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深圳

落腳深圳

除了中國足球,能夠被樂此不疲地批評的就數城市了,每個城市都逃不掉的劫數,硬件軟件人口素質,人們總能找到一個點發起攻擊。批評聲後,又漸漸衍生出另一種特色-排行榜,競爭力城市、宜居城市、文化城市,排行榜也不止於正面宣傳,冷漠、雜亂等也會有榜單。

深圳是個備受榜單關注的城市,特區的特殊待遇,卻也是爭議很大的城市。深圳有很多稱號,圖書館之城、志願者之城、鋼琴之城、設計之都、生態城市以及城市競爭力榜的常客,而最最熟悉的莫過於“文化沙漠”的說法,暫不論對與錯,今天只是碰巧跟風談下城市。

今天看到一段文字:經濟學家樊綱指出,深圳活動人口應該達到3000萬,他認為創造就業多、產值多就應該讓更多的人分享,讓這個城市在擁擠中更加繁華,無限發展。在網上檢索下,發現對人口這個說法已是幾年前的事,深圳目前人口1500万,如果繼續增加會出現甚麼局面? 继续阅读

东西涌海岸线穿越

长途大巴行驶在山雾迷蒙的七娘山下,抱着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境,距离最美丽的海岸线——大鹏半岛东西涌海岸线——越来越近。冷空气夜袭深圳,长途大巴里外温差可从车窗上的一层水雾略知一二,忍不住用手擦拭,迫切想看到山另一头那片苍茫大海,2010年3月7日,阴雨天气。

启程

清晨一大早,逃离温暖的被窝,开始美丽的挑战。7点半赶到深大北门,已经有驴友在等候,瞧瞧衣着装备,发现自己还是邋遢一些:缺乏帽子的神秘感,少了防风衣的酷派,没有手套的失误,反倒多了将一双休闲鞋当万能用的傻气。

其实也怪不得我,3月6日晚上临时接到通知:如遇下雨则将穿越活动改为杨梅坑骑车活动。虽说对天气预报向来持质疑态度,不过当晚零时左右刮风下雨让我对隔天是雨天充满信心,于是安心入眠,怎料一觉醒来已经多雨转阴。雨后的清晨凉飕飕,倒春寒意,躲进公交车,听着乘客对司机开车时速的抱怨。深圳的早晨总是安静的,往来车辆稀疏,才给了乘客抱怨的契机。

当然,抱怨的不只是乘客,由于论坛活动的不确定性加上天气突变,停停走走等到九点钟才出发,我提前在梦里时空穿越。醒来时车已经进入南澳,透过水痕划过的车窗,在被扭曲的外景中寻找那片海、那个云雾萦绕的小岛。 继续阅读

深圳日记

张爱玲曾说:香港是个华美而又悲哀的城市。我想此话之于隔岸的深圳亦是恰当。

《深圳日记》这部话剧讲述的是关于深圳生活中梦想、事业、情感的故事。在深圳这座城市,有华美的梦想,也有成为牺牲品的悲哀的情感。多少人满怀希望闯进来,却又有多少人无奈地却又不甘踏上回头路。城中村里,蚁族们继续着蜗居生活,甚至继续着为理想苟延残喘。

他们说深圳是一个可以相信奇迹却不可以相信爱情的城市。话剧里婉转透露出一丝苗头,算是告诫深圳的男女们为自己留条后路,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深圳,一个充满奇迹与幻变的城市,当然,这幻变包括情感。

我总喜欢自己的想法与众不同,或许是有失偏颇吧。他们说剧中男主角将辞退信留给自己是一种比较理想、人性的表达,导演如此安排只不过是利用情感来唤回在事业里迷失的情感心灵。这只是剧情需要,而也有处理不当 继续阅读