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行

藏地

多数人都有个“西藏情结”,来一趟心灵之旅。

我想去西藏,最开始是大学看《转山》的时候,当时想坐火车去拉萨;后来骑行的时候,在成都的青旅听骑行318的故事,想着有一天也从成都骑行去拉萨。不过这些都没能成行,“你原以为只要跨过这一步,生命将有所不同,当跨过这一步,你或许就不是你,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去冒险和犯难的人。”我注定不是《转山》所说的那种人,所以选择了飞机。

4月28日,和@fish由深圳飞重庆再转拉萨,其他四位小伙伴由长沙直飞拉萨。可能天气原因,拉萨贡嘎机场当天流量控制,由重庆飞拉萨到航班延误,不过还好幸运当天17:30总算抵达拉萨,而其他四位小伙伴的航班无奈迫降重庆,直到凌晨才重新飞往,呜呼哀哉……

当飞机降落到贡嘎机场时,身体明显有了高海拔的环境的症状,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心里默默祈祷着别严重高反。出机场时会刷身份证,这类检查在西藏旅行算是常态,多数地区都有要求下车安检、刷身份证查验。机场大巴是每人30元,从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民航酒店(布达拉宫东面)不到1小时。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0)从“市集”说起

赶集是一项传统的活动,人们定期到集市做商品买卖,不过如今传统的集市多被超市、网店所取代,人们对“赶集”的印象越来越淡化。但在台湾,你可能时不时就能看到“集市”的身影,农夫市集、创意市集等等,不仅可以直接跟农夫买新鲜的农产品,也可以现场看手工艺人展现手艺。

在台北市林森北路与北平东路交叉处有一个“希望广场·农民市集”,这里是台北市民周末的好去处,每逢周休二日就有来自台湾各地的农民将自家产的农产品摆上展位,屏东的椰子、台东的释迦、花莲的好米……

xiwangnongchang

“希望广场”源于1999年“9·21”地震后,为了帮助灾区农民,台湾农业部门寻得此地创建一个优质农产品展售据点,开放给农民摆摊,借由商业生机给农民带来“希望”。如今“希望广场”的市集活动基本由新北、南投、台南、台东、苗栗、嘉义、高雄、桃园、云林、彰化、宜兰、花莲等地轮流设展,像2016年11月分别就有台南市青皮椪柑、云林县木瓜酸菜、新竹柿子、宜兰县黄金柑等四个特色展售活动。

今天的“希望广场”已发展成为台北重要的假日农市,不少台北市民前来挑选新鲜的农特产品,相对超市网店,市集更能感受农民的热情。来自宜兰冬山乡的游正福11月27日带着新产的蜜香红茶(好像也有人称为宜兰冬山素馨紅茶)前来“希望广场”,亲自泡茶招待展位前的顾客,他说自家有茶园欢迎我到宜兰做客,“台北坐火车到罗东车站下车,再走一段就到了。”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2)从故宫三宝说起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到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成了必游之地。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当年老蒋到台湾时把瑰宝中的精品带过来了。所以在不少人印象中,去北京故宫经常是看看乾清宫看皇帝宝座,而到台北故宫则要提翠玉白菜、毛公鼎、肉形石这“故宫三宝”。

但是,你知不知道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只是认定为重要文物,而没有达到“国宝”级。真正的“镇馆三宝”实际上是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三件仅在特展时展出。

虽然级别达不到,但不影响翠玉白菜成为台北故宫最知名的文物,因为多数纪念品都是它。其实翠玉白菜在北京故宫也有一颗,就是样子没那么圆润,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看颜值,宝物也不例外。

所以有说法:数量上看北京故宫占优,但从质方面,台北故宫略胜一筹。可说到底,总是一家。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后因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华,文物南迁,一路飘摇。抗日胜利后文物复归,但随后内战局势影响,就有了部分精品迁移至台湾。先是有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再后来台湾方面又确定设置故宫分院,也就是2015年底运营的嘉义故宫南院。

所以台湾地区有两个故宫,哦,不对,除了台北故宫和嘉义故宫南院,其实还有一个。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从忠孝东路说起

“忠孝东路走九遍,脚底下踏著曾经你我的点点,我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我多想跳上车子离开伤心的台北……”

虽然说出来可能暴露年龄,不过动力火车这首《忠孝东路走九遍》应该不少人听过吧?其实到过台北的人对忠孝东路应该都不陌生,这条路是贯穿台北重要商圈的交通大动脉,不管你是做捷运还是公交计程车,只要在市区,多半会发现你所在位置附近总有“忠孝东路”的标识。

忠孝东路呈东西走向,西起中山南北路口(台北车站附近),东至研究院路,共分七段,与捷运板南线台北车站——南港路段基本重叠。这条路连续穿越台北四个行政区(中正区、大安区、信义区及南港区),沿线经过台北车站商圈、忠孝敦化商圈、信义商圈,也是购物消费的好选择。

不过将忠孝东路“走九遍”是一个怎样的体验呢?

据了解,忠孝东路是台北市最长的一条路,约11公里,将这条路走个九遍可是近百公里!难怪动力火车会唱道“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敢情这个体验可不好受,还是乖乖做捷运吧。 继续阅读

南欧行

米兰大教堂
好吧,我得承认自己很low,要不是因为出差,还真没出过国,6月初终于走出国门走访了南欧三个国家的5个城市。因为任务在身,在几个城市基本是走马观花,如今回想起来甚至没法说出溜过的景点名,只好从一些图片找点印象、补点资料。

第一站:米兰

从深圳到米兰大约一万公里,飞机要飞14个小时左右。5月28日凌晨从香港机场出发,飞机降落在米兰时刚好当地时间上午8点左右。早晨的米兰气温有点凉,这边温差较大,不过总体来说很舒适。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刚好经过米兰世博会,不过由于采访时间安排,逗留的时间不多,匆匆转了一圈就出来,可惜了这届以世界粮食为主题的博览会,那么多美食与我擦身而过。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美丽西海

雨雪过后的西海镇

雨雪过后的西海镇

西行青海(三)

美丽西海

老天像个孩子,特别在青海这个地方,一天之中便可经历春夏秋冬、烈日雨雪。

6月9日下午两点到达西海镇时还在雨夹雪,待到八点时分(因时区关系还未日落)便已放晴,不过气温依旧低,骑行计划应该可以如期在6月10日启动。和同住在明静单车俱乐部的伙伴确定了各自租用的山地车,趁着黄昏时分到外头走走拍照。

西海,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

雨雪过后的天空格外明净,一种在其他城市看不到的透彻的蓝;云雨消散,阳光洒下,道路的零散的水洼上跳动着光芒,道路两旁的树在雨雪洗刷之后焕发精神。这时候的阳光并未令人灼痛,而是几分温和。

骑车到环湖东路与315国道的路口,看广阔的草原上一条银链蜿蜒镶嵌,近处的草地上零星牧马,远处的山丘银妆素裹。日渐西下,草原山丘在夕阳中换下衣装,不过依旧那样安静祥和。站在315国道看夕阳下的西海镇,小镇在这片高原草甸中格外显眼,泛黄的屋体,暗红的屋顶,房屋错落有致,从远处看去像一个个音符,谱成一支缓和的曲子。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旅途多舛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行青海(二)

旅途多舛

我注定扛不住11个小时的站立,特别是从凌晨到中午这一段时间,我需要睡眠。

从检票开始到挤进车厢,人与行李都是无序状态,我只能站在吸烟区,靠着车厢门吸着二手烟。由于果绿色风衣有些显眼,坐在地上的大叔大量着问我去哪,对我背包上的反光条也表示好奇,问有什么作用。我回答说准备去青海湖骑行,反光条可以当束裤带,夜里骑行可以提醒后面的车辆。

车厢里有不少人也正准备前往青海湖,几个骑友自带山地车,不过挤在满满的车厢里,大家建议他们赶紧下火车,骑行过去青海湖。凌晨时分,大多人疲倦,上车时的熙熙攘攘很快就消失了。

我移步到车厢过道,找了个空缺占着,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便直接坐在过道,抱膝小睡一会。

列车在黑夜里穿行,除了车与铁轨的碰撞声,一片静寂。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却不闻母亲哄孩子,我站起来瞧了瞧,见孩子母亲仰头睡得正香,根本不知怀里孩儿动静。旁边的旅客被吵醒了,推了推孩子母亲,好一会孩子才安静。我看了看时间,时间还不到凌晨两点,西安过后第一站宝鸡还没到,多希望列车跑得快一些。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古城风雨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西行青海(一)

古城风雨

“亲爱的旅客朋友,您就要离开古城西安了,西安站的工作人员祝您旅途愉快,一路平安。”我就在这句祝福声中离开前往西宁,可谁知道,我过去的五个小时就在这一声声动情的祝福中度过,坐在西安火车站的大厅,像一座兵马俑。

悔不该来西安。这一路来,经历了不停气流冲击的飞行,心惊胆战;饱受了风雨交加却仅看到一个十字路口的古钟楼,上面挂了个政治味十足的横幅。

西安,一直向往着梦回长安。虽然当车辆驶进安定门时,一种“进城啦”的感觉油然而生,同在灰霾的天空下,城外是一种无边的荒凉,城里是一种热闹的繁荣。但,这一趟旅程也就这一感受还好些。

机场大巴行驶在进城的高速路上,经过的收费站和汉城湖景区,典型的现代复古手法,可惜未能遮盖土房子和庄稼地的落寞。天空是灰黄的,房子是土黄的,庄稼也已是枯黄,在这一片灰蒙蒙的镜像中,有点鲜明色彩的就只有路边的绿化带以及高竖的广告牌。 继续阅读

川行-隨心而行

川行(九)

隨心而行

心既不在,不如歸去。

11天的旅行最終提前結束,9月14日中午飛機降落在白雲機場,一年難得一次的出行結束了,帶了些許遺憾。我的心嚮往著稻城,卻又不自覺地走到九寨溝;我的背包裝著不屬於我的問題,最後也不知這些包袱是否隨著腳步消逝。

回到深圳,我的心不再出現以往的後旅行恍惚症狀,看來並不滿足。我對自己說,明年5月再去稻城,而九寨溝也準備在淡季時候再跑一趟。

Follow your heart!我告訴自己。

川行-經濟?信仰?

川行(八)

經濟?信仰?

從成都到九寨的路上,經過許多羌族的村莊,他們的房屋都會有一個羊頭圖騰,還有一個民族在村落裡建起高塔,塔上有一個類似太陽的標誌,想來應該也是圖騰。除了這些必須保留的文化象徵,一路經過的村莊部落還有一個共同點:嶄新的房屋,房屋多數有五星紅旗。

於是我開始好奇:是圖騰的信仰力量强,還是五星紅旗更勝一籌?

回來的路上,汽車上有人感慨:這路上的房子都挺新,08年地震到現在4年多時間能建成這樣,真得感謝黨和政府。因為這一句,我才了解為何每個村落都有那麼多國旗,在此之前我只當作政府的一種管理需要,倒沒想到“感恩”的層面。

2008年汶川大地震,支離破碎的場景如今已是另一幅景象。一路經過汶川北川,在地震遺址附近,新建的房屋整整齊齊,新的國道正在修建,新的村落煥發生氣,一切都是新的。只是傷痕依舊,曾經的村落僅剩的破壁殘垣如今在江流中間,儼然一座孤島,而就在顯眼的汶川地震遺址指示牌旁邊,一道山體滑坡的傷痕依舊深刻。 继续阅读

川行-入乡随俗

川行(七)

入乡随俗?

不管是旅游团还是自助游,网上攻略一抓一大把,出发之前总是习惯性地检索,然后便有很多“一定要”的字眼,虽说“入乡随俗”听起来是个褒义词,可在文字暴力下难免就令人有了迁就感。

他們說到成都一定要到茶館喝茶,一定要去吃火鍋,一定要體驗一下麻將,一定要去嚐嚐龍抄手、鐘水餃、三大炮、傷心涼粉,一定要去錦裡、寬窄巷子,然後我的旅行本子就密密麻麻。可現實中,我漏了許多“一定要”,旅行不是工作,不是非要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去完成,我喜歡盲目的旅行,甚至連目的地都可以不確定。

所以,我不算是一個吃貨,不算真正地體會成都慢生活,我只是一個成都的過客,帶著粵式風味在麻辣飄香的成都街巷中格格不入。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於是各地民風不盡相同。每到一個地方,民風民俗總會撩起人的好奇心,於是你會看到:在龍抄手連鎖店裡,每天總有遊客排著長長的隊伍,期待一嚐成都小吃的風味;在川藏旅遊區,總有少數民族提供特色服裝,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忍不住地租用拍照,如同在風景區刻上“XX到此一游”。 继续阅读

川行-九寨天堂

川行(六)

九寨天堂

从成都去九寨沟一般要花10个小时时间,如果碰上雨天或者交通事故又会耽误更长时间,因为道路是双向两车道。还好这里的司机素质还挺高,碰上堵车的时候都自觉停在原地,下车了解前方拥堵的原因。

汽车沿着岷江北上,一路经过都江堰、汶川北川、茶马古道、大唐松州等地,水泥路好走,可如果你碰巧坐在靠着岷江一边的车窗,难免会有些担忧,川藏路上的自驾车每年都有不少从山路翻落,跌进江流当中。上是崇山峻岭,下是江流湍急,而这就是人间天堂九寨沟的必经之路。

九寨沟四季均是风景,每年的旺季是从4月1日到11月15日,门票220元/人(另加游览车车票90元),门票当天有效,如果没有游览车光徒步实在看不下来。淡季门票80元/人(游览车车票80元),可二次进沟,可天寒地冻,所以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成为旺季的被宰羔羊。

试想一下,花两天时间的路程,就为睹一天的风景,值不值得? 继续阅读

川行-旅行的意义

川行(五)

旅行的意义

听豆瓣电台常常出现陈老师的歌曲,其中一首是《旅行的意义》。在旅游被这个时代的俗气所糟蹋的今天,旅行也渐渐被旅游的人群所冲击,就像珍禽野味在中国人眼里只是“美食”一样,国内旅行的路线被不断开发,失去原有的体验,淡化成旅游。

新周刊做过一期《游客帝国》——为什么中国盛产游客却最不会玩?因为大多数人只会旅游而不会旅行。要区分旅游与旅行其实也很容易,从形式上团体的是旅游,个体的是旅行;从行李上带拖箱戴红白黄等帽子的是旅游,背包的是旅行;从目的上购物拍照以示到此一游的是旅游,没有目的的是旅行。

旅行带的是一颗自我的心,而非生活、工作、情感的包袱,没有明确的目的要去解决问题、逃避痛苦。没有目的才能真正体会自己的心灵,而往往在旅行结束、回归现实的时候,一切苦难均已消失。要问旅行的意义,或许最权威的答案要请教旅途中那些失恋的人、失业的人甚至那些自主辞职的人,因为他们是真正带着自己的心在旅行。 继续阅读

川行-文化时差

川行(四)

文化时差

不知80后还记不记得小学课本中老提到的“四化建设”,我自己反正是差不多忘了。很长时间以来,对“现代化”这个词的理解,我脑子里浮现的就是农村往城市的演变,从低矮平房到摩登高楼。

有一年回老家参加一个座谈会,会上有外出工作的大学生谈到村里要规划好,说农村的房子各家自己建,每家一个样,显得错乱,建议要学城市的小区规划。直白点说是想农村的城镇化、城市化,原来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这些从农村走进城市读书工作的人当了帮凶。

在外读书的几年走过几个城市,从城市所谓的宣传片来看大同小异,经济突飞猛进、高楼大厦林立成了不变的主题。然后再过了几年,城市的当权者觉得除了经济还要有精神思想、文化品位,一阵“文化”风刮起来,但说实在多数剑指文化,意在GDP。 继续阅读

川行-318国道

川行(三)

318国道

每一个走完川藏线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不管是徒步、骑行、搭车,“天险川藏线,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胆量敢于用身体去丈量”。

从成都到稻城要走川藏线,此行没有体验318国道算是一个遗憾,虽然后来搭车沿岷江往川北亦见山路险要、江流湍急,但毕竟没有传说,少了太多色彩。所以最终只好通过青旅的陌路人,在他们的故事中感受传奇。

“517318”

一位来自河北的36岁的大哥,个体户,身材稍胖,8月份开始和朋友一起由成都出发骑车去拉萨,前后约一个月时间,9月8日我入住青旅时他刚好从拉萨坐火车回到成都。

当我兴起追问他骑行经历时,这位河北的大哥心里却一直担心着如何向老婆交代。他说,这一次骑行川藏线纯属被朋友“忽悠”来的,临走前他就跟老婆说了一声到朋友处玩一玩,把店里的事交给伙计打理便出发,过后两三天与老婆联系,老婆都不知道他正在天险川藏线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