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新闻

是你的头条!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传媒观察](十一)

因为对斯嘉丽·约翰逊的好感,关注到一部电影《她Her》。电影设定在未来,讲述了一个文艺宅男与人工智能系统恋爱的故事。听起来怪诞,但人工智能系统的温柔体贴、幽默风趣,加上斯嘉丽·约翰逊迷人的声线,着实让婚姻失败的宅男主角心动。电影有个细节,在刚刚启用智能系统时,系统对男主角的资料做了一个数据分析,实际上这一步将男主角生活、思考等个人特征大部分暴露给智能系统,从而令到最终系统比人(前妻)更懂你。

最近有一个“更懂你”的新媒体应用——“今日头条”——被推到风口浪尖。广州日报和新京报等就版权问题起诉“今日头条”,指称原创内容遭到“二次加工”,这下可算是给传统媒体与互联网之间的点了一把火。

搬运工

“今日头条”自定义为一款基于数据化挖掘的个性化信息推荐引擎。通过海量数据处理,根据不同人的微博行为、阅读行为、地理位置、职业、年龄等挖掘出需求,实现个性化推荐。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对于今日头条,一千个用户就有一千个头条界面。所以,当别人说起自己关注的头条新闻时,你大可套用下益达的广告词——“是你的头条!”

从功能上讲,“今日头条”满足了信息泛滥时代下人的个性需求,而其官方网站也着实是按照类似“搜索引擎”的功能去做(在内容摘要上有不同)。然而其在手机APP、微信等平台的内容推送,因全文转载涉嫌内容侵权。

“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当“今日头条”这位搬运工触碰到传统媒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版权时,战争自是难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有规定,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可以刊登或者播放其他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已经发表的关于政治、经济、宗教问题的实时性文章,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 继续阅读

镜头

[传媒观察](九)

去年,美国《芝加哥太阳时报》宣布裁掉整个摄影部,28名摄影记者全部被解雇。如今,目击者与科技工具正替代摄影记者的许多工作,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具备摄影记者的专业性与艺术性。新近听了两个培训讲座,都是讲新闻摄影的,不过却发现摄影记者中也是大有不同。

束缚

哪个父母看到自己年纪轻轻的孩子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能不垂手顿足?当江老从一个写着“最黑报纸”的信封抽出他这些年收集的失败版面,一页页翻给后辈看的时候,底下是一片置身事外的笑声,而实际上这些版面都出自这些排排坐、看热闹的人之手。

江老见证了这张报纸创刊,经历了报纸辉煌的年代。可他说,如今报纸并不比他退休时有长进。他从新闻摄影的角度进行批评:连续四个版面的大图都是一个场景,不同的只是一排座位上的人;连续一星期的大会都上头版、都用会议礼堂大场景;报道文艺演出,图片都是人物腾空抓拍,一个人跳、两个人跳、三个人跳…… 继续阅读

脱掉正能量的外衣

不知何时开始,“正能量”开始在媒体中泛滥,但凡跟这个词沾边的社会事件总能引起一定范围的社会关注,与人类心底那股柔软的力量形成共鸣。近期深圳发生了一件事,一名叫“文芳”的女孩跪地喂残疾乞丐,大家忍不住将她称为“深圳最美女孩”。

然而,自3月25日被中新社报道之后,26日随即有媒体进行辟谣,原来是一项商业炒作。至此,事件进入另一层面,社会舆论开始谴责策划者、中新社记者,多家媒体评论也剑指“假新闻”。28日,策划者及涉事记者公开道歉,而社会及媒体仍然紧抓不放,就两人的道歉质疑批评。

这件事自始至终暴露出媒体、社会很多问题,其中最应该反思的还是媒体、记者。不妨按着事件的发展来看问题:

(1)记者与通讯员:

通讯员是通讯社、报社、电台、电视台、网络媒体等新闻出版单位聘请的非专职新闻工作人员,任务是经常为其反映情况、提供线索、撰写通讯报道等。

记者需要与通讯员建立好关系,以获得最新最权威的信息。然而记者应该明白一个前提:通讯员因为身份所限带有明确的立场。所以记者对通讯员所提供的信息不应不假思索地全盘接受,而必须带有求证务实的态度。 继续阅读

主题先行

在百度百科中,“主题先行”指十年动乱期间,根据政治需要,先确定所谓的“主题”,然后再根据“主题”的要求填进“人物”和“情节”,使“主题”得以表现的一种文学创作方法。上周被一篇稿子折腾个半死,原因就在于我不懂什么是“主题先行”。

我的新闻观依旧停留在“事实”层面。上周因为部门需要我负责整一个稿子,要求过于主旋律,我联系一位网友并做了点采访,不过跟主旋律有了点偏差。我坦白跟领导说:我写不出来,没法“编”。领导举了单位几位记者说,他们对写这种稿子就很在行,“主题先行”。最终见报的稿子很有“党报”风格,只是我觉得“人味”丢了。

想起今年两会时候在北京的采访,由于是人物访谈,我写稿时尽量突出人物个性,当时一位记者比较肯定地对我说:你的稿子里有“人”。虽然这里头可能有客套因素在,不过我觉得如此处理多是因为以前在都市报实习。今年以来媒体按要求一直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可多数都在强调“走基层”,而“改文风”则被忽略了。

你可以翻翻一些党报的走基层专栏(当然你应该不会去看),无非就是报道一些基层改善民生、基层模范公民的东西,而这一个专栏对于一张党报来讲,其实没什么变化和影响,因为实质的东西没变。 继续阅读

有些新闻点不必等

这是个神奇的社会,打黑打了2万多宗只出现一宗涉及保护伞,突然间领导发个话,保护伞的案件一点点浮出水面。领导差不多可以神自居,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领导说要深挖保护伞结果就有了成绩。

最近又有三打两建的通报,报社刚好有个直通车活动,请来公安干警自我表扬一下。大家都心有灵犀,也没给特别刁钻的问题,活动顺顺利利结束。见报的除了功劳,就是成绩。可是我却在其中听到另一个新闻点,如果我是负责采写的记者而非负责摄录的工作人员,我会将其作为选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