編被停職。

對於這兩張報紙,接觸較早的是新快。大學時候在廣州,而且有同學在新快實習,新快給我印象較深的在於調查報導以及娛樂,當時只是實習生的同學就得徹夜守在江邊做調查,對比一些在其他報社混日子的人,他的經歷是一筆財富。而東方早報,則是我理想的寄託之所,2011年5月31日的《三峽五大疑問現場報告》讓我情不自禁設想-如若我也有此一期報導,那新聞生涯便無憾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